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44章 是和她一样的秘籍吗

黑衣人这一瘫,惊呆在场所有人,包括湘王黄欲羽,他刚想趁黑衣人不注意使用暗器打掉他手上的匕首,再把苏楠施从他手上救过来。

黑衣人一倒,许久也没能站起身,苏楠施好奇,蹲下身,左瞅瞅右瞅瞅,直到他被湘王的人抓走,还是一直在瞅他,心想也不知道淳于洛打他哪里以及如何打的。

“姑娘,可曾受惊?”黄欲羽忽然出声。

苏楠施奇怪看他,她没有错过他初见她时他眼底的那一抹诧异,可是她明明第一次以人眼可见的这副面貌,出现在他眼前,而她看他的样子,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她。

“并无。”苏楠施心里想不通,也便没再想下去。

黄欲羽喉咙滚动,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他眼看着苏楠施就要离开,出声挽留:“姑娘的外祖母或是母亲可还在世?”

苏楠施更觉讶异,转身回他:“应该是没吧。”

“应该?”

“emm,没有。”苏楠施转为好似肯定语气。

黄欲羽闻言,眼眸微烁。他直视她的面孔,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半晌才问她:“姑娘叫何名字?”

又是一个问她名字的,苏楠施立正脑袋,想了想还是把名字告诉他:“苏楠施。”

“苏楠施?”黄欲羽对她的这个名字反应好像有点不正常,哦,不对,应该是对“施”字反应不寻常。

“有问题吗?我的名字?”

黄欲羽脸色还是冷漠,他直直看着她,最终还是问她:“你可会武功?”

苏楠施莫名,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

“我有无武功关你何事?”

“大胆!”黄欲羽身边余留的一护卫上前指出苏楠施言语的不敬,却被黄欲羽伸出手给指示退回去。

“本王无意冒犯苏姑娘,只是心中有疑惑不解而已。”

“疑惑?可是我与你……湘王素不相识,湘王的疑惑与我何关?”

“本王也知唐突了苏姑娘,只是本王这疑惑还需得苏姑娘来解惑。”黄欲羽说得煞有其事。

苏楠施眉头微挑,用不信任的眼光在他身上扫视,惹得他的那护卫又要上前说不是,不过仍被黄欲羽阻挡回去。

而苏楠施脑海中思绪回转,她想了许久,刚好她也想知道他初见时为何会诧异看她,便对他道:“武功嘛?应该算有。”

黄欲羽闻言眼睛微睁大,不过他注意到苏楠施的“应该算有”字眼,抓住字眼:“应该算有?”

“嗯,是算有。”苏楠施说。武功需要内力,修仙需要灵力,两者归为不同类,不可一语而谈,但是修仙所习的一些攻击之术又和武功看着一样或很相似,所以她虽然是鬼修,但也应该算是会武功的吧,嗯,只要她不去使用灵力去应用它。

“算有是有还是无?莫非只是学了皮毛?”黄欲羽皱眉。

“嗯,有,是皮毛。”

她话音一落,黄欲羽许久都没有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出声:“不可能。”

苏楠施惊讶他的反应,说:“有什么不可能的?湘王只是刚知道有我这号人存在而已。”

黄欲羽并没有理会她的那一番言语,他道:“苏姑娘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秘密?”

“我的秘密?”苏楠施越来越不懂他的反应。她继续道:“我有何秘密?”

黄欲羽眼神深探她,想探测苏楠施内心的真实想法,“离花乱舞。”

“啥……什么离花乱舞?”嗯,这个四个字她为什么听着怪熟悉的样子。

眼神继续深测,又道:“流光幻影。”

嗯,这个四个字她听着也挺熟悉的样子。

黄欲羽见苏楠施脸上出现回想的神情,深究的眼神转为闪动。

须臾,他听见苏楠施惊呼一声,接着便听她道:“我好像听过这两个名字。”

其实,苏楠施不是好像听过这两个名字,而是肯定听过,这八个字不是她神识里藏有的好些混乱功法秘籍里的其中两本吗?

她看着黄欲羽,眼神微复杂,她想不明白为何他一届凡人,竟然知道修仙功法秘籍,不是说凡界之人对修仙界的事情一概不知吗?

修仙界与凡界的通口,都不知道已经被某大能封印几万年了,除非是大能,否则平常修士根本进入不了凡界,当然她以及苏楠蓝、淳于洛这三个不平常除外。

欸?想起这个,苏楠施忽然想到她和苏楠蓝是特殊存在鬼修,所以有另径出入凡界,可淳于洛一个大活人,他是如何过界的?莫非他是大能?!

