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16章 关于轻薄一事(番外二)

温芜染跟着淳于洛一行人在又行侠仗义一番之后,才准备回他们门派。

这一路上,新师父以男女有别拒绝载她,所以毫无修为的她是先前同她解释的师姐载着她上路。

站在她的飞剑上,有意无意同她聊聊天,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中亲近了些,这为她日后打听她新师父的消息奠定了基础。

飞行许久,一行人终于抵达山门外。

从飞剑上跳下来,温芜染抬手遮住强烈的光线,望着山石上铿锵有力的门派三字——青云派,一股归属感油然而生。

自觉跟在淳于洛的身后,路过一双又一双惊讶好奇的眼睛,温芜染望着他的后背,沉思起来,然后一不留神,撞在了突然停下来的淳于洛后背上。

被人一撞,淳于洛身体一僵,他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口不露齿对温芜染提醒:“下次不可这么莽撞。”

撞人的温芜染自然有错在先,她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情绪,连忙应承:“好的,师父。”

深深呼出一口气,淳于洛这才一只踏脚踏进大殿的门槛,来到大殿上,享受特殊待遇般站在了人群的最前面最最中心的位置,四周还留了好大的空隙,以至于他这个刚收的大徒弟能顺利站在他的旁边。

他们一来,大殿顷刻间变得奇静无比,大殿里的人皆都以温芜染在来此的路上被盯着的同样目光瞧着她,很是令她浑身难受。

她算是明白了,他们这样看她不是因为她脸上身上有脏东西,也不是因为她师父脸身上有脏东西,而是因为他们两个走在一起她变成了脏东西……啊呸,才不是脏东西,反正就是让她觉得她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边就是了。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许久,直到走路的脚步声传来,这大殿上才总算不那么静得让她心慌。

只是,在那些有地位的人走进入座后,大殿又恢复奇静,而且刚来的那几位也像那些人看她的目光一样,这让她很是心慌。

许久,主位上有威严气势的中年男子望向他们这边,打破令她觉得诡异的氛围。

她听他道:“洛儿,你身后的那位是?”

淳于洛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温芜染,他声音清淡回道:“她是洛儿刚收的徒弟。”

中年男子一听,眼睛睁得老大,不过不止是他,大殿上其他不知情的人也是一副如此模样。

震惊过后,中年男子和蔼一笑,连声欣慰道:“好,好,好!都筑基期了,是时候该收个徒弟了。”

淳于洛一听,神色淡淡,也没什么表示,倒是温芜染颇感好奇,怎么这位上位者这么容易便赞同了她的加入,也不问问她的底细,就不怕她是奸细啥的么。

这边他们的事暂告一段落,眼尖的中年男子又看到在场本派弟子身旁跟着一陌生女子,于是同样的问话再度响起:“无痕,你身旁的那位是?”

叫做无痕的弟子恭敬回道:“启禀掌门,她也是弟子刚收的徒弟。”

听此,温芜染本以为掌门也是一副欣慰模样,熟料他不喜之意浮于脸上,斥责他道:“胡闹,你才筑基中期的修为,这个时期应当把修练放在第一位置,怎可把时间浪费在教导徒弟身上?况且……”

中年男子掌门看了看他身旁的女子,继续道:“这毫无修为的女子不说家世清不清白,就这年纪来说少说也有十六七八了,这个时候修练虽也不算晚,但你确定你不是在物色道侣?”

青云派掌门说着,露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你现在正值修练的最佳时间,妄不可把时间花在那些情爱上,这于修行一事有误。”

温芜染闻言,嘴角一抽,心中忍不住想:“呵呵,自己师父貌似才筑基初期,自己外表看着也有十六七八,这掌门确定不是在偏心?”

柳无痕一听,嘴角微抿,回道:“掌门说的是,只是弟子人已经带过来了,再叫她回去,恐怕……”

掌门露出孺子可教也的神色,说道:“无碍,等调查完她的身世,确定无问题后,若她灵根擅可的话,倒是可以留在内门,否则便只能待在外门了。”

整场议事小会听完,温芜染算是明白了,她的师父身份貌似挺特殊,大家都挺让着他的。

事实上她所猜想的也没错,事后她通过打听得知,原来她的师父是青云派掌门云掌门的儿子,只是大家对他的奇特态度,那些被她打听的人却闭口不言,只叫她日后慢慢自行体会,让她也可以认为是他天赋出众的缘故。

花了几天功夫学习完引气入体,温芜染刚踏出房门,想着终于可以又见到她那美人师父,手却突然被人用手一抓,之后在看到抓着她手的人是那个她师父的同门师兄林杨,也就是她的师伯后,憋出一句:“林师伯,你居然轻薄我。”

