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09章 恢复自我

水池里的水清澈见底,苏楠施可以透过水层看到那道微弱而圣洁的蓝光下有着一颗浑圆的珠子,其周身焕发的光芒仿佛在向人诉说它的非凡。

在试过使用法术对珠子无效后,带着对水池危险的未知,苏楠施内心略一犹豫,脚步一前一后一迈,上半身留在外面,下半身奋力向着珠子的方向游去。

人儿入水的声音,清水激荡的声音在这片安静天地里响得清脆空灵,等到四下又开始安静起来,她的手即将碰到珠子时,她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手在慢慢靠近,慢得让人听不见她的手在水中移动时掀起的水波声。

周围持续的安静,静得连她自己的呼吸声、双眼正常闭合荡起的水声都清晰可听闻。

快了,快了!苏楠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紧张。

终于,手指轻点到了珠子,时间瞬间仿佛静止凝固,冻住了水中的人儿,以及这满池的柔水。

砰~砰~似乎是心脏在跳动的声音。

当太阳高高挂起,当日暮不舍退下,当黑夜悄然来临,冰化的水池,依旧保持着晶莹剔透的样子。

趵(bō)趵鞋子踩地的声音响起,原是那脚穿紫靴的人来到此处。

又是趵趵声响起,这会却是来了两个人。

三人相遇,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皆都惊讶看着冰池中被凝固住的人儿。

珠子,准确来说是名为凝魂珠的珠子依旧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它状似凑到女子指尖下的画面,与女子暗含期待目光看着它的模样,仿佛是时间画下的人间美图。

“师父。”跟随淳于洛前来的文慕思忍不住打破这片宁静。

淳于洛没有回应她的话,他的一双眼睛依旧落在水中的冰人身上。

“她,是不是已经……?”文慕思心中暗喜,但出口的话却是满含担忧。

熟料在她话音刚落下,“呲哒”冰碎之声蔓延开来,冰池中央顿时蓝光大盛,掩盖住了女子静固的容颜。

等到冰池完全融化成水池,水中的人儿得到了解放,鲜活了起来,只是,她经由一冻,整个人由内而外,都散发着浓浓的忧郁。

收下指间的凝魂珠,苏楠施目视着前方离她不远的三人,目光满含复杂,尤其是在看着文慕思的时候。

她一个轻往上跳,也不像先前那般在水中游寻,而是唤出蓝鲲,站在它的上面,由它带她回到池岸。

刚一回到岸上,接收到来自文慕思假惺惺的关心,苏楠施目光带着嫉妒,问了淳于洛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怪不得,怪不得……真人?原来这才是您心仪之……徒吗?”

淳于洛不解地看着苏楠施,心中在认真思量这个问题,半晌肯定回答:“是。”

得到他的话,苏楠施内心在挣扎,许久之后,一切化为平静时,才说:“旧事如天远,想舍不舍得,如今,是该舍了。”

她言语之中不含感情,说完便要离开,却被淳于洛唤住,“你手中的凝魂珠,可否借由我一用?两月后便会还你。”

苏楠施心中失望,她久久看着他,很久才一笑,说:“是想救她的命吗?”

淳于洛微愣,点了点头。

“若我不给,您想怎样?”

“那……便只能动手了。”

苏楠施又是一笑,把凝魂珠从她的储物袋中拿出,施法移交给他,小飞上蓝鲲的后背,留下一句“此后永不相见”,便由着蓝鲲带她离开禁地,留下它低飞时余下的蓝色辉光。

手握暗淡无光的凝魂珠,终于只差一样材料就集齐所有材料的淳于洛心中并无喜悦之感,有的是茫茫的慌乱感。

许久之后,他对文慕思说:“为师先去找最后一味灵植,你且自行回去吧。”

他说完,也没管她愿不愿意,自个离开了。

在他走后,禁地只余她和紫靴主人南宫钊游,而南宫钊游从始至终都没插上一句话,包括如今文慕思同他说话,他也只是随便敷衍过去。

文慕思见他心事重重,自觉再同他说话也无趣,出言安慰:“师兄不要生气,凝魂珠到了思儿师父身上,思儿师父也会治好思儿的病,但即使是如此,思儿也不会忘记师兄曾经的相助。”

南宫钊游闻言,颇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反驳她的话,只是说道:“师兄想起来师兄教中还有急事急需师兄去处理,便只能同师妹说声抱歉了。”

