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06章 她的猖狂

打败了文慕思,苏楠施不枉此行。她从比试台上慢步走下,整个人身上都焕发着全新的光彩,仿佛是在迎接新生。

台上站定的文慕思看着她的后背,眼底隐藏恶毒。随后,她四处寻找某个人的白色身影,在发现之后对着他一笑,一副委屈模样朝他走去。

各派比试,最终桐灵派以令人惊掉眼睛的成绩成功成为修士口中的谈资,他们不敢相信一个新生小门派居然能培育出那么多优秀弟子,一个个灵根不好,但进阶如此之快,这当中的原因就不得不令他们深思了,看样子貌似与他们的功法有关?

大获而归,全派之人一副喜态相迎。苏楠施向他们简述他们此行的战绩,这更加让他们欢悦。

喜庆的氛围过后,便是准备动身前往历练场所秘境。

这次的秘境比起苏楠施前二次去的那两个,算不上多好,但比她第一次去的无尽森林好多了。毕竟一个是门派比试的奖励,一个是修仙大陆所有门派比试的奖励。

很快这一天到来,苏楠施带着那些参与过各派大比的桐灵派弟子,低调来到秘境入口。

此时早已有许多其它派的弟子候在那,大中小门派的人都有,不过小门派出行的人比之桐灵派可就少得多了。

桐灵派的弟子一出现,当下便有许多目光投射在他们的身上,有艳羡的,有不屑的,有好奇的……

苏楠施对这些目光不甚在意,她同桐灵派的弟子找处地方随便一站,便静等入口的开启。

期间卜笙同他的表妹罗艳前来露面,久别重逢,再次见到罗艳,她还是总喜纠缠着卜笙,于人面前也还是一副大小姐撒泼模样。

三人简单相会片刻,秘境入口恰好将开,匆匆忙忙告了别,苏楠施一个闪现,便出现在了临重秘境。

她例行带着桐灵派一干弟子在秘境历练,遇到危险时先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等到他们能力实在有限不能应付时,她与郭清允刘兰等金丹门派高层的其中一两个再出手相助。

一路而行,桐灵派众人收获不小,因着门派规定只需他们交一小部分他们的所获,所以众弟子都很积极收集灵植药草等物品。

一行人兴致昂扬在秘境历练,本以为会一直如此下去,熟料半途出现让他们扫兴之事。

遇到宏梧派分队的人时,宏梧派文慕思的迷弟气势汹汹前来质问苏楠施,责怪她怎么可以对文慕思下重手,只是一场比赛而已,至于么?

还有,反正双方都已经违规,什么破先违规后违规?反正都是违规,既然不肯与她使用灵兽对战,那么她的金丹第一魁首也不是她得,因为在那场对决中,她就不该赢,需得重与落败之人比试,才可赢得头衔。

桐灵派的弟子气不过,他们可不是文慕思的粉丝,就与他们质论,双方一时打起口水战。

而且在争论时,文慕思还时不时出来貌似劝和一句,实则是在煽风点火,引得两方弟子就要打起架来。

在此时刻,本来在旁围观面上看不出表情的苏楠施,此刻不得不出来阻止,这是她和文慕思之间的事,用不着旁人指手画脚。

“比试打得人丹田尽毁的事都发生过,怎么,本真人打她你们有意见?”苏楠施语气让人听不出感情。

“还有。”

“既然那场比赛都没有人出声异议,你们这时候像跳梁小丑一样出来质疑,不觉得迟了?”

文慕思迷弟依旧气愤,继续辩驳。

“你们说够了没?她既然打不过本真人,还有脸面挑唆你们在本真人面前瞎叫嚷?”苏楠施语气表现出不耐烦。

这下他们更加为文慕思不平,“什么挑唆?我们这是自发为师叔不平!”

“她哪有打不过你这个宏梧派的叛徒?分明是你不敢与她使用灵兽对战?不然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们师叔?!怎么能赢得过她?!”

桐灵派弟子知道苏楠施被宏梧派冤枉这事,如今他们一听他们口口声声说她是叛徒,纷纷愤慨为她辩解。

然而他们还没辩解完,苏楠施制止了他们,她不气反笑,对宏梧派一群人道:“哦?是吗?可惜各派大比就是规定不能使用灵兽对战,你们以为她有多大能耐,能破了这个千年万年规矩?”