闻言,林杨立马松开她的手,有些恶寒地看着她说:“你可千万别这么冤枉你师伯,虽然你长得不错,但你师伯我可是有意中人了。”

温芜染不依了,“你都抓着我的手了,这还不是轻薄吗?!”你们修仙界的人不是管这叫轻薄的吗,她在心里补充。

林杨像吃了苍蝇似的瘪嘴,才想起自己先前对她是这么说来着。

有心想向她解释,但是这会还是先拉她过去看她想看的热闹吧。

于是温芜染手再次被他一抓,不到一会的功夫便出现在了人群密集处。

“麻烦让开让开。”林杨冲着人群叫喊,很快就有人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两人来到包围圈内,不到片刻的功夫温芜染便瞪大了眼睛,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她的师父居然在欺负一个弱女子,而且那个人还是她前不久才见过的,就是大殿上柳无痕带过来的那个同她表面年龄相仿的女子。

“师侄没有猥亵师叔您。”女子被淳于洛骂得都哭了起来,真是我见犹怜,只是她的师父并不这么认为。

“你刚才明明就猥亵我了,他们都瞧见了。”淳于洛语气不善,似乎是被女子的行为气急了。

看到的弟子纷纷站出来作证,女子见此情形,哭得更加我见犹怜,只是在场不论男修女修都并不感冒。

“师侄没有,师侄刚刚只是不小心被石子绊倒,顺势倒向了师叔的方向而已,况且那时师叔也及时避开了。”女子解释。

“是,我是避开了,只是你抓着我手作何?!”淳于洛仍旧语气不善。

“我……师侄只是因为害怕,所以才想抓住一物。”女子弱弱回。

“哼,这会倒是承认你猥亵我了。”

“我没有。”女子反驳。

看到这里,温芜染懵懵懂懂地明白了,原来在这修仙界抓着异性的手不叫轻薄人家,而是叫猥亵人家啊!

越想越是觉得如此,她字正腔圆对着女子说道:“你就是猥亵了我家师父!”

正在断断续续抽泣的女子闻言抬头看向温芜染,眼中闪过妒意,又是反驳:“我没有,我真没有。”

林杨在旁见温芜染也跟着附和,乐笑了,也不出来纠正她,谁叫她这么笨?他刚才的举动明明都已经暗示那不叫轻薄,更不叫猥亵了。

“当众猥亵别人,这事可大可小,我一定要上报掌门,定不轻饶!”被“猥亵”的淳于洛心中有口气,不发泄他气不过。

女子听他言,吓得花容失色,这下她是真的害怕了,不禁后悔她没事干嘛去企图接近他,继续依赖在柳无痕身边也不错。

“不,别上报掌门,我……师侄我明明没有。”女子慌言。

就在这时,人群之外传来一声女子娇柔可亲的声音,声音的主人说道:“师兄,你又在欺负那些不怀好意的女子了?”

温芜染寻着人声望去,刚好看见犹如被围观弟子以众星拱月捧她出场的方式的场景,那一刻周围星辰暗淡,唯有她一轮明月皎洁光亮,照亮众生的眼。

“哟,唐师妹也来了。”林杨露出他的一口白牙。

唐文月唐师妹温婉一笑,迷倒一大片人,就连身为女子的温芜染一瞧,一颗心也忍不住砰砰一跳。

淳于洛对她的美貌倒是一点都不感冒,他脸色稍微好转看向她,道:“既然师妹来了,她就交由你处理吧。”

他说完,也没叫上温芜染,独自一个人走上围观群众为他开辟的大道,不一会儿便留给众人一个孤傲的背影。

而温芜染本以为唐文月一副温婉心善的模样,想必不会对女子怎么样,顶多也就训斥几句,熟料“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的做法比淳于洛狠多了。

她听见她说:“不吸取前人的教训,当众猥亵他人,即便是第一次,也不可宽恕,为避免日后你再出现在师兄面前惊吓到他,我宣布,从今日起,你便不再是我青云派的弟子。”

女子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如此责罚她,她不满她的宣判,“不,你没有权利这样做。”

唐文月没因她的话而有任何不满,她回她的话:“你问问在场众人,我可有这权利?”

她这话一落,在场之人没有一人出来反驳,女子见此一慌,改为求饶:“师姐,不,师叔,求求您让师侄待在青云派吧,师侄下次定不敢再犯了!”

然而唐文月始终面含淡笑,直到女子被逐出青云派,她脸上一直都挂着那笑容,直到看向温芜染时,笑容才张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