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4章 男主出场

当一只白白胖胖的小白狗再次出现在秋宴剧院里时,剧院里苏楠施的那些旧识颇为惊讶地看向她,其中一人还问她道:“你是小狸吗?你就是小狸吧,可是小芙说你不是已经意外身亡了吗?”

闻言,苏楠施没有理会她,她寻着记忆中的路线,留下一群一脸还惊讶的人,去找小芙了。

也许天意如此,她与小芙之间注定会重遇,所以她回来的时间,正好赶上小芙就要离开秋宴剧院的时间。

一见到苏楠施,小芙先是惊喜,之后便是说不尽的哀愁。

答应与她一同离开,她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听她心声的对象,向苏楠施吐诉了苏楠施离开后这一年多里发生的事情,而毫无疑问,这其中大多都是与陶公子有关的事情。

“小狸你知道吗?公子他死了,死在那个困了他一生的地方。我还记得,那晚的表演,是他一生之中舞台上最最耀眼的时刻,那是多么的令人惊艳,可他的神情充满哀伤,我早该想到的,想到那晚他的不同寻常。也许,若是我早点发现他的异常的话,他就不会……不会做傻事了。”

听着小芙伤心悔恨地讲诉关于陶公子的故事,苏楠施只能无声安慰她,她自己此时也身在情伤当中呢。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在别人眼里,或许横在我和公子之间的是如此一道槛,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与公子永远不可能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投错了女儿身。”她苦笑。

许多许多年之后,在一棵老槐树下,一群小孩子围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嘴里不断喊着着:“婆婆婆婆,我们还想听故事。”

满脸皱纹的老婆婆闻言,手习惯性地摸向一直跟在她身边的白狐狸,满脸笑意,慈祥回答他们:“好好好,那婆婆就再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小乞丐,他四处乞讨,有一顿没一顿,时常饿着肚子。后来,他遇到了一路过的戏班子,里面的班长对着他说:‘你想跟着我学习唱曲吗?’

小乞丐当时就问他:‘学习唱曲就不会饿肚子了吗?’

戏班子班长给了他一个满意的回答,他说:‘是。只要你终身都留在戏班里,就永远也不会饿肚子。’

小乞丐一听,只顾着不用再饿肚子了,立马点头答应跟他走,于是从此便再不能脱身。”

“婆婆,那小乞丐后来有没有再饿肚子啊?”有个小孩打断了老婆婆的讲述。

“饿肚子倒是不会,只是那个戏班刚发展,起初只能让他勉强填饱肚子而已,不过后来啊,戏班发展壮大,小乞丐便每天都能吃饱喝足。”

小孩知道了小乞丐不会饿肚子了,开心得继续听老婆婆讲故事。

“进入戏班后,小乞丐每天都早早的起床,练习班长要他练的东西,虽觉得苦,但还是咬咬牙挺了过去,长此已久,得到了班长的青睐,着重培养他。

而他也不负班长所望,发展成了戏班里的顶柱,让戏班越来越壮大。

可是,戏班壮大之后,班长从别处挖来一个戏子,埋没了已经长大成人的小乞丐,使之郁郁寡欢,但他也没有去与那个戏子比较什么。

日子在缓慢流逝,小乞丐本以为他的人生一直都将会是平平淡淡、毫无期望过着,直到生命终结,可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让他心动的人,这日子才有了盼头。

只是,虽然两人相爱,但却不能相守,因为小乞丐喜欢的人的父母不允许他们在一起,所以不肯忘记对方的两人便偷偷私下见面,如此几次,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对方的父母以死相挟,小乞丐喜欢的人最终还是妥协,依照父母的要求,准备与他人成亲。

当小乞丐知道消息时,心中虽然有伤心,有恨,但最终都化为了祝福。

他邀请对方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他特意为他而唱的戏曲,而对方也不顾阻拦去了,看到了小乞丐最惊艳的时刻,也留下一生中永远也无法让他忘怀的记忆,不止因它动人,也因这惊鸿的时刻,是建立在小乞丐生命基础上的。

没错,小乞丐死了,他当晚自杀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有美好的未来,作何要自杀,可是他们不知道,对于小乞丐来说,他的人生如同一湾死水,而能给他波澜的人,却不能与他相伴,这把早就已经厌世的他,推上了悬崖的边缘,并且毫不犹豫纵身跳了下去,了却平凡一生。”

