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37章 嫁人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去湘王府!”苏楠蓝的声音响彻整个将军府。

“小姐,你与湘王早有婚约,先前大家以为你惨遭人毁容暗杀,虽没过门,人家湘王也是按正妻之礼操办你的丧事,这事你随便出去打听一下便可得知。如今小姐你既然没事,这还没过完的成亲礼节自然该过完。”苏清在一旁劝慰她。

中年男子,也就是苏楠蓝现在所用的身体的父亲刘天,晋国的第一大将军,他在听闻了苏清的话后,眉头皱了一皱,但也没反驳她的话。

他说:“是啊,女儿,虽说为父舍不得你出嫁,可这圣命难为啊。”

苏楠蓝一听他开口,当即没给他好脸色,她一副被欺骗的样子,愤怒道:“当初你也没说过我还要嫁人,我才跟你回来的,如今如此是要闹哪样?!”

刘天无辜:“女儿你当时也没有问过为父这个啊。”

“我没问你就不会说吗?还有,你明明说过会给我十足十的自由,可是我听婢女说了,嫁了人的女子出入还要受这个所限受那个所限,啊!啊!啊!我不管,我就是不要嫁人!”

“这就是你当初随便答应人家请求的后果,你还是乖乖去成亲吧。”变成普通人看不见、也听不见她说话的鬼魂之体的苏楠施在旁幸灾乐祸。

“还有,拜完堂之后的洞房,可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呐,万不可错过啊~”苏楠施继续煽风点火。

“啊!啊!啊!我不要什么成亲!更不要什么洞房!”苏楠蓝奔溃大叫,她可听说过洞房之事,想当初她在幽冥之域时,经常听见好些女鬼提到过洞房是女子身在人世间最痛苦的事,她们就是因为这个才来到黄泉路的!虽然她们说的词好像不叫洞房,但是意思也差不多了。

“小施姐,你去替我嫁了吧!我不要洞房!”她双手虚抓住苏楠施,说着说着竟带了些哭腔。

“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对着空气喊人?!而且喊的人的名字还是为父不认识的人的名字!”刘天以为她的傻病又犯了。

“小姐叫的可是洗衣房的粗使丫头的名字?”苏清对于她的举动也是当成神经病一样看待。

“才不……就是洗衣房的粗使丫头。”苏楠蓝听到苏楠施要她承认的话,于是临到口时改了话。

在旁两个活生生的人一听,一致觉得苏楠蓝的脑子出了些问题,不过还是苦口婆心劝她嫁人。

而苏楠蓝一直强烈反对,但反对无效,她被刘天、苏清以及苏楠施逼着,最终只能乖乖等着出嫁。

然而出嫁前晚,苏楠施没有一直在监督着苏楠蓝,即使刘天有强强兵力把守,却还是被她给逃了出去,只剩一具躯壳。

出嫁这天,前来打扮新娘子的下人推开苏楠蓝房间的大门,走到她的床边,轻轻摇晃她,以此想叫她起床,可是她摇了许久,苏楠蓝愣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因为前些日子的经验,几个下人知道她自从“死了”一次之后便喜欢赖床,得需旁人叫她晃她许久才唤得醒,于是多叫了片刻功夫,直到发现她们叫她起床的时间比平常多了许多,才大着胆子查探起她的身体来。

有一下人探了探她的鼻息,第一次以为是自己紧张没有感受好,于是镇定下来再次一探,终于忍不住尖叫:“啊!小姐归西了!”

其他下人一听,瞧了一眼她们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的苏楠蓝苍白的脸,随着那尖叫的下人一同吓得跑了出去。

闻言赶过来的刘天人还没到,声音便响起:“我的儿啊!你怎么不同为父打一声招呼就就与为父永别了啊!”

他脚刚一踏进苏楠蓝房间的大门,悲伤的语气骤变,惊疑道:“女儿,原来你没事,没事就好!”

刘天反应过来下人禀报的消息有误,整个人瞬间气势冷冽。他叫来管家,语气冰冷:“今早伺候小姐的几个下人口无遮拦,胆敢诅咒小姐死亡,当杖毙。”

管家对于他的过度惩罚似乎早已见怪不怪,语气平常应下。

倒是坐在床边顶替苏楠蓝岗位的苏楠施听到刘天的话,被惊到了,她没有想到他这样一个如此包容原身刘婉的父亲,居然会如此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不想让几条生命白白流失,苏楠施出口劝说:“父亲,那几个下人也是无心之举,父亲何必取了她们的性命?更何况,今天是女儿的大喜之日,也不怕晦气?”

