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8章 选功法

“楠施,你真幸运!我也想成为温师叔的徒弟,噢,不对,应该是温真人才对,就算是个记名弟子也是不错的啊。”徐冬紫羡慕地对苏楠施说。

“如果你愿意与你那新拜的师父解除师徒关系的话我想我师父他是不会介意多收你一个徒弟的,而我也不会介意多出来一个师妹的。”苏楠施调皮地对徐冬紫说。

“诶,我就说说而已,何必当真呢?”徐冬紫讪讪地说。

她心想她才不敢与她师父说什么解除师徒关系的话呢。她现在一见到她的师父就怕得要死,不是整天叫她修练就是叫她炼丹。做得不好的话就会被她严厉地批评。

而自从搬离了她和苏楠施住了几十年的屋子后,她现在就连想跟苏楠施见一面都是奢侈啊。

“好了,不说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师父又要骂我了。真遗憾,这次在你这没有看到温真人。”

没错,现在的苏楠施也像徐冬紫一样搬离了那处小屋跟随了她的师父住在一处。本来温勋辰也是没有一处洞府的,不过因为他晋升为了金丹真人所以派里自然就分给了他一处。而如果温勋辰在筑基期的时候成为了内门弟子的话那他早就应该有一处的,也不至于一直和那些外门弟子挤在一起。

送走了徐冬紫,苏楠施就继续修练温勋辰叫她修练的养魂诀。

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叫她修练这个,但是她想到听师父的话是不会有错的和她占据原主的身体虽然很久了,但是她也不知道她的魂魄是不是已经和原主的身体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而这个养魂诀据说是可以使人的魂魄更加的牢固。所以她想反正修练这个没有坏处就练练好了。不过她还是有些心疼有这个时间干嘛不去提升修为或者修练几个有用的法术。

在她这一修练中不知不觉转眼间三天就过去了,而在这三天里温勋辰也没有来看过她一眼。苏楠施不禁心想要不是她早先服用了辟谷丹恐怕她就要饿死在这洞府中了,而且还没有人能及时的给她收尸。

“没想到修这养魂诀居然会让自己沉浸其中而忘乎自己所处的环境,好在师父临走时设了个阵法在这里,不然有人闯进来就遭了。”苏楠施喃喃道。

“修士无论身处何地修练何种功法,总之入坐之时就须得设置个阵法或放置阵盘,这个常识施儿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温勋辰突然说。

苏楠施被温勋辰悄无声息地进入她所在的地方而她一点儿察觉都没有而感到心惊,在听到他喊她一声施儿时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叫她,但她还是听惯了他喊她苏师侄。

苏楠施不自然地答:“师父,是弟子愚钝了,竟不晓得这个道理。”

“无碍,现在你知晓了就行了。对了,为师还没问过你你之前修练的是何种功法?”

“弟子修的是玉修真人教给弟子的决奏谱。”关于这个,苏楠施也并不打算瞒着她师父她之前还有一个半吊子的师父这件事。

而温勋辰听完她的回答之后好像也没有多大意外似的。

他神色淡淡地说道:“施儿是想成为一名音修吗?”

“回师父的话,是的。”

“虽然如此,你也不必仅仅仅限于修习这部功法。你也可以另选一部功法来练习的。”

“真的吗师父?可是若我同时修练两种的话会不会进度太慢了些?”苏楠施问。

“你不必担心这个,你现在所修的这部功法比较特殊。若修练它的人再另外任选一种功法与之同时修练的话不但不会减缓他的进度反而会增加他的进度。”温勋辰解释道。

“这么牛逼!”苏楠施不禁吐露出二十一世纪的话来。

察觉到自己的言语失误,苏楠施不敢看温勋辰,她讪讪地问:“师父,那您认为我该选何种功法好呢?”

“这个你目前先不用着急着选,师父也不是什么有身家的人,功法统共也就那么几本,为师已经瞧过了那些并不适合你。至于藏书楼那儿的对为师暂时开放的那些功法秘籍,为师觉得它们不是不适合你就是品级太低了。”说着他停了下来。

苏楠施见温勋辰并不在意她之前说的那句话,于是她接道:“那师父的意思是?”

温勋辰不自然地用手轻点一下他的鼻尖,道:“所以无尽森林秘境之行,希望你能在里面找到你所想要的功法。”

听完温勋辰的话,苏楠施顿时焉了吧唧。她想虽然无尽森林里秘宝多多,可那些是专门给像女主文慕思以及其他身具大气运之人所准备的,她哪有那个福气消受?

那些好的功法秘籍她想她是见不着的,而那些普通的想必就算她自己接受了但她师父可能也瞧不上眼,不然他干嘛不让她在藏书楼那儿选?

一想到到时文慕思也会出现在秘境里并且得到了许多宝贝,苏楠施就非常的羡慕嫉妒恨。心想她都已经有好的灵根好的师父和好的资源了,怎么运气还这么好不断地得到秘宝!

她很想到时按着小说的文字描述抢先到达有秘宝的那个地方把它们全抢走。可是她又很害怕到时她没有那个能力去对付已知的和未知的危险,很害怕偷鸡不成反倒蚀了把米。

“还是到时再看看吧。”苏楠施叹了口气说。当然她说这话的时候温勋辰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