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5章 再到凡间

入眼之处,蓝天白云,鲜花绿地,还有大片的桐花树林。而见此桐花盛开状况,苏楠施眼神闪烁,掩下眼底的暗伤,含笑望着向她走来的许久不见的苏楠蓝。

“鬼姐,你去哪了?怎么一去就是两年多?你知不知道,在这两年多里,我有多无聊啊。”苏楠蓝满脸兴奋,但说话语气却是颇为抱怨。

“我无意间去了趟凡间,因为在那边碰到了一些事,所以耽搁了回来的时间。”苏楠施如此说道,然而事实上她还没有想着要回来幽冥之域这里,她也不知怎的自己就突然回来了,这里死气沉沉的,她还没享受够凡间的生气,即使这里有其他界面所没有的花开盛况。

苏楠蓝一听苏楠施原是去到凡间,双眼发光,问她:“鬼姐,我也想去凡间,不如你带我去吧?”

“我应该是可以再出去,至于你,若是修为还没到筑基期的话,怕是还不能够离开这里。”苏楠施回道她,使得她整个鬼瞬间颓败。

“啊?那我要等到何年何月啊?我现在还不到练气二层的修为!”

“专心修练,很快就会到达筑基期的!”

“鬼姐,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筑基期才可以出去啊?”苏楠蓝还是不放弃去凡间的念头。

“因为若是修为不够筑基期的话,鬼修是不能够待在阳光底下的。”苏楠施曾经就不信她神识里的那些东西,试验过一次,差点灰飞烟灭。

“啊?这样啊。那我们在凡间的晚上再去不行吗?”苏楠蓝还是不死心。

苦于她的死求活求,苏楠施无奈之下答应了。

二鬼准备一到凡间夜晚时刻便动身出发,不过此刻两鬼却是无所事事,正想去修练时,苏楠施忽然看见域外之境里的一棵年岁最长的桐花树发出一阵白光。

苏楠蓝见苏楠施惊疑,向她解释说明:“鬼姐,自从你走后没过多久,这棵桐树就一直时不时地发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楠施靠近桐花树,伸手去触碰它,却在一碰到的刹那,心中酥麻感袭卷。

她当下收回手,眼神不明看着它,等到它黯淡下去许久,才转身离开去修练。

幽冥之域一天,凡间一月,所以二鬼总是没能把握住凡间黑夜的时间,最终好不容易才挑了个时辰便去。

轻车熟路,得益于苏楠施以前没少偷偷溜去人世间,所以二鬼很快就到达凡间,而许是苏楠蓝的运气不太好,她们瞬移到达的时候,凡间正值晌午十分,差点没把她晒得灰飞烟灭。

“鬼……”苏楠蓝刚想叫苏楠施一声鬼姐,却被她的一记眼光吓得吞回去。

“好嘛,不叫你鬼……就不叫。”她瘪嘴,继续说:“小施姐,原来有伞我也可以在白天出现,那我们先前干嘛一定要等到晚上啊?!”苏楠蓝颇为埋(mán)怨苏楠施的知情不说。

闻言,苏楠施无奈她的好玩性子,回她:“你没见你刚才差点灰飞烟灭了吗?”

“可是小施姐你不是及时为我撑伞阻隔强烈光线了么?”

“你还说及时,若是我不及时、若是你在白天撑伞时,万一伞突然坏掉或被别人扯掉,那可如何是好?总之,虽说有伞我们一样可以在太阳底下存在,但是这种行为举止是危险的,我们不能轻易让我们处在危险境地之中。”苏楠施苦口婆心。

“好嘛,我知道了,可是现在我们既然都已经来了,不如就别等到晚上再逛凡间行嘛?”苏楠蓝向苏楠施撒娇。

苏楠施挑眉,想当初她还叫她鬼妹来着,一副颇为大姐大的姿态,如今她不仅叫她姐,还向她撒起娇来,这转变可真是让她有些适应不过来啊。

最终,两鬼各自撑着一把伞(储物袋在手,什么死物不能装?),走在郊外田野上,打算往城里赶去。

二鬼在路过一乱葬岗时,苏楠施忽然停住了脚步。

见此,苏楠蓝好奇问她:“小施姐,你怎么了?”

