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2章 在温家的日子

临近温勋辰所在的村子,路上瞧见稀少的行人在见到苏楠施后惊艳呆愣的表情,温勋辰一思索,便向苏楠施建议:“苏姑娘生得如此貌美,进村后恐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如姑娘把脸遮一遮?”

苏楠施停住脚步,认真在思考他的话,其实她不怕麻烦,她现已恢复真身,在这凡间,再大的麻烦也伤不了她一根寒毛。

不过她还是接受温勋辰的提议,只要是他说的话,她很乐意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她从怀里掏出一块面纱,动作优雅地戴在脸上,这是她趁此机会幻化出来的,寻常之人根本发现不了异样。

温勋辰被苏楠施的举动小震一下,他没有想到她随身竟然带着如此物件,心想看来她平时也是经常被人骚扰,才想着随身带着它避免麻烦。

两人总算进村,村民们见着温勋辰带着个蒙面姑娘,眼神俱都奇怪看向他,但还是像平常一样同他打声招呼。

有村民忍不住好奇心,上前开口问温勋辰:“温秀才,这姑娘是哪家姑娘啊?你这是要把她带你家里去嘛?”

两人闻言,停住脚步,温勋辰看了苏楠施一眼,向那村民解释:“这位是苏姑娘,是异域之人,她在山上受了伤,身上又无分文,而这天色也将黑,小生这才想着把她带回家安顿,有家妹在,也好有个照顾。”他着重强调了家妹二字。

那村民一听,了然点头,周围几个竖耳偷听的村民也歇下心底的疑惑。

远离了村民,温勋辰颇抱歉向苏楠施说道:“望请苏姑娘不要责怪小生刚才的那一席话。”

苏楠施明白:“温#公子说笑了,我怎会责怪你?公子这是在替我着想呢,若是让他人知道公子是在水中救的我,恐怕会对我的名声造成影响。”

温勋辰心中对于苏楠施直言不讳通透的言语,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同时也为她的明事理而对她有更多的好感。

到了温勋辰家,屋里的香香女孩,哦不,应该是香香姑娘闻声前来开门,在见到她哥居然带着一位姑娘时,眼睛大睁。

三人入了屋,温勋辰向她介绍苏楠施,香香姑娘才恢复正常。

她小抓苏楠施的手,问:“苏姐姐这是哪受伤了?可严重?”

苏楠施侧头望向温勋辰,温勋辰替她向他妹妹解释:“她脸受伤了。”

香香姑娘狐疑,说:“是吗?难怪苏姐姐会蒙着面。”

“苏姐姐,需要我帮你看一下伤口吗?”她继续说。

苏楠施自是摇头,她说:“也不是多大的伤,疗养疗养几天便可。”

“苏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容貌乃是女子重要的东西,长得不美没关系,可毁容了就惨了,这往后的幸福可是会受到严重影响,所以啊,你可万万不能轻视对待它,我还是帮苏姐姐看看吧。”

香香姑娘说着,准备动手,却被苏楠施及时避开。

“香香姑娘,真的不必了,左右我也不会让自己陷于如此境地,可不是?”

香香姑娘一想也觉得有理,也没再执意要帮苏楠施看,说了句:“许是苏姐姐害怕别人见着你的伤口吧,如此妹妹我也不强求了,若是姐姐想找我帮忙,妹妹我随时欢迎。”她说完,遗憾叹息,心想她还想看看苏楠施是何容貌呢。

之后,苏楠施在温家住了下来,而且这一住就住了将近一年,久到温家兄妹二人都没有想到会如此久。

在她住进去之后,距离山脚下的温家不远处的花海中,时常传来令人着迷的歌声和琴声。

这其中原因,原是苏楠施无意之间听到香香姑娘说她家有一把传家琴,可惜他们兄妹二人都不会弹琴,只能由着它在那生灰尘了。

于是她听后,在现代是音乐专业的她兴致一来,就想着一试,没成想这一试从此让香香姑娘缠上了她,总是要她教她弹琴,或者是学会之后总爱要她教她新曲子。

三人每天日子有琴声,有歌声,也有每天磨豆子做豆腐的声音。

自从苏楠施为了不在温家白吃白住(实则想让温家的日子过好,让温勋辰能继续走仕途),她教给了他们兄妹二人在这个世界豆腐做法不公开的更为优良的做豆腐配方给他们,还顺便教了各种干豆腐臭豆腐配方,于是香香姑娘丢下手中刺绣的活,温勋辰丢下手中抄书的活,全都跑去做豆腐了。

