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08章 寻珠

刚出壳的小鸡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浑身毛发稀少,光秃秃的。

它按照本能吃完包裹着它的蛋壳完,睁开它勉强能看清事物的眼睛扫视周围,第一眼便看到时熯,然后大摇大晃来到他的脚边,蹭了蹭他几下,不时还发出叽叽叫声。

时熯低头看着他脚边的小鸡仔,单手托起它,与它来了个对视。

乍一眼看到放大的脸,小鸡仔歪着头,尖嘴微启,正好奇看着他。

一大一小人和幼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流逝了许多。

苏楠施和廖苗苗也靠近过去观看,都没打破这氛围,因为她们二人此时也正观看小鸡仔观看得出神。

“师父,它好像不是只鸡。”时熯总算从观察中回过神来。

苏楠施廖苗苗闻言也回过神来,点头赞同。

三人心中皆有一个猜测,只等有人先开口道破。

“叽叽”小鸡仔又叫了几声。

“它会不会也是传说中的神兽?神兽凤凰幼崽?”时熯接着说。

心里想的答案与从别人口中听到的感觉不太一样,苏楠施在听到他道出她心中所想,看着那只可能是凤凰幼崽的目光变得微妙。

那不是一种羡慕嫉妒想占为己有的目光,而是好像看到同类的奇怪感。

她抛弃这股怪感,道:“看样子应该是,毕竟小鸡仔与之还是有些区别。”

廖苗苗也认同,并附言:“古书上就曾介绍过凤凰幼崽与普通鸡仔很是相像。”

得了二人附和之言,时熯把它看得尤为珍重。他没有先急着同它定下契约关系,而是小心把它放到他一早就为它准备好的灵兽袋里,准备回去好生照料它。

三人回归队伍,此时桐灵派其它弟子也接二连三完成任务回到事先约定好的集合地方。

一个月的临重秘境历练之行很快就结束,这次的行动使得参与的弟子受益许多,让他们更加意识到历练的重要性。

一行人满载而归回到桐灵派,接着开始了每日不是修练便是完成门派任务的日子,安稳而充实。

绝迹森林某处,段涯子向苏楠施汇报他的调查成果:“苏姑娘,您托老某打听关于凝魂珠的消息,老某已经打探到了。”

苏楠施心中一动,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打听到,她询问他:“哦?那这凝魂珠?”

“这凝魂珠在修仙界实属难得,传闻能凝聚不论凡人还是修士死后的魂魄,采用方法得当的话能让之死而复生,全修仙界仅此一颗。”段涯子没有一口气把话说完。

“一颗?”苏楠施皱了皱眉,如此说来她要想获得看来极其困难了。

“是的,苏姑娘。”他回答。

“那这凝魂珠如今所在何处?”苏楠施问。

“如若老某打探的消息不错的话,这凝魂珠还不属于任何人,而它的位置应该就在圣山。”

“圣山?”苏楠施讶异,“可是既然在圣山的话,每天去圣山的人那么多,怎么就没人发现它?”

“苏姑娘难道不知,圣山有一处禁地,寻常人不得轻易而入?”段涯反问她。

“哦?难道凝魂珠就在禁地里面?”苏楠施猜测。

“没错,凝魂珠应该就在那里面。圣山的那块地方不让人靠近,原因不是因为里面有什么罕见的宝物,也不是因为里面危险重重,而是因为,里面传闻关押着极其可怕的东西,怕被人闯入解放了它。”段涯子说得神秘。

“可怕的东西,为何我从未听闻圣山竟有此物?”

“苏姑娘不知也属正常,这只是个传闻,历史已悠久,把它记录在册的书籍几乎没有,如今谁也不知它的真伪,只是依照先人的做法,历代把那地归为禁地。”

“我听闻禁地像个百万年寒潭,因为太过寒冷,冷到全修仙界的修士都受不了,所以才被纳为禁地。可是难道历来真的没有人能够深入到禁地里面吗?”苏楠施疑惑。

“里面冰天雪地,其寒冷不是我等能想象,就连修为最高的宏梧派有着合体期后期修为的老祖都不得深入,想必该是从没有人进到过里面去吧。”段涯子猜测。

苏楠施皱眉,她没有想到这凝魂珠竟然这么难获得,她该如何是好,是要继续寻它吗?

她不知真假的师父消散前说这是她的一个机会,她要相信、要把握吗?

段涯子见苏楠施举棋不定,建议道:“苏姑娘其实可以到圣山一看,没准这凝魂珠就与姑娘有缘呢?”

