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3章 断情

温勋辰见苏楠施现出真面目,饶是心理承受能力比别人强的他,也被小吓得往后退几步。

“鬼?原来这世上当真有鬼存在!”他停住后有些惊吓说。

“没错,这世上不仅有鬼,也有妖,或者也说是灵兽,当然还有以人为主要代表的修士,他们平均修行个将近二十万年,便能有机会成仙,只是他们不在我们如今所处的这个界面。”苏楠施见他的反应,心底一沉,话说得有气无力。

温勋辰消化消息,怪不得以前他家大树上的柠檬如此奇怪。

他沉默好会,先是不忍看苏楠施一眼,接着下定决心,与她撇清关系,道:“既然你是鬼,我是人,人鬼殊途,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刚才的话,你就当从未听闻过。”

他顿了顿,还是说出狠话:“你还是离开吧,不要再出现在我和香香眼前,我们身份不同,就不要互相影响对方的生活了。”

“难道就因为身份不同,你便放弃了吗?”苏楠施眼眶中泪水积聚,而温勋辰毫不犹豫回答是。

苏楠施一声轻笑,“认识一年多,难道你真的可以轻易放下?”

“不要再多说了,放不放得下又如何?我们不可能有结果。”

“不管如何,你赶我也罢,既然从一年前起我便已经下定决心,我就会坚持到你的想法改变,人鬼在一起没有结果,没有尝试又怎会得知?我在温家待了一年多,这一年多里你们身体也都健康,所以说并没有人与鬼在一起会折寿这种说法,如此,人鬼在一起又如何?”苏楠施想挽回他的心意,然而温勋辰话也没回便抬脚离开。

之后,苏楠施从温家搬离出来,这件事震惊了香香姑娘,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他们两个还好好的,不过片刻功夫便变得形同陌路人。

对此,她问温勋辰温勋辰也没告诉她原因,问每天在温家大门外苦苦等候她哥回心转意的苏楠施,她也没回。

这天,屋外下着大雨,屋内香香姑娘看着正在淋雨的苏楠施,急得对她哥说:“哥,这雨这么大,你不让苏姐姐进来躲雨吗?”

温勋辰双眼一瞟窗外的天色,掩下眼中别样的神色,回她:“放心,她不会有何事的。”

“怎么会没事?!一个姑娘家淋这么久的大雨,不会没事才怪!”香香姑娘气温勋辰不但袖手旁观,还言语冷漠。

“不管了,哥你不去请苏姐姐进来,我自己去!”她说着,准备拿伞出去。

屋外苏楠施见香香姑娘来到她身边,为她遮去倾倒的雨水,劝她入屋,出言拒绝她:“你哥还是不肯见我,我如何都不会进屋。”

香香姑娘无奈又心急:“苏姐姐你别管我哥,我哥的话就真那么重要吗?!你若再继续淋雨下去,会病倒的!”

“香香,你回去吧,别管我了。”

香香姑娘见劝不动苏楠施,只好对她说:“苏姐姐若是不肯进屋,那我便一直陪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最终苏楠施还是没有进屋,而香香姑娘也如她所言一直陪着苏楠施。所幸的是她的身体硬朗,撑着伞淋到的雨也不多,所以直到雨停,她的身体并无大碍。

如此每天天一亮便在温家门外等温勋辰回心转意,直到夜深人静之时,才悄然离去,很快便被村民们察觉到他们二人关系的恶化,成为他们唏嘘的对象,毕竟他们二人可是他们那些个人一致好评的一对啊。

大概两月过后,温家门外出现了一名女子,她来到苏楠施的面前,本是颇为得意不齿的表情,在见到苏楠施绝美的面容后,瞬间凝化。

片刻后,女子嫉妒不甘向她宣誓:“你就是那个被温#公子赶出温家的、被他们收留一年多的孤女?你听着,温#公子早与我有婚约,之前若不是我们一家搬离村子许久,使得消息知晓得有些慢,肯定是不会让你在我未来夫家待如此之久!破坏他的名声!”

她说着,也不管苏楠施有没有回答,接着说:“你一个孤女,难道不知道长时间在一个未婚男子家久住是一种很令人不齿的行为吗?你如今被主人家赶了出来,却还在这苦苦纠缠于他!到底是何居心?!”

苏楠施讶异于女子的话,因为她从未听温家兄妹二人提起过这事,她问她:“你当真与他有婚约?”

