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1章 恢复真身

经过一场惊吓,苏楠施忽然发现,她本身是只鬼,而她此刻又变身成为小狗,那么当身为小狗的她身亡,她是死透了呢还是可以回归本体?

对于心底的这个猜想,苏楠施更偏向于后者,因为据她脑海里的资料记载,鬼体不是凡夫俗子随便一刀两刀便可终结其鬼生,就连修士,修为不到高深,也是奈何不了鬼修之人如何,顶多就是能抑制。

而如若鬼修修成了初级鬼仙,其几乎可在仙界横行,因为能压制其的仙帝,仙界总共就只有那么两个。

等到修成了高级鬼仙,其便可与仙帝抗衡,两者谁也不能奈何谁,可以真正在仙界横行,至于能压制其的准圣以及圣人,这种仙在仙界还没诞生。

值得一提的是,鬼修极其稀有,这倒不是鬼修成道有多难,而是想要修习的人根本不知道从何开始修练、如何修练,不然那些修仙已久的怀有抱负的陨落修士,怎会甘心就此消失于世间?左右只有魔修为世人所恶,鬼修这个只是在古书上记载过的修士身份,他们很乐意接受。

想了这么多,苏楠施才想到她神识里的东西有些混乱,可即使是混乱,那陈述背景名词啥的总该不会乱了吧?

所以,她是该相信那些介绍还是相信?是的,她选择相信,因为那样她可以变回真身,而能变回真身,通过这几年的修练心得,她就有办法以与常人无异的面貌出现在温勋辰的面前。

下定了一个自杀的决定,苏楠施选择的这种方法有些冒险,因为如若成功,皆大欢喜,可一旦失败,她便可能永远消散于世间。

站在秋宴剧院的大门口前,苏楠施回头望望她生活了许久的地方,忍住不去想小芙在得知她要离开时的落寞,却又扯笑对她说“你的自由我无从干涉,如若你厌倦了这里,你可以选择离开,但是如若有一天你想念这里了,想念我了,欢迎你随时回来”这么一句长长的话,最后重重看了一眼那四字大字牌子,又用神识看了躲在暗处强忍住哭意的小芙,转身走了。

这次的步行速度,苏楠施走得比以往都慢。前路凶险未知,她要趁机会好好看看这繁华的世界。

终于,她来到了那天小芙抱着她散心的那个湖面旁,深呼吸、吸气、呼气……一切准备就绪后,纵身一跳,在她的身体即将接触到湖面时,她就这样倒立悬空在湖面上了。

“怎的这么不小心?”

这声音她无比熟悉,不用倒回去也能知道说话之人是谁,不就是温勋辰嘛。

被他像抱婴儿那样抱在怀里,这次他想为她顺毛,却被她躲开了,肚子那面被他摸,很羞耻的好么。

见苏楠施反抗,温勋辰也没硬要为她顺毛,他又出声说:“这次用不用我送你回家?”

而这次苏楠施回应了他,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她才刚离家出走,再回去干嘛?

“不用啊。”温勋辰说了这三个字,放下她,又道:“那好,你想在这里看风景吗?”

苏楠施又摇了摇头,她是来自杀找虐的。

温勋辰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言语,直到他看到苏楠施的狗影远去,才对着她的背影轻声说:“我倒是想,不如你陪我一同观赏如何。”

离开温勋辰,苏楠施走了好远的路来到城外小池塘边,心想这下该不会有人发现她了吧。

又是一顿做好准备,这次她纵身一跃,成功跳入池塘里,全力使自己放空,不做逃生动作,整只狗慢慢沉入了池底。

窒息感侵袭苏楠施全身,使她难受至极。在她生命气息即将流失殆尽之时,池底的小白狗,慢慢变成一个闭着眼睛的容貌艳丽灵动的女子。

漂浮着的睡美人,虚无缥缈的幻化颜色,池底空灵美感尽显。

忽而,女子睁开眼睛,眼底露出一摸喜悦之色,但没过多久,便改为慌乱,虚幻的身体慢慢凝实,手脚并用的在水里挣扎起来。

是的,苏楠施是变回来了,并且她也会游泳,可她查觉到周围有人在靠近,所以通过神识一扫,发现居然又是温勋辰,于是计上心来,打算假装成一位落水而又不会水的女子,等着他来相救。

“救命啊!救命啊!”身子一半慢慢露出水面,苏楠施慢慢进入演戏状态当中。

走在距离小池塘不远的森林小道上,温勋辰突然听到女子的呼救声,本不爱管闲事的他又要去管闲事,因为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呼唤他,使他觉得如若他不去的话日后必会后悔。

很快,他来到池塘边,在见到池塘中央果真有一名女子误落水后,只是略一犹豫,便脱鞋跳入池塘打算相救。

越来越近,他距离女子越来越近,而就在他触碰到她的瞬间,他心底一颤,在他看清她的容貌时,他的面部表情以极快的速度凝为呆滞,以及惊艳。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女子!就连有幸见到的堪称京城第一美女的某府小姐在她面前也黯然失色,所谓的倾国倾城一词也是很难形容她的吧?

