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24章 恢复鬼忆

在这张黑沉的幕布下,苏楠施与那些鬼相处了很久。

而通过与他们相处,她以前害怕鬼怪的弱处,也渐渐被填补,她不再害怕他们,他们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他们在人世走过一遭,或许他们生前怀有戾气,但是因为死亡,便几乎荡然无存,即使他们表面看起来有那么些令人毛骨悚然,但是他们内里是善良的。

时间在与他们谈论或趣事、或琐事中度过,不知不觉中,黑沉的天,渐渐变明亮。

当东边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的时候,苏楠施身边的那些鬼,忽然从她眼前消失,这令她有些恐慌,她好不容易不再孤单一人,怎么才不到一天的功夫,他们都从她身边彻底消失了?

她身形孤单地站在原地,用空洞的脑海思考,她该何去何从?

风吹起她的裙角,吹起她的长发,却带不走她的茫然。

她是特殊的吧?不然她怎么能在黑夜里视物?不然怎么其他的鬼都消失不见,却独留她一人?

苏楠施站在日光底下,昂起头,把自己的脸蛋彻底暴露在太阳光线下,一切正常无比,除了她的眼睛不会被光线刺得缩回去。

她看着周围开得正艳的红色花朵,茫然向着黄泉路走去,或许,等到了那里,她才能明白,自己来此个仿若地府的地方,是为何意,才能明白,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

一路直行,长长黄泉路仿佛永远也走不完。然而苏楠施就这么一直走着,腿竟也不觉得酸。

当太阳高高挂起,当夕阳的红晕照射在她的脸上,终于,苏楠施看到了路的尽头。

远视那条死寂的忘川河彼岸的白色曼陀罗华,她的心忽然砰砰直跳,仿佛有什么在召唤着她。

耐不住脚步,她渐渐加速,最后改为直接奔跑,朝着那条河奔去,朝着那片圣洁的美丽花海奔去。

经由黄昏到黑夜,她的奔跑恰隔天色的交换,冥冥之中仿若说明,黄泉路其实存在着白昼时间的各个点,而忘川河,便是白昼的终结。

到达忘川河前,苏楠施更为直观看到那片美丽的花海,心,也更加跳动起来。

按耐不住心底的呼唤,她来到奈何桥边,在一只脚就要踏上去时,她听到有人在唤她。

“鬼妹,你这是要去投胎了吗?”

苏楠施转身,发现是之前那个同她谈得欢乐的蓝衣女鬼。

再次见到她,苏楠施不急着过奈何桥了,她走到蓝衣女鬼的身边,问她:“白天,你们都去哪了?”

蓝衣女鬼奇怪,说:“什么白天?不是一直都是黑夜吗?”

听她这么一说,苏楠施沉默不语。

“哎,这么长时间不见,我还以为你投胎去了呢。”

“这么长时间?”苏楠施不解,这不是才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吗?

“对啊,你都忽然不见了一个月,可不是很长时间么?”

一个月?苏楠施惊愣,看在蓝衣女鬼的眼里,却是傻得可爱。

“对了,鬼妹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要去投胎呢?”

“是吧。”苏楠施说了这二字,问她:“那咱们相处的那段时间,过去了多久?”

蓝衣女鬼像看傻子一样看苏楠施,说:“就一个黑夜的时间啊,你是不是脑袋里进水了?可别是进了忘川河的水啊!”

听她这么一说,苏楠施算是明白了,原来黄泉路上的一个白天,竟然就是人们常计算的一个月时间!

“那这一个月的时间,你们一直都待在这条黄泉路上吗?”苏楠施问。

“鬼妹,我发现你的问题可真是多诶!我们不在黄泉路上,还能去哪?去忘川河彼岸吗?你也知道,一直待在这的鬼,无非都是些不想忘记前尘往事的鬼。”

苏楠施闻言又是沉默。

蓝衣女鬼见此,打破沉默,道:“鬼妹,你想过桥,我也想过桥,不如咱们一起过桥吧。”

苏楠施讶异,蓝衣女鬼见她脸上的惊讶之色,开口向她解释:“我受够了这些年黄泉路上的单一景色,等不耐烦他的久不下来,也想明白了,与其留着前尘往事久久不忘,到头来苦了自己,还不如投胎重新做人去。”

听她一言,神经短路的苏楠施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她问她:“鬼姐,既然这的鬼有好多所处的年代相隔甚远,那你有没有想过,按照他们的出生时间、死亡时间,以及在这待的时间,这时间计算有无不对劲的地方?”