女子被苏楠施一问,很是得意回答:“自然,如今我们回来这,就是想与温#公子商量尽快完婚的事。”

她话落,温勋辰从屋内出来,他来到她们二人旁边,这令刚看到他的女子双眼放光,一脸的看到如意郎君的娇羞表情,令苏楠施恍如昨日,粗粗数数,她竟有两月多没有亲眼见过他了。

见温勋辰看向自己,苏楠施指着女子问他:“你与她之间当真存在婚约吗?”

闻言,温勋辰有些疑惑看向女子,后者向他说明:“温#公子,你忘了吗?在你的小时候,伯父可是为你定下过一门娃娃亲来着。”

经她一提醒,温勋辰恍然,同时眼底闪过不易被人察觉的轻嘲,他回答苏楠施:“她说的没错。”

轰隆,苏楠施的世界电闪雷鸣,原来他早就有未婚妻子,那他之前的向她求婚算什么?她自觉她是痛恨那些插足别人婚姻感情的小三,如今她却差点当了一回,这叫她如何能接受?可她对他情根深种,叫她如何成功退身?

苏楠施抿唇不语,她接受完女子得意面容的挑衅,转身离开了她这两个多月苦苦坚守的阵营。

而温勋辰望着她决绝的背影,心中闪过慌乱。为何他会觉得,此去一别,不论今生还是来世,他们再无可能。

经此一插话,后来温家大门外再也没有一个容貌空前绝后的女子出现,永远永远。

远离温家,苏楠施一个鬼漫无目的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任凭周围人的目光再怎么炙热,也无动于衷,仿佛丢了魂似的,只是一味走着。

忽而,一只穿着华丽衣服的手出现在她的眼前,才总算令她的思绪回归。

“美人,到我府上做客如何?”说话的显然是一个花花公子,他两眼泛光,满脸的惊艳之色,只差没有流口水了。

花花公子见苏楠施只是无所谓看了他一眼,便继续走她的路,于是追随着她的脚步,继续拦截她。

“别挡路。”苏楠施语气极淡。

“诶,美人,别这么生分,咱们来交个朋友如何?”

这时,花花公子的两个手下同他一齐拦住苏楠施,逼她不得不停下来。

“不如何。”她渐渐变得不耐烦。

围观路过的百姓见他们这边发生的事,见搅事的又是城里有名的专门调戏良家妇女的花花公子、兼县衙大人的宝贝儿子,都敢怒不敢言,只能暗自期盼苏楠施好运了。

“哟,原来是个冰雪美人呀,不过小爷我更喜欢。”他语气很是欠揍,于是苏楠施把他揍了。

“美人,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小爷我是谁吗?说出来也不怕吓坏你!小爷我乃……”他话还没说完,再次被苏楠施揍了。

“好烦。”打人的苏楠施只给了他这二字。

“嘿,你竟然还敢打我?!”他说着,猥琐一笑,又说:“不过打是亲骂是爱,你打了我两次,可就相当于亲了小爷我两次,怎么样?要不要小爷我对你负责?”

苏楠施一听他的话,额角突突地跳起,心想很好,他已经成功惹怒了她。

本想继续狠狠揍他,但临到手前苏楠施改变了主意。她对着他的那两个手下偷偷使用了法术,使他们迷失了心智,一个劲地去揍那花花公子。

“既然打是亲,那便让他们二人好好亲够你吧。”丢下这句话,苏楠施头也不回就走了,留下被二人围攻狠揍的花花公子的接连不断惨叫声,以及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的阵阵叫好声。

心底悲伤的情绪暂时被不愉快的情绪所打乱,苏楠施穿过人群,继续成为各种惊艳视线的汇聚点。

许是终于不耐人们的目光,苏楠施刚想找一处地方变成普通人的样貌,却在寻找的路途中遇到一起接亲队伍。

本来遇到接亲的队伍也没什么,但谁叫那接亲新郎是苏楠施认识的?那不是小芙的公子的相好吗?他居然成亲了?他们二人不是说好的今生都不娶妻的吗?

苏楠施还没感叹诺言的不靠谱、人心的多变,听觉相对于普通凡人来说要好得多的她,听到有人在谈论戏子陶公子的一些言论,其中就有他在一个月前逝世的消息。

闻言,苏楠施心中颇不好受,怎么说陶公子与她好歹相处了七年,他这一去,恐怕最伤心的莫过于小芙吧?她喜欢了他七年甚至更久,知道他心有所属,除了祝福还是继续偷偷喜欢着他,如今,她也不知如何了。

苏楠施犹豫许久,最终还是重新变为一只萨摩耶,重回秋宴剧院去看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