苏楠施蹙眉,说:“我感受到了一股怨气。”

苏楠蓝闻言惊讶好奇,她脑袋向乱葬岗四处乱瞄,对于看到的那些或死状惨烈,或身体腐败的尸体无甚害怕恶心感觉,眼睛毫无负担地只想找到怨气来源尸体,不过由于她的修为还低,找了许久愣是没有找到。

“别找了,那具穿着红嫁衣的新尸体便是怨气来源尸体。”苏楠施向苏楠蓝指明。

她正说时,新娘尸体上飘浮出一个鬼魂,双眼满是不甘悔恨看着她的尸体,直到看到苏楠施她们向她鬼魂看过去的时候,本以为只能她看到别人,而别人看不到她的她,双眼顿时充满希冀。

她朝她们飘过来,站在她们的面前,发出柔弱惹人怜的声音:“二位可是能看到小女子?”

老实说,苏楠施刚一听到她的声音,心里是不喜的,虽然她的声音为多数人尤其是男人所喜,但是她就是很讨厌这样的声音。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如此讨厌,总之她的心底最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拥有这种声音的人,是她一生之中最痛恨的人。

掩下心中的不喜,苏楠施朝她点头,苏楠蓝则是大咧回道:“没错,我们都能看到你。”

女子怨恨脸色转喜,接着朝她们二鬼跪下,并请求她们帮忙:“小女子请求二位姐姐帮忙!求二位姐姐为我报仇!”

“我们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替你报仇?”苏楠施拒绝她。

倒是苏楠蓝一脸跃跃欲试之态:“好啊好啊!你说说,你要我们姐妹二人帮你何忙?如何帮你?”

女子听了苏楠施的话后先是失落,接着听到苏楠蓝的话后转变为惊喜,但是还是不确定看了苏楠施一眼,说道:“小女子本是晋国将军府里唯一的嫡出大小姐,幼时便没了母亲,而父亲常年征战,因而幼时是奶娘在‘精心’照顾的我,于是出于感恩之心,我把奶娘的女儿苏清当作亲姐姐来看待,锦衣玉食供给于她,我有什么,她便有什么。

我与湘王府的王爷有一纸婚约,在大婚当天早晨,苏清把我骗去一个清静无人之地,对我下了狠手,当时我就很是不解,不明白她为何要如此对我。

直到她告诉我她嫉妒我的出生,嫉妒我的受人敬仰,嫉妒我可以嫁给她喜欢的湘王,嫉妒我的一切一切,所以她才会想要夺走我的一切,只要我死了,她就可以成为将军府里的女主人,可以嫁给湘王,可以享受一切我所享受的物质生活。

听此,我很是为她的想法心痛,我不知道为何她会认为我死了她就会拥有我所拥有的一切,直到她亲口告诉我,她是我父亲与娘奶生的女儿,当时我就惊呆了。

她大概见我仍是一副要恨不恨的模样,又告诉给我所知,我母亲弟弟的死皆是她与奶娘的手笔,在看到我露出痛恨她的表情来,她才终结我的一生。”

女子慢慢述说,身上的怨气不知不觉消散了些。

她继续说道:“她可以怨恨她的出身,可她千不该万不该把魔爪伸到我们身上,我们又有何错?我们就该为她的不甘陪葬吗?”

苏楠蓝挑眉:“看你起初还是怨气很大的模样,我还以为你多恨那些个害你的人呢?如此听你说来,你究竟要不要我们替你报仇?”

女子立马接口:“我怎能不恨?她无故杀了我,杀了我娘、我弟弟,我怎么不恨她?!”

“哦?那你想怎样?”苏楠蓝说。

“我想让她的罪行公之于众,让世人看清她的真面目,要她和她娘为她们所做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说着,激昂的语气渐渐虚弱下来,“我想让父亲知道,因为他的不管不顾,因为他的引狼入室,因为他的一朝失误,他正当的家人,一个个都命丧黄泉。”

苏楠蓝又是挑眉,其实她也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她无非就是想借着女子的身体在阳光下自由畅行。

“好,我可以帮你,只不过你的身体我要借用了。”

女子闻言看向远处她的实体,苦笑:“它都已经不属于我了,姐姐要如何用便如何用,只不过,姐姐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

她说完,消散在苏楠施二鬼眼前。

“你真的要帮她完成她的遗愿?”苏楠施问苏楠蓝。

苏楠蓝走到女子尸体旁,一个施法,便入住到女子尸体里。

她伸展有些麻木的手脚,动动指关节,摇晃几下脑袋,回苏楠施:“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有说过一定要帮她完成。”

苏楠施不认可她的行为,说:“你既然已经答应了她的请求,就要尽力去做到,做鬼怎可言而无信?”

苏楠蓝蹦跶几下身体,朝着城里的方向奔去,却在半途转身,往后对着苏楠施不甚在意地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可是小施姐你想啊,即使我不答应帮她的忙,她的尸体也是暴露在这荒郊野外,等着腐败,这样一来,我还是可以在不答应她的请求条件下,想如何用便如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