最终苏楠施下定决心,决定自己还是去一趟圣山比较好。

决定做下的第二天,她没有同门派任何人提起她此行的目的,只是简单交待了她有事出派一趟,归期未定。

段涯子本想同她一起前去,但被苏楠施拒绝了,她觉得有他在的话她行事有诸多不便,比如能直达圣山某处的传送阵她便不宜在他面前使用,如此一来的话他们就得赶好久的路程了。

得知苏楠施并不想他跟随她,他也没有硬要跟着去,如果他不是担心她一不小心出了意外他无解药可服,他也不会操这个心。如今他服了她给的丹药,进阶有望,还不如去修练去。

苏楠施不过一会的功夫便抵达圣山脚下,她抬头仰视着那依旧神圣光洁的圣山,心中百感交集。

徐步往据说是圣山禁地的方向而去,她脚步不自觉地来到曾经温勋辰带她去过的桐树林,只是那里的桐花早已凋谢。

舍了那片树林,总算来到禁地口。

到了那里,苏楠施只见那里阵法重重,什么高级阵法都往禁地入口堆,有些还是失传已久的古阵,当真不愧为禁地。

苏楠施犯了难,虽说她的阵法不赖,可要她闯这些个禁地阵法,她还真是担心她小命可能不保。

于禁地入口之外观察试探许久,她努力记住其中用到的各类阵法名以及那些阵法的运行轨迹,许久之后为了不惹人怀疑,她便在桐树林里某棵树下演算破解阵法之法,久久沉浸其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禁地入口又有人亲临。

雪地角落某块遗失的玉简旁上,站定着穿着一双暗紫色长筒靴的人,靴子的主人似在犹豫,良久之后才用灵力一吸把它捡起,又犹豫了许久才施法,读取了里面的内容:

宏武年??月??日,本该被女配徐婉淳诬陷被罚,但是如今却没有发生。

宏武年??月??日,女主本该在众人面前露出被我冤枉的委屈情绪,但是根本没有出现这剧情。

宏武年??月??日,心累,这事果真发生了。

……

宏武年??月??日,不知道这天会不会因为女主而被废掉一个大境界的修为。(玉简主人没有更新了)

……

宏武年??月??日,剧情大多已蝴蝶化,但即使如此,死亡的命运不知能否打破?这一日,我是否会在圣山巫林那,被女主设计所杀,就此陨落?

宏武年??月??日,我还活着吗?

读取完,紫靴主人满脸惊愕,他想写这玉简的人莫不是能知晓自己的未来,然后想方设法避免悲惨的命运?

只是,玉简的主人为何要用女配女主这类话本里才会出现的词眼?她这是把自己当成炮灰女配之类了吗?

想到女主这个词,紫靴主人脑海里忽然冒出几十年前初见某人时从某人口中听到的女主一词,难道这玉简是她的?而那时貌似她好像说的是女主文慕思,此外还有男主淳于洛?

紫靴主人眉头紧缩,想要去找玉简主人探测个清楚,但目前有要事在身,便把这事延后个几天,转而脚步一踏,轻松进到禁地里面去了。

桐树下,时间不知流逝多少,陷入苦思然后又陷入顿悟之中的苏楠施终于眉目清晰,苏醒了过来。

再次睁开眼,入眼之处满是紫白的桐花,她心中水波微漾,暂时忘记了自己随时可能结婴,就那么站在原地静静看着,时而侧头往旁边看,仿佛有人与她共观赏。

总算收回空荡的思绪,苏楠施转身,再次来到禁地入口处。

她按照她的思考以及参照前人的破解方法,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总算进了去。

而在将进去的那一刹那,苏楠施总觉得她好像忘了什么?等到完全进了去,她才想起禁地里面的温度可不是她这个修为的人能承受得了的。

心中刚有懊恼,熟料她却发现她站在里面压根就感觉不到寒冷,心中当即生起疑惑,随后又压下疑惑试探着深入。

在有着百万年寒潭称号的冰天雪地里转悠许久,苏楠施愣是没有感觉到一点冷,对于这点,她除了惊愕加疑惑还是惊愕加疑惑。

没有了物理环境的干扰,她找起东西来轻松许多,只是,她找了许久,愣是没有发现凝魂珠的踪迹,一颗心不免有些气馁。

就在她以为这禁地里没有凝魂珠时,她看到全是冰块的环境中突兀地出现一个水池,好奇之下,她走进一观,发现水池的中央冒着一道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