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12章 灭世

“一直都是如此,造谣造得可欢喜?”淳于洛满面冰冷。

文慕思被吓坏了,哆哆嗦嗦地向他求饶:“真人,我错了,求您放过弟子吧!”

“放过你,谁来放过本尊?你该死,冒充本尊的小五,害死她,死是最便宜你了。”

“没有,我没有害死她!是你自己要把药给我的,是你自己害的她!这不关我的事!”

文慕思话都没有经脑便说了出来,等到她意识到她如今是在向他求饶后,急忙改口:“不是的,真人没有害她,是她自己的错,是她自己把救命凝魂珠拱手相让给真人。”

“不对不对,是弟子的错,弟子不该服下那世间唯一的救命药,是弟子的错,弟子知错了,求真人饶过弟子吧!”她又改口。

“呵,本尊的错。”淳于洛轻嗤一声。

“没错,本尊识人不清,本尊被你们骗得团团转,本尊太过信于轮回镜,本尊愣是没有从她有时露的破绽中发现蛛丝马迹,本尊又亲手把她推向死亡。”他在细数自己的过错。

“只是,本尊有错,你们更有错,谎言编织得不错,功夫也做到家了,既然尝过欺骗的得意,那么就来承受欺骗的后果吧。”他继续说。

“不,不!师父您不能这样对我,我曾经好歹是您的徒弟!”文慕思恐慌。

“闭嘴。徒弟?本尊这一生只收过一人,你?算何?”淳于洛一脸冷淡。

“不,不,您收过思儿的,您怎么能忘了?!在……”她的话还没说完,淳于洛的利剑落向她,在她身上划了数十刀,刀刀避过要害,顷刻间使她成了一个血人,倒在地面上要死不死,伤口血流不止,还伴随着剧痛。

疼痛难耐,文慕思想要自己用灵力修复伤势,但无奈灵力被他封印了,只能静待死亡,连自尽都无能为力。

在场众人见淳于洛毫不犹豫干净利落如此对待这么一个柔弱女子,虽然听他们的对话是女子有错在先,但是如此做法……有些不正道了。

满眼漠然视之,任她鲜血流尽干涸而亡,淳于洛的眼底从无出现一丝怜悯不忍。

该死的人已死,淳于洛的佩剑依然没有收起,他执起剑,手轻轻一挥,剑身立马变得光亮整洁,什么污秽血迹荡然无存。

他抚摸剑身,冰冷的眼眸有意无意扫过众人,众人被他看得心底寒毛直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升起。

“升仙梯恢复了,都挺高兴的。”他终于出口。

众人一听,不明所以,有人大着胆子问:“真……尊上,弟子不明,升仙梯恢复,这不是喜事一桩吗?”

淳于洛冷眼撇向那说话之人,冷哼一声,道:“圣山一毁,升仙梯一复原,世间唯一一神族陨落,这是喜事吗?”

众人惊愕,神族?这世上竟然真的有神族的存在?还是只剩最后一个,并且就在不久前陨落了,所以圣山才会崩塌,升仙梯才会恢复?可是升仙梯恢复,怎么会与神族陨落有关?神族存在之时,升仙梯当是完好过才是!

众人持续处在震惊不解当中,直到被淳于洛的一句话唤回神,纷纷变得恐慌起来,因为他们听到他说:“凡人都因之几近死光,你们却还活着,这下界该如何重新来过?这新世纪新规则又如何能更有意义?不如,本尊送你们一程吧?”

他淡漠的一句话,犹如他们当初不把凡人的死当一回事那样,把他们修士的命也视为不值一文。

可是,他自己不也是修士吗?就算他的修为高,难道能以一人之力抵挡修仙界众修士之力?何况这当中还有几个合体期的大能,他的修为再高,也应该只是在合体期左右吧?

众人心中虽不信他的能力,但是眼下,化神之上的老祖们,一般都不出席这种场合,尤其是在升仙梯恢复之后,他们更加抓紧时间修练了,所以在场之人修为都没高过化神期,想必在场之人还真没有人能对抗得了他。

有心不想与他起斗,有人代表出来说:“尊上这是在说笑呢。”

“说不说笑,这会你们便知。”淳于洛话音刚落,当下便有一角落聚在一起的修士丧了命。

见此,众人心紧,他的实力实在可怖,他们有心想一齐反抗,但胜率为几他们心底大概也能猜出。

有一门派掌门慌乱,看向洪掌门,向他求助,“洪掌门,这可如何是好?此人……尊上是你们门派之人,洪掌门何不劝说一番?。”

洪掌门此刻内心也惊,他早就知道淳于洛的不凡,不然当初为何门派老祖会应他的要求要求自己去那凡界名义上为招收弟子,实际上则是为他寻人?