文慕思闻言,虽不愿但也不能阻了他去,于是二人出了禁地,便分了别。

然而南宫钊游并没有真如他所言回教中处理急事,而是打算去之前他捡到的那块玉简上所提到的巫林一看,意外看到了也在那儿的苏楠施。

两人相见面上皆是一愣,只是苏楠施则多了一丝复杂之感。

“你怎会在这?”南宫钊游出声询问,他想该不会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吧。

“这儿又没规定别人不可以来,倒是你,这话该是我问你吧。”

南宫钊游仔细打量着她,眼眸深沉,忽而一笑,回道:“也是。”

苏楠施不知道他笑个什么,她转身背对着他,就要到巫林的别处一看。

熟料她才刚走没几步,她的后背突然附上一只手,而且那手貌似想扯她的衣服。

她当下一惊,连忙脱离他的魔爪,提了提隐隐下坠的半边衣肩,警惕盯着他,质问:“你这是作何?”

南宫钊游没有想到她的反应如此之快,惊讶之余勾唇一笑,“就是想知道你左肩下有无胎记。”

苏楠施略带惊讶看向他,恢复正常后毫不犹豫回道:“没有。”

南宫钊游听她如此爽快回答他的问题,柳眉一挑,也没追着不放。

他看着她远离了他,眼睛又有意无意撇向某处,许久才状似真的离开圣山。

而在他走后不久,躲在暗处的文慕思现了身,眼睛布满阴霾。

她想到刚才南宫钊游的举动,又想起曾经有两名女子脱她衣服的奇怪举动,暗自摸了摸自己的左肩,心中冷道:“若不是仙子起初就在那儿做了手脚,恐怕我早就露馅了吧。”

“只是,为何他会想去看苏楠施后背有无胎记?莫非?!不管如何,师父是我的,师兄也是我的,其他人休想与我争!

既然你使他起了疑心,那么不管你是或不是,就依着他们对你的态度,还有你之前侮辱并且想杀我的举动,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看着苏楠施远去的方向,暗自冷哼,摸了摸手上的手环,跟了过去。

这边已经“走远”的苏楠施其实并没有走多远,她早就发现了躲在暗处偷窥的文慕思,联想到那本预言小说里所预言的她可能会在巫林被她所杀,恢复记忆不信邪的她故意在那等着她。

当文慕思找到苏楠施时,她对于她好像专门在那等着自己的举动有些惊讶,但惊讶过后,她便是阴冷一笑,放出她从上古仙府里寻得的残魂一只。

苏楠施见文慕思的手环处突然冒出一只残魂,顿时便明白了她果真是想在此了结自己,还是想以让残魂夺舍她的方法。

她目光一寒,虽听她说残魂乃上古大能死后所化,但即使是如此又如何?以为生前修为高便能随意夺舍他人?她自己的神魂可是无比强大,她文慕思怕不是压错宝了。

在与残魂以及文慕思看情况不妙之后帮忙的一番缠斗中,苏楠施险些落败。

如若不是她隐隐就要突破的压感在制约着她,她怕自己在打斗的过程中忽然晋升从而被对方有机可乘,不然也不会是这种双方勉强持平的局面,也不会就这样让她逃走。

确定文慕思真的逃远了,苏楠施随便在一棵树下一坐,布下重重阵法,开始准备进阶元婴。

在这样随时可能被人惊扰的地方,不是她太不注重安全,而是她此时的境界真的就要压制不住,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

至于她的空间还有仙府,一个毫无灵气,一个不适宜为进阶之场所,所以她压根就没考虑过躲到里面去。

苏楠施入定没多久,便进入了状态,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灵气开始暴动,俱都往她那边聚集,化为她体内的一丝丝灵力,供她滋养根骨,催化金丹。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又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巫山处的灵气几乎都快被她吸干的情况下,她的元婴总算凝成,一只脚踏入了元婴期。

体内元婴一成,很快四周忽暗,狂风吹起,天空电闪雷鸣,雷电一道又一道降下打在苏楠施的身上,使她浑身发黑,隐隐有股烤焦的味道从她身上传出。

当雷电不再降下、天空阴霾散去,苏楠施焦黑的皮肤在灵雨的洗礼下比以前变得更嫩更白,五官也比以前更为出色,当然后面这个以前,是对比于她真正的面目,也是她本来的面目。

在空间里换上干净的衣服,出来后,她摸摸自己的脸蛋,在没有了温勋辰极强的幻颜之术下,想着自己先前的假模样,自己给自己勉强幻颜了一番,惊愣了躲在暗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