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0章 再遇旧人

头顶上抚摸苏楠施狗头的手不再动弹,苏楠施因此抬头望向手的主人,却见手的主人眼中隐隐闪过泪光。

她无奈低头,瘪着头,心底只能期盼她能想明白,不要在那里面死死绕不开。

头顶上的手再次动弹,苏楠施再次抬头仰望小芙,却见小芙双眼含笑与她对视,这使她惊愣了小会,小芙这是这么快便想通了?

继续观看着台上的人谈笑风生,曲终后,小芙抱着苏楠施,坐在离秋宴剧院不远的湖边亭台木椅上,看似是在观看夜晚湖面风情或者繁闹的街道美景,实则是在感伤怀秋。

“小狸,你说两个男子之间真的有情爱吗?男子与男子之间真的存在人世间令人向往的爱情么?”小芙良久才与苏楠施诉苦。

苏楠施呜咽一声,没有作答。

“我看应该是有的吧。难怪公子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还不肯娶亲,原来,原来他喜欢的是男子,原来他有龙阳之好。”

苏楠施还是只是呜咽一声。

“都说男子应该娶妻生子,延续香火,可公子他们如此违背世俗,按理说该为世人所耻,为世人所不容,可如若他们是真心……真心相爱的话,我愿意真心祝福他们,只要,只要公子能够幸福。”

苏楠施感慨她的明事理,在现代,尚有人耻笑、不能忍受同性恋,而她作为一个古人,比现代那些人的接受能力还要好得多,不仅没有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因爱生恨,还真心祝愿对方,真是一个不被世俗同化的女子。

“恕小生冒昧了,小生本无意偷听姑娘讲话,姑娘这是在与一只动物谈论断袖话题?”一男子的声音忽然传入一人一狗耳中。

小芙有些受到惊吓,苏楠施则有些惊愣,她觉得这男子的声音好耳熟。

把头往男子来的方向望去,苏楠施呼吸一滞,目光停留在男子身上久久不去,顿时吸引了男子的目光,一人一狗互相对视,男子眼中闪过疑惑,白狗眼中闪过呆滞。

是他,是她之前遇到的香香女孩的哥哥,也是一个令她内心很纠结的男子,想爱却不能够,想忘也不能够,只能够远离他,以期望内心来得突然的爱恋能够减少,甚至一点也无存。苏楠施心中如是想道。

小芙被男子突然一吓,紧张得抱起苏楠施,二话不说便急匆匆从男子身边走过,连头也不曾回一个。

倒是苏楠施,在男子视角被挡住后,她靠着小芙的手臂,把狗头探出去,恋恋不舍地一直盯着男子看。

而对于小芙不回话就走的行为,男子内心也没什么触动,本就是他冒昧了人家,人家不理他也是正常。

不过她的那只宠物,倒是很特别,是一只他从未听闻更别说见过的不知何品种的狗,更甚的是,那只狗盯着他看的眼神目光,竟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它出现在人的眼睛上才更为合适。

轻笑摇摇头,男子回以还未远去的白狗一个灿烂的微笑,把苏楠施的一颗心撞击得砰砰乱跳,目光再不敢往他身上投。

与男子重遇,苏楠施尘封七年之久的情丝被点燃,整只狗整天心神不宁,不是在想着七年已过,不知男子成亲与否,要么就是在想着她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男子一面。

时隔多日,苏楠施看似像往常一样自己一只狗出去外面遛弯,实则是在重复自从遇见男子后每天的期盼在街上偶遇男子的痴傻行为。

她一只“狐狸”在街上单独乱逛,街上大部分的行人也见怪不怪,因为她早已在他们那些人眼前混了个眼熟,偶尔还会得到一些喜爱动物的行人投喂她吃食。

毛茸茸白胖胖的“狐狸”又在街上蹦跶,熟悉她的行人有好些同她打了一声招呼,便继续赶集,一些能够温饱有余的人还会象征性地问苏楠施一句:“哟,小狐狸又上街了,怎么没有同那小姑娘一起?我这里有干净的吃食你要不要吃?”

而作为一只假宠物,曾经身而为人,之后又身而为鬼,自是不稀罕与其说被别人投喂,倒不如说被陌生人投喂,于是她像以往一样,无视地上的吃食或行人手上的吃食,简单同他们小打一下交道,便继续走她的路。

不知寻找了多久,在苏楠施以为今天她又会像往常一样一无所获时,熟知在路的尽头,她见到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身影。

四爪不再迈出一步,苏楠施原地坐立,静等男子朝着她这个方向走来,熟料在十字交叉路口,男子却突然拐弯,愣得苏楠施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心想他明明是看到她了!