苏楠施嘲笑:“她以为她是这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要依她的意愿而行?你们依她意愿也就罢了,还想要其他人都同你们一样?”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对着文慕思所在的方向说的。

“为何比试那天你们没有为她不平?而是等到事后再为她不平?你们不要跟本真人说她没有在你们面前或明示或暗示过你们各派比试这事,你们不觉得你们被她影响到了吗?”苏楠施继续说。

她话音刚落,宏梧派愤慨弟子当中有人如梦初醒,有人似有所觉,有人依旧脑残推崇。

见此,文慕思心里恨急了苏楠施,她苦攒人心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让他们以她为中心,围着她打转?让她如同在凡界那样,虽只是个庶女,但她周围的人都喜爱她,不论哪种贵气场合,她都能成为会上的闪光点,享尽无尽的荣耀!

可是,如今她一直以来都顺丰风顺水能轻易积攒的人心,在遇到她之后便艰难了起来。

为什么桐灵派的弟子不像宏梧派弟子那样,只要她一装柔弱,便一个个朝她倾斜?

蓦地,文慕思暗含仇意的目光看向苏楠施,并且一一扫视桐灵派众人,心里冷笑道:“就连神仙都觉得我前途无量,是个受万人瞩目的命,能享受世人的追捧,在修仙界时有朝一日能呼风唤雨,到了仙界之后也能受各路仙人所爱。

没错!就是仙界!名副其实的仙子还预测说通仙道未来就是因她重通!

哼哼,若是你们知道我将来是个如此命,还会如此态度对待我吗?!呵呵,量你们也不会吧!恐怕到时还会请求我原谅你们今日之举,但是我会这么轻易饶过你们吗?今日之辱它日我定当十倍奉还!”

文慕思心里在想什么,在场众人都不知道,只是她看桐灵派弟子时的目光,让桐灵派的弟子恶寒,那是一种势在必得、带着贪婪邪恶以及极度自恋蔑视的目光,他们真不知道为什么宏梧派的人都那么推崇她。

此刻,宏梧派有些弟子也察觉到了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神色,俱都有些震惊,他们不相信她会是有这种目光的人,明明她的眼神该是单纯无邪,善良充满怜惜才是!这种在恶人身上所特有的目光,怎么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他们以为他们看错了,可是当他们擦亮眼睛继续看时,那双令他们喜欢的眼睛此刻越来的越让他们看不懂,比之先前还带着强者至尊的蔑视世间万物,而且还朝着自己人的方向看来。

后知后觉所有宏梧派的弟子都察觉到了她的神色,心中百感交集,俱都用复杂不已的眼神看着她。

后知后觉,文慕思察觉到自己的得意过头,她一慌,低头敛下所有的神色,再抬头时眼中又是充满楚楚可怜。

只是,见过她不一样目光的宏梧派弟子不再为她所怜,纷纷找借口离了去,只余下几名无论她有什么样的眼神都喜的依旧支持她的弟子。

见他们离去,这下文慕思更加仇视起苏楠施来,她心想若不是她的话自己也不会受不了控,做出失控之外的事!

她咬唇对苏楠施发出战邀,“苏道友敢同我一战吗?”

苏楠施一边嘴角微勾,“有何不敢?”

她就算不说此话,她也将与她有一战,然后手刃她。

两人一战瞬发,没有人插手帮忙,就算宏梧派的那几名弟子看不过去想出手,也被桐灵派的弟子制止了。

战斗打得火热,作战双方都唤出了灵兽,依旧是那条黑蛟和蓝鲲。

半空中,一黑一蓝身影在主人的指挥下斗得热烈,蓝色身影还在主人的暗示下往远处“逃”去,然后“被迫”停在某一地方。

“哼,无路可逃了吧?”文慕思得意。

而她得意,苏楠施更加得意,她没有回应她的话,行动是最好的打脸方式。

她同蓝鲲的作战开始认真起来,出手绝不手下留情,惊得文慕思暗道不好!她没有想到苏楠施的蓝鲲虽年幼但如此厉害!而且他们貌似故意引她来此!

察觉到不对劲,文慕思想回到原先的地方,只不过苏楠施怎会让她如意?

她站在半空飘浮的蓝鲲背上,左手拿流光琴,右手轻拨琴弦,一拨一颤都在阻挡文慕思的退路。

她幻化出多把流光琴,幻化出多个分身,三模虚、四分虚,虚幻的流光琴,虚幻的自己分身,每一把流光琴,每一个自己,叠成多倍的伤害,连同蓝鲲的攻击,一一朝文慕思以及她的灵兽袭去,使他们双双重伤倒地。

低空中衣袂飘飘的人冷眼往下看口吐鲜血的人,接着从那上面轻跳下来,徐步走到倒地的人面前,一把利剑亮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