为此,苏楠施还有过一阵愧疚,她想温勋辰是读书人,他不该来做这种粗活,抄书那种活才更加适合他。

不过,人家乐在其中,时间一久她也就释怀,每天照旧同他们一起做豆腐,享受相聚的美好时光。

初摆摊的时候,由于凡间豆腐早就已问世,所以他们的豆腐刚出,不像新吃食一样无人问津,前来买的人有不少,这其中大概也有人想趁机与秀才家打个交道的缘故,毕竟平凡古人眼里对有功名的读书人还是很敬重与想巴结的。

而自从人们尝试了温家豆腐后,往后日子都来他们家摊前关顾,以致于当某一天出了味道臭烘烘的臭豆腐后,出于对温家干豆腐湿豆腐的信任,前来尝试臭豆腐的人不是没有。

而他们这一尝,好些人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爱上了这臭豆腐,经常询问什么才会有臭豆腐卖。

每当这个时候,同香香姑娘一起去摆摊的苏楠施便有一股自豪感,她喜爱的美食有这么多人喜爱,感觉她的口味还是不错的。

至于香香姑娘,她则会一再耐心同他们说明这个臭豆腐是每到初一十五才有得卖,不然不说做工赶不赶得上,她们二人也运不过去,这臭豆腐可是需要煎炸加调料,相当于要加个摊子的。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卖完豆腐的二人踩着黄昏下自己的影子,回到那个有人在读书等候她们的家,洗菜做饭(苏楠施不太会做饭,所以……),吃完刷碗,弹琴高唱,日子充实而美好。

苏楠施住在温家的时间一久,村子里自然也就有了关于她的传言。

由于村民们见她和温勋辰走得近,所以久而久之,便把她当成温勋辰未过门的媳妇,前去光顾她们生意的时候,还会调侃一句,喊她为秀才娘子。

然而日子过得越美好,苏楠施心里便愈发不安,她好害怕这种日子会突然离她而去,她是鬼,不是人,她和温勋辰之间横着一道鸿沟,他们二人之间会不会有结果,她很在意。

不过其实她完全可以一直以假装人的方式与他们兄妹二人生活下去,甚至是嫁给温勋辰,可是,在这之后呢?古人注重子嗣,喜结连理的男女势必要生子,可是,她和他之间能不能有孩子?生出来的孩子会不会是怪物?她都不得而知。

每天的日子就这样欣喜中带着忧愁,这天,温勋辰忽然把苏楠施约到温家附近的小片桐树林那,神秘兮兮的模样,勾起了苏楠施强烈的好奇心。

“千万不要睁开眼睛。”温勋辰接连几次提醒苏楠施。

“放心吧,我不会睁开眼睛的。”苏楠施嘴角勾着笑容。

其实她早就已经通过神识扫视得知温勋辰给她准备的生辰惊喜,那是一个用开得正盛的桐花堆叠形成的大爱心。

“可以睁开眼睛了。”温勋辰好听的声音在苏楠施的耳边响起。

苏楠施如他所言,睁开眼睛,即使早就知道他给她的惊喜,还是很实在地惊喜一番。

“这是你送给我的生辰礼物吗?”苏楠施脸上洋溢着笑容。

温勋辰也是一笑,心中无奈她的迟钝,回:“是也不是。”

闻言,苏楠施疑惑看着他。

温勋辰走向粉色爱心,从其中间取出一物,再回到苏楠施身边,郑重拿着那物,对她道:“你说过男女双方左手无名指套上戒指后,便成夫妻。”

他顿了顿,继续说:“虽说我手上的戒指很是平凡,但是看在我的诚意可贵上,施儿,你愿不愿意做我温勋辰的妻子?”

第一次听到温勋辰如此唤她名字,苏楠施失神片刻,须臾才反应过来他向她说了什么,更是惊愣了。

原来,她喜欢着的人,同时也在喜欢着她,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可是,可是为何他们二人之间身份不同?

她该向他坦白吗?说他喜欢上的其实是一个鬼。可是如此说的话,他们的关系会不会走向终结?虽然他不像其他读书人一样很认死理,但是突然要他面对一个超出他认知范围的事实,他会不会接受不了?

沉思许久,久到温勋辰心凉,以为她这是不答应,在想着如何拒绝他,熟料这么一想没过多久,他听到她说:“温#公子,其实……其实我不是人。”

温勋辰脸色一凝,以为苏楠施在开玩笑,问她:“你不是人又是什么?”

“我其实早就已经逝世,因为偶得机遇,所以如今成为一名鬼修,我其实是一个鬼。”她说着,虚幻了身体,以此想让温勋辰相信她真的是一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