蓝衣女鬼被她问到了,呆了呆,她的这话倒是提醒了自己,或许自己在这等了这么多年,然而这投胎若是不同年代的人随缘聚在一起的话,那她说不定这辈子都等不到自己要等的人。

见她呆愣的模样,苏楠施心想,她不信从来没有鬼发现这个问题,或许真的有,但是只是不被蓝衣女鬼等所知而已。

“那你现在还想过桥吗?”苏楠施真的是个问题鬼。

蓝衣女鬼想了会,回:“过吧,也不知道究竟要再等他个多少年、能不能等到他,我还是过桥投胎去吧。”

两人同行,穿过长长忙碌的奈何桥,在下桥的第一步,蓝衣女鬼强颜欢笑的脸瞬时变得茫然,而苏楠施则依旧如初,她什么都还记得。

蓝衣女鬼转头看着她身旁的苏楠施,说:“你是谁?我怎么会在你身边?还有,我又是谁?”

苏楠施想了想,回她:“我是你姐,我们都已经死了,现在正准备去投胎。”

蓝衣女鬼的接受能力很强,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自己虚幻的身体,又看看苏楠施同样虚幻的身体,一边说:“我们都已经死了啊。”

苏楠施听着她的话,看着她往她们来时的方向走去,不禁出声问她:“鬼妹,你要去哪里?”

蓝衣女鬼愣了一下,“原来我叫鬼妹,那姐你是不是叫鬼姐?”

苏楠施一噎,回她:“:你叫鬼妹,但我不叫鬼姐,我叫苏楠施。”

蓝衣女鬼奇怪看她一眼,边说边走下桥:“那我们一定不是亲姐妹。”

而当她脚步刚一踏下桥,她又变得茫然,又问苏楠施:“你是谁啊?我又是谁啊?”

苏楠施略微迟疑一下,回答她:“我是你姐,你是我妹,我叫苏楠施,你叫苏楠蓝。”

“哦,原来我们是亲姐妹啊。”蓝衣女鬼一点怀疑都没有。

在她话音刚落,苏楠施见她又要上桥,连忙拉住她,她也没有反抗,任由苏楠施拉着她往忘川河的彼岸走去。

“鬼姐,这里好漂亮啊!”被苏楠施赋予新名字苏楠蓝的蓝衣女鬼赞美道。

听她又喊她为鬼姐,苏楠施无语,问她:“你怎么突然喊我为鬼姐?”

苏楠蓝眨眨眼,反问她:“我们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是我姐,我自然就叫你为鬼姐,难道你不是叫我为鬼妹吗?”

好吧,苏楠施也不再纠正她对自己的称呼了,她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苏楠蓝见苏楠施默认她的话,又自顾转头看那片美丽的白色彼岸花花海,一副沉醉其中的模样,对周围那些路过的面容稍显狰狞的鬼也没有起初的害怕了。

不同于红色彼岸花的绚丽夺目,白色彼岸花美得淳朴,它们长在忘川河的这边,仿佛在说明这边的一切事物,都是善良的。

苏楠施只看一眼那美丽的画面,便没有心思再去观赏,因为她发现自己,脑海中莫名出现了好多东西。

整理完大脑里多出来的东西,苏楠施一直茫然的心,此刻终于澄澈。

原来她到达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而此刻她深处的这个地方名为幽冥之域,是凡人转世投胎的必经之地。

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确实已经死了,原来她在现代的那段短暂的时光,只是因为她修鬼仙出现意外的缘故,魂体竟跑到异世去。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受伤的魂体在那段时间里得到修补,因此才能重回这世界,只是还是有些问题,不能第一时间想起前因后果。

想到现代对她极好的哥哥苏楠木,苏楠施黯然神伤,自己现在回到修仙界,没有了自己,苏楠木该有多孤独啊,毕竟二人从小相依为命,再无其他亲人。

苏楠蓝见苏楠施莫名悲伤,出声打破她的思绪:“鬼姐,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好悲伤的样子?”

苏楠施打起精神,努力使自己忘记过去那些事,毕竟自己成为鬼修后,自己生前的所有事情不都已经忘记了么?修仙就要心无旁骛,不该被那些情情爱爱牵绊住,虽然她心底总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要她等一个貌似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鬼妹,我没事。”一句话说得铿锵有力。

“哦。”苏楠蓝听苏楠施如此说,便自顾自看花去了。

苏楠施站在原地,犹豫良久,对着苏楠蓝道:“鬼妹,你想成仙吗?”

她之所以犹豫许久,那是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神识里那些莫名的知识能否真的带着她奔向成仙之路,她自己之前可是走了一次歪路,修仙修到异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