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5章 女主无敌吗?

很快大比就来了,不过练气期的比赛今届同往届不同,这届的比赛练气期的排在了金丹、筑基期之后。

由于没有苏楠施的什么事,于是她就在徐冬紫的陪同下前去观望金丹期的大比。

能修练到金丹期就是不同,这比试时那些观众还须得离着比试台远一些,不然的话他们可能就会在观看的过程中不小心被伤到。

这不苏楠施刚刚看的那场比试可畏是声势浩大,那施放的招式余波都差点伤到了她。

她在看了几天的金丹期比赛之后不禁感叹高手就是高手,这其中需要她学习的地方多得数不清。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变得这么强?什么时候才能站在这个台上?

终于,金丹期的决赛总算是来了。苏楠施看着那些金丹期的佼佼者在用尽全力地展示他们的实力。她的心也跟着沸腾了起来,她的眼睛不断地追随他们的身影,努力地想记住他们的每一个招式。可惜动作太快她有些看不清楚。

正当她问徐冬紫刚才那个男真人用的是什么招式而徐冬紫答不出来时。站在她旁边的一面色清冷的男子说道:“他用的是剑魂诀当中的第八式破幻虚无。”

而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他就转身离开了,因为此时已经轮到他的比试了。

“啊,刚才回答你问题的居然是清恒真人。”徐冬紫激动地说。

“对啊,我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回答我的问题。”苏楠施说。

“听说他是这些金丹期选手当中最有实力夺冠的。”徐冬紫说。

“何以见得?”苏楠施不解。

“听说他的灵根是变异冰灵根,五岁开始修练,十岁筑基,四十二岁结丹,现在九十二岁就已经是金丹中期的修为了。”

“金丹中期?那怎么还说他很有可能夺冠呢?金丹中期以上不是还有金丹后期的么?更何况还有离结婴只差一步的人。”

“说你孤陋寡闻你还不信吧。我听说这清恒真人越级挑战乃是家常便饭的事。他当年才刚筑基就挑战了筑基后期的前辈,大家本以为他会输得很难看,没想到事实却反过来了。”

苏楠施听着徐冬紫的讲述,不禁在心里大喊一声妖孽,暗想他这种配备不正是男主的官方配置吗?可惜现在男主已经有了,该不会是男配?

“那他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呢?”苏楠施问。

“你问这个干嘛?该不会是听完我的讲述而且看他长得又这么好看所以心动了吧?”

“我不就随便问问,你怎么想到那里去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花痴啊?”

“不就是开个玩笑嘛。”徐冬紫撇撇嘴,继续说道:“好像是叫郭清允来着。”

“郭清允。”苏楠施小声呢喃着这个名字在脑海里不断地过着剧情,确认小说里没有提到过这人之后,她便继续看比试了。

果不其然,金丹期最终的第一名归郭清允所属。知道这个消息时苏楠施心里一阵唏嘘,暗叹道这人也太强了,并且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悲哀。

金丹期大比结束了,接着就是筑基期大比了。而筑基期也像练气期一样需要经过海选,所以正式比试的时候筑基期的人数远没有起初的多得多。

对于其他人的比试,苏楠施还能秉着以旁观者的角度仔细观摩学习,可一旦她看到了女主文慕思的比试之后她就不淡定了。

“女主这么强,那自己以后还能逃得掉被炮灰的命运吗?就自己这修练速度恐怕永远也追不上她的吧?那自己就要乖乖洗干净脖子任她宰割?”苏楠施心里暗想。

“想什么呢这么担惊受怕的?”站在她旁边的温勋辰问。

“那个正在比试的文师叔在筑基期里面就真的这么无敌吗?每个和她比试的人都不到片刻就被她淘汰了。”

“她无不无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不要被她影响就好了。假如我的对手是她的话而我尽了全力仍旧输给她的话那我也无憾了。”

“那如果师叔你真的和她对上了你认为是她会赢还是你会赢?”

“当然是温师叔会赢了,他可是外门弟子第一人,虽然吧他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拜师成功,可他的实力还不是比某些有师父教的人提升得还要快还要强!”徐冬紫插嘴说。

温勋辰听罢不好意思地说:“你把我想得太厉害了,那文师妹的实力也是不可小看的。”

比试正在进行中,看着文慕思一路扫荡还有他的众多迷弟追求者追捧的场面苏楠施心里那是满满的吐槽不已。

尤其是他的一筑基期大圆满高武力值追求者一上台就作揖对她说:“文师妹,师兄不忍心伤着你了,所以师兄自愿认输。”

作为回复,文慕思当然不允许他这么说了。于是她说:“师兄这怎么能行呢?这可是关系到你的名次的呀。”

“师妹不碍事的,这第二名和第三名也没多大差别不是么?”

听到这样的对话,苏楠施无语了。不忍心伤害她?自动认输?第二名和第三名没多大差别?怜香惜玉也不是他这么个怜法啊。

苏楠施失神了,等到她回过神之后便听到温勋辰说了一句:“你希望我赢还是她赢?”

这个她自然是文慕思,因为他此刻即将要面临的对手就是文慕思。

“可以的话当然是希望你赢呀。我就看不惯她一路连胜下来那张得意又装作谦虚的脸。”

说到此她发现她该不会是真的被小说女主光环给影响了吧?怎么会这么不经意地就流露出她对女主的讨厌?被女主所影响的不应该是那些恶毒女配吗?她只是个换了芯的啊。

“那好。”温勋辰说。

“什么?”苏楠施回过神来就发现温勋辰已经上了比试台。

“温师叔说‘那好’,我可真期待文慕思被温师叔打败了的场景啊,如果真那样的话我就要哈哈哈大笑几声了。”

“难道冬紫也要在恶毒女配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苏楠施在听到徐冬紫的话之后不禁想到。

随着比试台上围观群众和她旁边徐冬紫的一声惊呼,苏楠施又回过神来了。

而她看到的是什么?她不敢相信她的眼睛,就在她发愣这空档温勋辰就已经把文慕思给打下了比试台。

“这一脚踹得真好!”徐冬紫大呼,却得来了文慕思那些追捧者仇视的目光。

“什么嘛,不是踹得挺好的吗?你看那些女修的目光。”徐冬紫不敢对那些人说这话转而对着苏楠施说了。

“是这样没错,可是你不是说了如果温师叔赢了的话你就要大喊‘哈哈哈’的吗?怎么现在没听你喊过?”

徐冬紫看着那些还没散去的仇视目光怯懦懦地说:“我说的是回去再喊,要是我现在喊了的话我可能会被脏水泼死。”

收回话题,苏楠施心里非常地感谢温勋辰。因为他的这一踹连同她心里的那个文慕思是无敌的想法也给踹没了。要是这次的冠军是文慕思的话苏楠施想她可能会魔障了,甚至可能会演变成心魔。想到此她向温勋辰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