不过后来她转念一想,她才与他照过一次面,还是在视物不是很清晰的环境下,还是身为一只无辨识度的“狐狸”,他不记得也正常。

况且,就算他记得又如何?她与他又没有任何关系,经由这么一想,苏楠施心情顿时从欣喜变为低沉,她歇下了想去追他的念头,转身准备回她那个秋宴大剧院,背影看起来失落极了。

抄小路行至一条人烟少的巷道,苏楠施正感伤着,熟料眼前一黑,她整只狗被装入了麻袋里,呜咽声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由此开始了她身为一只狗后的第一声犬叫,可把抓她的那两个人惊愣了。

“大哥,这不是一条狐狸吗?怎么变成了一只狗?”两个偷狗贼其中的一个问另一个人。

“我怎么知道!兴许狐狸的叫声便是很像狗!”

“别管那么多了,反正我们把它交由想要买狐狸的人一看,到时是不是便能知晓,左右就算不是,我们也不亏,也有一顿狗肉吃。”

苏楠施听到他们要吃她的话,当下吓得更急吠,企图希望有人听闻叫声前来解救她。

“大哥,这吃多俗啊?如果这真的是一条狗的话,能被许多人认成狐狸,想必是一种稀有的狗,至少这大街上的那么多人便从来没有人见过这种狗,因此,如果我们把它当成狗卖了的话,这价钱肯定超过一顿狗肉的价钱,兴许还能超出卖狐狸的价钱!”

被叫大哥的人一听他分析,深觉有理,很是认同他的话,于是苏楠施悬着的一颗心,才稍稍下降一点,但仍是不断呼救着。

犬叫许久,声音越来越虚弱,也没见有人来解救她,一颗心顿时一沉。

就在她快要放弃挣扎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没错,那声音的主人是她心心念念已久的男子。

“两位,偷窃已有主人的宠物可是违法的。”男子说。

“你不要多管闲事,快些离开,不然我们可就要动手了。”两人组的老大说话气势很足。

“我和知县大人可是很熟,你们确定还要继续?”

“你少在这里吹牛,看你一副穷酸样,怎么会和知县大人挂上关系?”两人组的老大说话气势依旧很足,实则内心慌得一批,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出来混,钱可以不赚,但命不能没了!他上有老,下还没娶媳妇,可不想进大牢啊!

他这样想着,有些结巴地问他身旁的小弟:“知县大人真的认识这么一个穷酸书生吗?”

“好……好像……还……真有。”

他结巴,他小弟比他更结巴,结果导致他比他更结巴:“大……爷……不……对……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小弟……这就离开!”

他话还没说完,便边说边拉着他小弟溜之大吉了,余下男子,用嘲笑的语气像是自言:“愚蠢,随便编织的谎言也信。”

男子话毕一侧头,看见麻袋里的狗在动弹,上前蹲身替她解开麻袋的束缚,在解开的瞬间,看见一只眼睛湿漉漉正仰头望着他的小白狗。

见此,男子心中莫名一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却在触摸她的一瞬间,心中莫名一颤。

失神时间,感觉到手底下的狗头在蹭他的手心,男子春风一笑。

他抱起变身为萨摩耶的苏楠施,这下轮到她失神。

男子边继续为苏楠施顺毛,边说:“你是住在秋宴剧院吧?可要我送你回去?”

见苏楠施没有回应他,也不管她究竟能不能听得懂他的话,道:“你不回应,我就当作你不愿意了。”

他说完,放下了苏楠施,转身准备要离开,却在刚要迈开脚步的时候面前出现小白狗的身影。

他又是一笑,笑后又是一蹲,双手接起她把她抱在怀里,说:“这就送你回去。”

而住进他怀里的苏楠施,一边感受着他带给她的温度,一边在心里美滋滋想: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像极了男朋友送女朋友回家?。

回去的路途好似太过短,苏楠施感觉她在他怀里还没待多长时间,不过眨眼的功夫她便到家了。

目光恋恋不舍地望着男子,中途还跑到男子脚边用手爪子抱着他的脚阻止他离去,在得到男子的一阵安慰性顺毛后,不得不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眼前,同时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温勋辰,我很快就会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