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43章 这位姐姐我曾见过

苏楠施走上前,那边互相抱在一起的男女已经分开。男方客气失礼姿势,女方则一脸娇羞。

“小……王妃,您没事吧?”今天出现的婢女小池一脸担忧地看向苏楠蓝,眼神还时不时地撇向周围的吃瓜群众,生怕他们说出什么她家小姐不守妇道的话,所幸的是并无。

忽而,她的眼神落在苏楠施身上,带着一脸惊艳之意,扶着苏楠蓝的手也不觉加重了力度,把还在娇羞与搭救她的男子客气互相答话的苏楠蓝的思绪给拉回那么一丝。

“干嘛?小池。”苏楠蓝揉揉被她抓得有些生疼的手。

小池回过神来,得知自己的失礼,当下向她解释:“没有没有,王妃,小池不是有意为之。”

她说完,等着被苏楠蓝一阵责骂(发牢骚),熟料她却不以为意,转头又在同男子搭话。

见此,苏楠施觉得她的心被扎得生疼,她这么一大个亮点,苏楠蓝她居然没有看见她!究竟是谁埋怨她久久不与她联系?见色忘义的鬼!

她双手交叉抱胸,用一副塑料姐妹花的眼神看着那边依旧在搭话的两人,心里冷哼,她倒是要看看,她能无视她到什么时候!

“这位姐姐,咱们又见面了。”忽然,苏楠施的面前窜出一个人影。

苏楠施没有想到在凡间除了苏楠蓝淳于洛之外,还有人认识她,所以突然被一吓,稳定心神后看到来人,稍微想上那么一点,便道:“原是那天的大哥啊。”

少年秀美的脸一僵,下意识往后看看那边相谈甚欢的两人,又转过身,回她:“姐姐说笑了,那天令姐……噢,不对,应该是说义姐或者是朋友。”

他说着,想看苏楠施的反应,见她回了个“路人”,虽讶异,但还是接着说:“那天令路人的玩笑之语,姐姐怎么还挂在心上?”

苏楠施也觉得人家少年皮肤明明嫩得可以掐出水,嗓音还在公鸭嗓时期,自己学着苏楠蓝喊他大哥是有些过分了,毕竟他一口姐姐“甜甜”喊她而不是喊阿姨大婶。

“这倒是姐姐的不是了,对了,姐姐该如何称呼你?”苏楠施向他表示歉意。

少年一听苏楠施的话,脸上闪过一阵失落,他道:“姐姐难道不记得了吗?那天分别前,我有向姐姐自报过门户。”

“啊?是吗?”苏楠施一阵尴尬,可能那天她以为他们从此之后不会再相见,所以没有用心记吧。

“我乃周国徐候府的养子徐南桑。”少年失落有余,还是自我介绍。

“原是南桑小公子,失礼了。”

“姐姐此次难道也不愿告知于我所知姐姐的名讳吗?”

苏楠施还是尴尬,上次走的急,恐怕是忘记回报名字了,不过不是说在古代男子不可轻易问未嫁女子的闺名吗?

“苏楠施。”苏楠施还是把名字报给他。

得了名字,少年面上重新染上喜意,而苏楠施则一脸莫名其妙,她刚刚听到什么了?她竟然听到淳于洛传音给她说要她与这南桑小公子保持距离,说是他意图图谋不轨。

可他图谋不轨她啥?金钱?她木得钱,她比他还穷;地位?她木得地位,她无名小卒一个;美貌?嗯,她自认为自己长得不赖,可他们二人这年龄差?就表面显露的年龄,她也至少比他大个四五岁好吧,姐弟恋在古代,很盛行?

“姐姐?”少年徐南桑抬手在苏楠施双眼前晃悠,企图拉回她的思绪。

“嗯?”苏楠施总算回过神来。

“小施姐,你怎么在这?”苏楠蓝总算察觉到苏楠施的存在。

“咦?那天那位大哥怎么也在?”苏楠蓝继续说。

徐南桑闻言内心呵呵一笑,回答:“与家兄一起出游,碰巧罢了。”

“哦。”苏楠蓝表示没有什么话要接下去了,她刚想再与苏楠施说话,却又听见他说:“不知湘王妃与家兄聊得可欢?”

“家兄?”