不过,他对于她产生的异样情愫,不是来自于她的美貌,而是来自于他心底最深处的呼唤,只一眼,无关丑美,只是因为埋刻深处的恍似熟悉面容,还有那冥冥之中若有若无的牵绊,她,该不会是他一直莫名在等的虚幻之人吧?

“咳咳。”

女子咳嗽的声音把温勋辰的思绪拉回,等到他回过心神,他发现女子的双手牢牢地抱住他的脖子,这令他的耳根瞬间爆红。

把她带上了岸,女子双手仍旧没有撒开,温勋辰害羞无措,潜意识里又不想女子撒手,只好等她自己察觉到她的不妥之处自己松开手。

终于,女子从进水状态中脱离,发现她的行为举止后,急匆匆松开了手,可温勋辰的耳根还是很红,因为落水上岸后的女子曼妙身材尽显。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苏楠施没有察觉到自己如今的不妥,她向温勋辰表达谢意。

温勋辰撇开眼,不自然回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换做其他人也是会如此做。”

苏楠施轻笑一声,问他:“我长得很不好看吗?”

“没有,姑娘很美。”

“既是如此,为何公子不敢直视我?”

温勋辰假咳一声,不知该不该作答,犹豫了片刻,还是回:“非礼勿视。”

“非礼勿视?”苏楠施起初摸不准头脑,但随着他有意无意地暗示下,低头看向自己湿漉漉的身体,起初仍是没有什么太大感觉,但是一想这里是封建古代,脸色也开始泛红。

二人皆是不好意思,不知过了多久,温勋辰出言打破尴尬安静的氛围,“姑娘既无大碍,小生这就告辞。”

见他要离去,苏楠施连忙出声挽留,“公子请等一下!”

温勋辰闻言停住了将行的脚步,等待她的下言。

“敢问公子这里是何处?”

温勋辰微愣,回答了她的问题。

苏楠施一听,装作很吃惊的样子,继续装傻充愣说道:“那公子可知道哪里可以歇脚吗?”

“这个离此处很近的小城便有很多客栈。”

“是吗。”说着,苏楠施佯装在搜索身上是否有银两,在搜寻了许久,有些尴尬向温勋辰说:“公子,我……身上并无银钱,你能否借我点银钱,我很快就会还你的。”

闻言温勋辰也很是尴尬,他家中清贫,考中秀才后这些年几乎是半工半读状态,因为家中之前父母逝世前留下的存款已几近用完,靠他平时帮人家抄书以及还未出嫁的妹妹做些刺绣活也只够刚好填饱肚子,他考试路上的盘缠都还没存完,身上实在是没有什么钱。

他如实向她解释,“小生家中贫寒,身上并无多少银钱。”

苏楠施听他这么一说也没有多大意外,这和她想象中的如出一辙,她当柠檬精的时候对他的家境可是了如指掌。

“看太阳就快下山,这天黑了……”苏楠施佯装无措。

温勋辰也很是认为一个姑娘夜里无处歇脚也是怪可怜,搞不好还会遇到歹人。

他思索一番,也不顾人家姑娘对他的轻视,说:“小生家就在这附近,虽然很是破旧,但是姑娘如若不嫌弃的话,可在小生家暂住一晚。”

终于听到他这么一说,苏楠施心底暗喜,但还是假装犹豫一番,才答应了下来。

一路上,许是氛围太过沉闷,温勋辰找话题,问苏楠施:“姑娘是异域之人吧?”

苏楠施微愣,回问他:“公子为何这样认为?”

“姑娘的发色不是黑色,而且不直,小生曾看过一本游志,书本里面介绍过异域之人有些人的发色不是黑色这类颜色,以及毛发便是弯曲的。”

苏楠施了然,心里琢磨一番姑且顺从了他的话,同他讲自己便是从异域逃难来到中原的。

温勋辰知晓了苏楠施是如何来到此处,又是如何不小心掉到水里,心里默默记下,等到空气又安静时,才恍然想起他还没向对方介绍他的名字,也没问她叫何名字,便再次打破安静,道:“忘了向姑娘介绍了,小生姓温名唤勋辰。”

“我姓苏名唤楠施。”苏楠施甜笑。

听闻她的名字,温勋辰心中又很是莫名,为何他觉得这个名字会如此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