正在她思想时刻,黄欲羽身边的护卫不屑一笑,说:“姑娘当然听闻过了,这两本秘籍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绝世秘籍,又是我家主子武功成名所练的秘籍,只有主子才拥有,江湖上不知有多少武痴想学而不得呢!”

?!湘王说的那两本秘籍是武功秘籍?不是修仙功法秘籍吗?!苏楠施震惊。

“那两本你们真的确定是武功秘籍吗?”苏楠施声音很小,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听不见。

“笑话,不是武功秘籍难道还会是其它秘籍?!江湖上的人都有目共睹,主子使的这两本秘籍招式,江湖武林上能与之媲美的秘籍,恐怕是没有。虽说主子的招式还是能被人所破,但那是因为主子也才只参破秘籍的一小部分而已,秘籍的精髓,其能真正给学武者带来的武力值,还没被发掘!”护卫嘲笑苏楠施的无知。

“暗敬,你逾越了。”黄欲羽面色不愉,提醒他,语毕,又对苏楠施道:“苏姑娘难道以为这两本秘籍不是武功秘籍?”

苏楠施微着头,要说不说的样子:“没有,就是……就是以为它们是……对了!以为它们是舞蹈名字!”

“呵,竟然把绝世武林秘籍同女子那些附庸风雅之物相提并论!果然只是空有美貌!”黄欲羽身边叫暗敬的护卫再次开口,不过再次被黄欲羽训斥了。

苏楠施不悦了,她回击他:“我不是江湖上的人,更是身为女子,你们那些江湖武林的弯弯绕绕,谁又爱去听说?

再者,你家主子只说了八个字,像我这种三好闺阁女子,一听闻这八个字,难道不能往我们这类人所擅长的方面上想吗?而且,这八个字明明就很像舞蹈名称,武功秘籍一般不都是取名挺霸气的吗?

还有,如果我突然同你这样粗俗的人说大垂手,你们会知道我在说何吗?恐怕你们会说是何武功秘籍招式,那么,我可以说你果然同你外表一样粗鄙无知吗?”

苏楠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得暗敬护卫脸色煞是好看。

“这怎能同主子的两本秘籍相提并论,主子的这两本秘籍,晋国上下无论老人小孩,亦或是像你如此……如此歪理多的女子都知晓,就连其它国的人听闻,都对王爷尊敬有余,不敢轻易招惹他,晋国还因此少了许多战争!”暗敬反击。

“可我就是没有听闻过啊?”苏楠施也不生气了。

“你……无知!”暗敬只憋出这三个字。

“暗敬,你今天话怎如此多?”黄欲羽出声。

“苏姑娘当真不知晓这两本武功秘籍?”黄欲羽对着苏楠施道,而且特意强调了武功二字。

“《离花乱舞》、《流光幻影》?这两本秘籍真的很厉害吗?”苏楠施答非所问。

“嗯。”他没有过多犹豫。

“既然真这么厉害,能否让我参观一下秘籍?”嘿嘿,这样她就能把识海里混乱的与之同名的功法对比一下,若当真内容一样,她也可以趁机把它们编排正确,然后美滋滋去修练。

见暗敬一副要上前开骂却被黄欲羽“瞪”回去的模样,苏楠施补充:“放心,每页我只看一眼,绝不多看一秒!”

“苏姑娘可知这秘籍世上乃是仅有一孤本,认为本王会随便让姑娘一观么?”黄欲羽眼眸平静无波,似是没有被苏楠施的话惊到或是气到什么的。

“要我认为的话,我觉得湘王会。”苏楠施只是随便一说,反正他若想给看就看,不看便罢了。

“何解?”他忽然笑了。

“也没有为何,直觉。”

黄欲羽许久不语,才道:“苏姑娘若想观看,可到本王府上一走。”

“湘王府吗?”苏楠施眨眼。

“是。”

“好,我就同你去这一趟。”反正他不说,她也是要去湘王府的。

对于苏楠施这么痛快地答应,黄欲羽小惊,暗敬则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毕竟,晋国的姑娘巴不得能进湘王府,最好还能成为他主子的女人,就算是为妾。

三人进府,很快,湘王带着一名十分绝色貌美女子进府的消息传遍整个湘王府,把他那些个小妾都逼了出来,都想会一会苏楠施这个“狐狸精”。

苏楠施屁股还没坐热,一大帮各色容貌女子接二连三到来,使得她的太阳穴脉络不自觉跳起,心想这是大型的捉小三现场吗?虽然她之前早就知道了这湘王后院小妾多多,可经此一看,怕是比她认为的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