“北杨公子是大哥你哥?”苏楠蓝反应过来。

“北山有杨,南山有桑,徐北杨,徐南桑,大哥大,家父取名甚是妙啊。”苏楠施忽然开口。

徐北杨:……

“什么大哥大?小施姐,你睁大眼睛仔细瞧瞧,这位公子如此俊俏,脸蛋如此细嫩,怎能被赋予大哥这般一听就很显老的代称!”苏楠蓝企图纠正苏楠施的叫法。

“大哥,这位是苏姐姐,我之前结实的那位。”徐南桑向徐北杨介绍着,暗自朝他眨眨眼。

徐北杨这才同苏楠施打起招呼:“苏姑娘,家父取名确是不错,不过这声大哥大就免了,姑娘可同家弟一般唤我做大哥。”

“大哥就稍显不妥了,我还是唤为徐大哥吧。”苏楠施说。

“喂,你们。”旁边的苏楠蓝很是郁闷。

苏楠施这才理她:“湘王妃怎么不在府里?怎么出来……”怎么出来同男子搞在一起。

“府里太闷,出来逛逛,那谁也是同意了的。”苏楠蓝回答这种问题回答习惯了。

她话音刚落,远处似是有人在说:“快看,王妃在那!可算找着了,这下不用不好向王爷交代了。”

这时,她旁边的小池才开口:“王妃,他们追过来了,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快跑啊!”苏楠蓝撸起袖子,打算开跑,不过还不忘向徐北杨告别:“北杨公子,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她一下跑出去老远,末了,还丢下一句:“小施姐,别忘记你说过的话啊!”语毕,人便不见了踪影。

余留原地的三人看着她远去,又看看以极快速度追过去的湘王府下人,互相对视,果然不出他们所料,不过片刻功夫,他们便听到了苏楠蓝大喊大叫的声音:“放开我!都说了我不回去!”

收回目光,苏楠施露出得体的笑容,同徐北杨徐南桑告别。

“诶,姐姐。”徐南桑出声。

苏楠施转身回眸,夜晚橘黄色的灯光照射到她的侧脸,时光仿佛凝滞。

“何事?”苏楠施小偏头,浅笑。

徐南桑晃神,垂眸,再抬眸,对她说:“姐姐,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苏楠施闻言,不知想到什么,笑意更深,回他:“有啊,梦里。”

她说完,也不顾他的反应,回头,迈着轻快的步伐,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离开了。

而如若人细细一闻,便可知晓其曲词,乃是:绿纱裙,白羽扇;珍珠帘开明月满;长驱赤火入珠帘;无穷大漠,似雾非雾,似烟非烟。

徐南桑望着苏楠施远去的背影,许久才对他身旁的徐北杨道:“大哥,你刚才有没有看见苏姐姐旁边有一道白衣男子的身影?”

徐北杨收回赞赏的目光,讶异回他:“苏姑娘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南桑,你眼睛看花了吧?”他说着,轻声取笑他起来。

徐南桑摸摸脑勺,觉得徐北杨说得有理,自嘲一番自己,便跟随着徐北杨的步伐往与苏楠施相反的方向行去。

苏楠施一个鬼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她一双眼睛忙着观看晋国京城繁闹的晚间景色,没有注意到向她飞驰而来的人。

一个刹那,一个转圈,一把匕首搁在她的脖间,使她不禁自己控制地有些慌叫一声。

“你们再敢过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黑衣人抵着苏楠施脖子的刀稍稍往上那么一提,可惜的是,追捕他的下达命令之人看不到他的动作。

“一个子民,若是能以她的牺牲换得晋国全部百姓的安生,此乃之荣幸。”湘王黄欲羽满脸冷漠。

黑衣人一听,手上一抖,显然是相信黄欲羽是不会顾及他此时手上抓着的女子的性命。

不过,既然他不好过,他也不会让他手上的女子以及黄欲羽好过,所以当他正想抓着女子使其正面面对黄欲羽,好让他亲眼看着一条生命是如何因他的冷血而消失时,他忽然呆住了,他看到了什么?他没有想到在晋国竟然能看到比大西第一美女还美的人!

黑衣人带着苏楠施一个翻身,苏楠施灰青色的发丝被风卷起又落下,绝色的面容惊愣了另一边没见过她面容的围剿士兵。

气氛有过一瞬间的凝固,就连领头之人湘王黄欲羽,也是一脸惊艳之意,同时脸上还闪过诧异之色。

黑衣人见到黄欲羽的表情,忽然笑了,他说:“湘王,你现在还舍不舍得让她死?”

黄欲羽身经政场战场许久,他在黑衣人说出那番话之前,早就已经恢复冷漠无情的面孔,而此时,他依旧冷漠回他:“本王还是同样的话,能为国家牺牲,此乃之荣幸。”

黑衣人不淡定了,他本以为黄欲羽会看在女子倾国倾城外貌上因此而怜惜她,熟料没有,莫非外人传言关于他的只宠爱发妻,再也看不上他后院其他女子的话都是真的?

黑衣人想着,手上的动作更加紧缩,令苏楠施眉头皱起,心中想耍他玩的心思也没了。

她正想一掌拍开他时,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吓”得瘫倒在地,连着手上的匕首也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