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6章 大比、受伤

筑基期大比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练气期弟子的比拼了。

苏楠施站在传送完毕随机分配的满堆的练气期弟子当中,努力地想在这刀光剑影中突围出来。所幸她的灵力不再有何问题,所以这次的她很快就从海选当中脱颖而出了。

当众人得知苏楠施这个废柴居然海选通过之后都惊愕不已。心想着她什么时候变厉害了?之前她练气八层的修为不还是打不过练气五层的吗?莫非是因为升到十一层的缘故?

苏楠施看着众人不信的眼神,她无所谓地走到抽号码牌处抽了一块牌。翻开一看居然是一号牌。

拥有一号牌的弟子如果运气好的话一路上没有被抽到与人对战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可以成功晋级到决赛,而且还可以暂时坐在练气第一强的宝座上。

当然了抽到一至一百号的牌而且运气好的话一直没被抽到与人对战的话也是可以成功晋级到决赛的。

不过这样的概率几乎为零。如果真可以这样一直不被挑战的话那这比赛的公平性就真的挺烂的了。要是你抽到前一百号还好,可一旦你抽到了一百号之外的那你就直接被淘汰了。

为了规避这样的不公平,避免有人因为这样而被淘汰出局。举办方设立了一条允许这倒霉者在已经评出一百强的弟子当中选出一名与他比试的规矩。至于抽到一百号号码牌里其中一块的而且一直没被挑战的弟子,举办方对于他们也没立啥规矩,毕竟运气也是修仙的一大要素。

苏楠施看着她手上的号码牌,一方面希望自己一直没被抽到与人比试,这样就可以直接晋级到一百强了,不用再担心那南宫钊游的威胁。而一方面她又担心如果自己直接晋级了的话那她肯定是排在第一的,这样她肯定会被人笑掉大牙的:排在第一的居然是个废柴!

“咦,不对,自己现在不算是个废柴了。为什么要怕被别人耻笑啊。”苏楠施赶紧纠正了她的不良想法。

“楠施,你的号码牌是多少呀?”徐冬紫问。

“一。”

“什么?楠施你的运气真好,只要你能守住你就是暂时的第一人了。虽然吧后续还是要再比试的可这暂时排名的第一二三名可是有奖励的,而且呀排在第一的奖励比较好些。你真是好运气呀,不像我就抽到了五百五十三号牌。”

“但也要我守得住才行呀。”苏楠施说。

“我觉得你应该守得住的,你这实力都快赶得上我了。”

“你是在炫耀你很厉害吗?搞得我好像如果超过你了就可以杀遍练气期而无敌手了。”苏楠施故意调侃说。

“哎呀,我有说过我很厉害了吗?楠施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快看你的号码牌是不是亮了?”苏楠施说。

“诶,真的亮了。”说着徐冬紫用手掌运起灵力一挥,苏楠施就看到了徐冬紫的对手是九十七号牌。

“你这运气也还是不错的嘛,刚挑战的对手就是前一百号码牌里的。”苏楠施说。

“彼此彼此。咦,温师叔在这观看么?”

“不知道,反正我没看到他。”

“还以为他会来给我打气加油呢。”徐冬紫泄气地说。

“他这不是来了?”苏楠施指着一边说。

“诶,真的是温师叔啊。”徐冬紫瞬间恢复了战斗力。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徐冬紫就上了比试台。苏楠施在看到那人明显不是徐冬紫的对手之后也就不那么的担心她了,转而学起他们的对战手段起来。

“你倒是个好学的,一直以来都没有变过。”温勋辰温声细雨地说。

“啊?”苏楠施不好意思起来。“我就是简单地看看而已。”

温勋辰闻罢看了看她一眼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这场比试毫无疑问是徐冬紫赢了。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苏楠施一直都没有被抽到。搞得很多没有见到过一号牌的人都纷纷在找拥有此牌的人究竟是谁?到了最后众人只见好像只有苏楠施没比试过才终于晓得原来持有一号牌的人居然是她。

苏楠施也没想到她的运气居然这么好一直没被抽到。等到最后一次抽牌时她心想可能这次就抽到她了可结果依然不是她。

她惊愕,没想到她居然就这么晋级了!看着众人那或嘲笑或不甘或幸灾乐祸等复杂的眼神,苏楠施有过一瞬间的心虚,不过她又觉得这也是靠她的实力——运气得来的呀!有啥好心虚的?