刘天变脸极快,瞬间阴转晴,惊喜笑道:“女儿啊,你总算肯喊为父父亲了。”

苏楠施一噎,当即转变说话方式,说话大咧:“你放还是不放。”临时扮演也要扮得像,不然别人容易把刘婉当成有精神分裂症的人。

刘天喜色还没下去,又见她同最近的说话语气一样,失望是有,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喜意,说:“女儿还是同以往一样善良,怪不得那些百姓那么爱戴你,好,为父听你的话。”

红衣加身,红盖头盖上,苏楠施刚一被新郎湘王黄欲羽扶着上花轿,立马便离开刘婉的身体,企图去把那只临阵脱逃的鬼给抓回来。

好在是在白天,苏楠蓝能去的地方很少,她很快就被苏楠施抓到,当下被三七不管二十一的苏楠施拖着就要往花轿里送。

可是问题来了,她要怎么把苏楠蓝送进花轿?她自己是相当于隐身状态,可是苏楠蓝即使也可以想让普通人看到她便让普通人看到她,不想让普通人看到普通人就看不到,但是她头顶上还有一把伞啊!她要怎么把她悄无声息地送进花轿?

苏楠蓝也发现了这种境况,她无奈笑笑:“看吧,这堂还是得你去拜。”

苏楠施咬牙:“我才不拜!这破事又不是我答应的。”

苏楠蓝装委屈:“小施姐,你竟然爆粗口了,我是年少不懂事才会摊上这么一件事,可是我早就说了我们其实可以远走高飞的,只是你不肯罢了,现在还要我去死,你好没良心。”

“什么我要你去死?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你非要逼我嫁给那什么湘王,不就是要我去死吗?”

苏楠施就好奇了,她问她:“嫁给湘王怎么就是要你去死了?莫非你有心上人?知道摆脱不了嫁给他人的命运,所以想以死明志?”

“啊,我才没有心上人呢?”苏楠蓝小害羞。

“那你给我说说嫁给湘王怎么就是要你去死了?”

当苏楠蓝把她在幽冥之域听到的那番话告诉给苏楠施,苏楠施无语好一阵子,拜托!强奸和洞房根本就是两回事好么?!

“那我也不想嫁给他,我要自由,要自由!”苏楠蓝举起一只胳膊摆加油状。

“你要自由我就不要了?记住,这件事是谁答应下来就要由谁去做!”苏楠施才不愿被束缚。

苏楠蓝颓废:“要不是小施姐你非同我说什么答应别人的事可以不一定要办到,但一定要尽全力去完成的大道理,这会我早就远走高飞了,不要那身体也罢!”

苏楠施叹气,退让一步,说:“你嫁给湘王之后,我可以替你当几天刘婉,届时你想去哪便去哪,不过,这堂还是得由你来拜!”

苏楠蓝心里虽还是不愿,但也妥协了,于是两人就在商量如何把苏楠蓝送上花轿。

好一阵功夫过去,苏楠蓝总算回到她该待的地方,苏楠施也就松下心,她差点就要同陌生男子拜了堂,差点就要浪费了人生第一次拜堂的宝贵机会,好险~这堂呐,总该是要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拜才好。至于苏楠蓝?这是她自己惹的事,自然由她来承担,更何况她也不是叫她和那湘王成为真夫妻。

送入洞房,苏楠蓝掀开盖头,往屋顶上一望,小声对着那说道:“小施姐,你在那吗?”

许久,她没有听到回音,不禁想鬼魂魂体出体时,一只猫跳了进来。

“哎?猫?”她小声嘀咕。

忽而,她听见她眼前那只猫口出人声,说着:“小蓝你不用想着逃跑了,你的新郎官今晚来你这走走过场便会离开。”

“你是小施姐?!你怎么变成猫了?还挺像的,毛绒绒的,我都想抱抱了。”苏楠蓝惊奇,说着便要去抱苏楠施。

“哎,你别动手动脚。”苏楠施跳开几步。

“好吧,不抱就不抱,你以为我稀罕,这种猫,我想要有几只就有几只。”

苏楠施不置可否,这好看的灵兽猫类修仙界倒是有不少,可是同现代一样的布偶猫就不见得了。

“对了,小施姐你还没回答你没事好好的‘人’不做,干嘛变成猫?”

“修练。”苏楠施给了她两字。

“修练?修练变身术吗?可是也不用一直变身啊。”苏楠蓝不解。

“我也不解,反正功法上说要想自己幻化出来的实体动物能有超乎其本身攻击的攻击力,还需得以动物身加以修练才行。”苏楠施用她可爱的大猫眼看着苏楠蓝。

苏楠蓝被萌到,但还是不觉抽了抽嘴,心想苏楠施被坑了几次,还是一如既往地相信她脑子里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