小孩子们听了老婆婆讲的故事,心思单纯的他们只是为班长的有所厚爱而痛恨,为小乞丐二人的相爱却不能相守而可惜,但是感慨过后,很快就抛在脑后。

“婆婆婆婆,为什么您孤单一人呢?我娘跟我说过,婆婆没有成过亲,那婆婆为什么不成亲呀?我和小伙伴们经常玩成亲游戏,可好玩了呢。”一小女童天真地说。

老婆婆听后沉默了一会,依旧慈祥说着:“因为婆婆喜欢的那个人,已经去到另一个世界,而婆婆忘不了他,所以明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却还在等待,就像是,就像是在等待玉石花开。”

不知过了多久,小孩子们被各自的父母唤回家吃饭,很快就又剩下老婆婆一人。

她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低头看向她怀中的“狐狸”,低声说:“都说我一个人很孤单,可是我觉得,有你陪伴在我身边,这岁月啊,也就那么一回事。”

当天夜里,老婆婆小芙坐在太妃椅上,怀里依旧抱着“狐狸”苏楠施,手上均匀性地帮着顺顺“狐狸”毛,眼睛望着窗外思念的月色,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戏曲。

许久,她的手渐渐不再动弹,眼睛渐渐闭上,从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苏楠施化为人身,她看着好像睡着的小芙,嘴里念着:

“风月亏欠了最最痴心的人,

仅留下光阴与我温存,

平生情深留给了草木城村

和你剩的点点余温。”

她想,用这歌词来描述小芙的这一生,怕是再合适不过了吧?

寒冬雪飘,灯火阑珊,十五的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

周国京城街道上喧闹无比,小湖桥下有许多人在放花灯,各色各样的花灯在湖面上飘飘荡荡,看起来美好极了。

不远处,街头叫卖糖葫芦的小贩声音断断续续响彻其中。人群中,灯光下,一少女停留在某一小贩前,双眼亮晶晶地看着稻草靶子上色泽靓丽、颜色鲜红的糖葫芦。

“这个一支要多少钱?”苏楠施问那卖糖葫芦的小贩。

“不……不用钱。”小贩满脸惊艳之色,说话也变得不利索起来。

“怎么会不用钱呢?你不用生活的吗?还是说你家里很有钱,只是以此来体验一把人间疾苦?”苏楠施问他。

小贩被她说得不好意思,有一眼没一眼害羞瞧苏楠施,嘴甜说:“仙子来买就不用付钱。”

苏楠施一愣,继而一笑,笑容闪花了小贩的眼。

她接过小贩递来的糖葫芦,小嘴轻舔几口,无意间看到了小湖桥上一对男俊女俏的夫妻,与油纸伞下身披斗篷的怀着身孕的女子来了个对视,刹那间,竟让她觉得女子的脸色好奇怪,好像她以前认识过自己。

甜美的笑容浮于脸上,苏楠施对着她俏皮一笑,像是窥探了她心中的秘密似的,舔#起手中的糖葫芦,转身迈着雀跃的步伐离去。

嗯,她是知道女子的一些事迹,她知道糖葫芦是她带来这个世界的;知道巧克力是她最先制作的;知道立体剪纸是她最先创作的;知道奶油蛋糕是她最先销售的……

那名怀着身孕的女子,不就是从她之前意外到过的名为地球的世界过来的吗?女子的那种情况,不就是像现代网络种田小说用惯套路的穿越吗?

苏楠施一路而行,路上的游客接连被她的容貌惊艳住。

她也早就习惯如此目光,丝毫没有不适感继续走她的路,吃她的糖葫芦,还做贼似的把山楂籽偷偷吐在地上。

在她走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时,本来不会去回看看她的人的她,目光停留在一“呆”在原地看她的男子。

见男子久久不曾移开目光,苏楠施略过他的半边脸带着凤凰的面具,眨眨眼,重新把目光用来看路,继续走她的大道。

而当她从十字路口拐弯没过多久,她的手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当下立马回头看向来人,发现是那个带戴着面具的男子。

一阵沉默,男子好听的声音传入苏楠施的耳中:“你不理会为师了么。”

苏楠施惊讶,回他:“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

男子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好看得天怒人怨的脸,道:“那现在呢?记起为师了吗?”

短暂被他的容貌惊艳的晃神时间过去,苏楠施刚一摇头,整个人开始慢慢虚化,接着淡化消失,从男子的眼前消失了。

消失前,苏楠施看见男子惊慌失措的样子,嘴里好像还说着什么,可惜她已经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