苏楠施看着到手的回复丹、驻颜丹、养神丹以及暂时第一才有的固化丹满面的笑容。心想这下她也是小有资产的人了。

很快决赛就来了,而苏楠施的对手是一名文慕思的追捧者。实力如何她也不知道。而就在距离比赛只有片刻时,徐婉淳居然找上她来了。

她二话不说一上来就扯掉了苏楠施手上的回拾镯说:“这东西怎么在你这,我说我怎么找不到它呢。”

“这东西本来就是楠施的啊,怎么成了你的了。”徐冬紫有些着急地说,因为马上苏楠施就要上台了。

“你胡说,这外观明明看着就像我的那个镯子啊。本小姐怎么会认错了呢!”

“徐师叔,这东西是我的,你快还给我,我就快要比试了。”苏楠施说。

“你比试就去比试呀,镯子是我的我肯定是不会给你的。你该感谢我的大度没有计较你的偷窃。”徐婉淳有些得意地说。

苏楠施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已经到她比试的时间了,她不得不过去就要从她手上抢走手镯。可无奈徐婉淳的修为比她高得多,她根本就抢不到。

而徐冬紫见此也急着去帮忙,却被徐婉淳身边带来的人给拦住了。

此时徐冬紫心里着急地想着温师叔什么时候不走偏偏这个时候走了呢!现在出事了也没个人帮忙。

看着周围那些人幸灾乐祸的行为,本来她还期盼着有管事的人或者那些个观看的长老前辈里有随便一个人出来帮她的忙的话也好。可惜没有,这令她感到特别的心寒。无奈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比试台。

能进到一百强的弟子实力大都还挺强的。才只对过一招,苏楠施就发现了她眼前的对手应当是这一百来号人当中的佼佼者。

苏楠施因为没了回拾镯,在应付了对手几个致命招数之后她的灵力就已经有些空了,可这比赛才只过了一会。

苏楠施想,如果她能使用《决奏谱》当中的招式的话,那么她的胜算就会高一些。可是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她使用。如果她强制使用的话恐怕在她还没展示出它的威力之前她就已经灵力枯竭了。到时就真的让她的对手随意宰割了。

思来想去,苏楠施只好放弃了使用决奏谱。她先是使用了一个踏水三千,等到比试台上荡起水柱之时她趁对手不注意时发了几根藤条捆住他的双脚,在她企图用金割诀砍伤他时,对方却施展了一个土盾,然后快速的丢了一个速火丛灭的招数。

而此时苏楠施的灵力几近枯竭,当然无法抵挡他的攻击。被他打伤之后,见他拿着一把剑就要向她刺来时,她赶紧用尽最后的一丝灵力躲了过去。

躲过之后,苏楠施又见他快速使了一招剑术向她袭来,毫无招架力的她自然生生接下了剑招。

伤上加伤之后,苏楠施企图用回复丹来回复灵力。而对方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本可以快速结束的比试却硬生生的拖了又拖,这不是因为苏楠施有杂草的精神,而是每当对方可以决胜负的时候故意失手而为之的。

徐冬紫看着苏楠施被那人伤成了重伤而对方却依然不放过她时,她带着哭腔着急地喊:“楠施,快认输吧,别再打了。”

苏楠施自然是知道对方是在玩她的,可她也不甘愿就这样口喊认输了。

于是她拼尽最后的力气使自己掉下了比试台,而在她掉下来的瞬间比试就结束了。见比试结束了,徐冬紫赶忙扶起苏楠施哭着说:“楠施,你怎么样了,我这就带你去治疗。”

“哎哟,我就说嘛这个废物怎么可能进得了一百强,我看那都是她之前运气好的缘故罢了。”徐婉淳嘲笑着说。

“你别太过分了,要不是你抢走了楠施的镯子,楠施怎么会变成这样。”徐冬紫生气地说。

“哎呀,你说的是这个呀,不好意思哦我之前认错了,我现在就把它还给你们。”说完她就把那回拾镯丢在了她们的面前离去了。

见此,徐冬紫暗自地发誓迟早有一天她会替苏楠施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