他没有想到他的实力如此可怖,怪不得连老祖都对他客气无比,亏他从前只是认为他容貌年轻,以为只是身份尊贵而已。

看他如今一副如此恨之意,恐怕表面上是如他自己所说那般,实际上是想所有人都为他那被掉了包的已逝神族弟子陪葬,以示自己被欺骗的恨意与痛意吧?可这又关他们何事?他们只是办了个庆祝升仙梯恢复的庆典而已。

等等,庆祝?神族?对了,自己对号入座把那已陨落的世间最后一神族视为他的弟子,莫非当真是他的弟子?神族可以入轮回?

若真是他的弟子,那他们此刻举办的因他的弟子而死,从而得来的升仙梯的恢复的庆典?不是在他心头浇上一把火?

洪掌门想到这,心情顿时不好了,他没有回答那掌门之言,而是犹豫着对淳于洛道:“玉……尊上,众弟子都是无辜之辈,我等都是无心之举,我等都不知这升仙梯的恢复是用您的徒弟之命换来……”

他没有一口气说完,而是边说边看他的脸色,见他并无对他话语不正确的驳意,心底更觉悲凉,接着道:“如今我等已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等这就撤宴,请求尊上原谅我等的无心之举。”

众人一听,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同洪掌门一样请求淳于洛的谅解。

淳于洛只是冷笑,没有说原谅的话,也没有说不原谅的话,只是用行动来说明他的不谅解。

又有来自各门各派的低阶弟子陨落一大片,在场高阶修士总算坐不住了,纷纷联手反抗,但结果可想而知,在面对实力超强的淳于洛,连在他手下过半招的机会都无,便都咽了气。

围观的修士具都恐惧,这么强大可怖的实力,他的修为应该超过修仙界最强修为合体期后期修为了吧!

等等!他自称为本尊,该不会是实力达到了大乘期以上了吧!众人想想都顿觉心拔凉拔凉的。

大乘期以上,如今只得叫合体期的道君出动,才有可能制止他的疯狂行为。

正在他们幻想之际,宏梧派的四个合体期老祖以及化神之上的修士全部突然出现,给了他们无限希望。

就在他们寄以无限希望于他们那些人身上时,他们却给他们当即打了一棒,原来他们不是来战的,他们是来向淳于洛求饶的!

这么多高阶修士一齐出动来求饶,他们眼前这自称为本尊的人实力该是有多强啊!他们有些绝望了,他们今天就不该来宏梧派参加这什么庆典!

对了,说到这个庆典,怪不得天机门整门整派都无一人前来参加,莫不是他们早就预知到了今天会有重大变故发生,所以才不来的?!

众人心中不免责怪天机门的不事先通知一声,不过同时心底也在想,既然这实力可怖的人都说了要杀光整个修仙界的修士,那么他们天机门的人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如此一想,他们心中稍好受。

宏梧派的最顶阶修士出动也没能求得淳于洛的停手,大片大片的修士不停在陨落,很快宏梧派内便到处都是修士的尸体。

许是觉得速度太慢,淳于洛一抛凝魂珠,稍加施法,凝魂珠便光芒大盛,不一会儿便笼罩整个宏梧派,还不停向外扩展,企图覆盖整个修仙界。

处在凝魂珠覆盖的阴霾之下,活着的修士心中顿产一个念头——他这是想灭世!

心中的恐怖直攀升,想着自己无缘无故遭此一劫,除了怨恨淳于洛的肆意杀戮外,更恨那个让他们身处此境的已被淳于洛杀死的女子。

身处此绝境,有一修士想到他曾经的无妄秘境之历练,那时天机门领队人便给过文慕思一评论——此女留着终究是个祸害。

如今想来,还当真是个祸害!都害得他们同她一起命丧黄泉了!他当时怎么就认为她柔弱惹人怜呢!都是装的吧!如若上天能让他活下来,他今后见一个如此白莲花之人!必当见一个骂一个!

恐怖的气息来临,众人绝望之意布满心头,宏梧派合体期老祖也是一副垂败之模样。

淳于洛双手合十,凝魂珠极速运转,晴朗的天空消失,取而代之的黑压昭示着他们生命的即将终结。

众人绝望之际,忽闻一女声,其声虚幻飘渺,直到看清她的人,其人也是虚幻缥缈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