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24章 奇变

“师父,徒儿这次在秘境里并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功法。”苏楠施看着温勋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无碍,是你的总会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么强求也得不到。”温勋辰答。

“是这样么,可是徒儿……”其实苏楠施想说的是明明文慕思的那些东西就是强求别人得来的啊。

“哦?施儿想说什么呢?”

“没。”

温勋辰看着她,含笑道:“从表面上看确实可以强求,若是往深处想,恐怕从始至终它便只属于被强求的那个。”

苏楠施听着温勋辰如沐春风的话,内心颇有深受。

是啊,虽然文慕思抢了那些人的机缘使之成为了她的所有物,但是归根结底那些机缘本就不是留给她的。

这么一想,苏楠施心里豁然开朗,心境修为提升,竟相当于金丹中期的心境修为,只是她本人并不知道。

不止如此,看她一副沉浸在某种画面中的样子,周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不知道的人以为此人魔障了,知道的人便会羡慕感叹道原来此人是在顿悟中。

没错,苏楠施此时陷入了修仙之人人人羡慕渴望的顿悟之中。

一朝顿悟,胜于苦修几载。顿悟不仅可以使人明心智,还可以极大地提升修士的修为。

不知过了多久,苏楠施恍然回过神来,她看了看正愣愣地看着她的温勋辰,良久才喃喃道:“师父?”

随着她的这一声呼喊,温勋辰才从久远的记忆中回过神来,他又看了看苏楠施的脸有好一会儿,别开眼之后才道:“施儿,不错,这么快就筑基了。”

苏楠施震惊,不可置信地说:“师父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徒儿怎么可能筑基了!”

虽然心里不信,但她还是内视了一下她的丹田。内视完了之后她还是不信,反复内视几遍之后她才终于相信了她已是一名筑基修士了。

“师父,这……徒儿怎么会无端端的就筑基了?”苏楠施压下心里的喜悦问道。

“施儿不是无端端就筑基了,你忘了你刚才顿悟了?”

苏楠施再一次被震惊到了,“什……么?师父您是说徒儿刚刚顿悟了?”

见温勋辰点头之后,苏楠施不禁失言道:“天啊!我刚才居然陷入了旁人渴求不来的顿悟中!”

在她还想说些什么之时才猛然发现温勋辰还在她的旁边,用手捂着嘴之后便不再开口了。

温勋辰看着她这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好笑道:“施儿想说什么便说吧,不必如此拘谨。”

虽然温勋辰不介意她说什么,但她还是不敢再在他的面前失言了。虽然他们认识已有几十载,相处也不是一时半会了,但她在面对他时还是规规矩矩的,毕竟以前她也没在他的面前失了规矩不是?

“没有,徒儿想说的都说完了。”苏楠施眼珠子看着地面说道。

温勋辰见她还是如此拘谨,心里无奈但还是正经道:“既然施儿已经筑基了,那便抓紧时间闭关好好巩固一下修为。为师希望,你出关之后把这个带在身上。”

苏楠施看着温勋辰手上的青白色玉佩,犹豫问道:“师父,这是?”

“这是隐息玉,可以隐藏你的修为的,非化神期修士以上看不出你实际的修为。你修为突然增进,难免会惹人猜忌。虽说这是因为你突然之间的顿悟,但其他人可能不会这么认为。为师唯恐他们会认为你在秘境里得了什么机缘宝物,会对你不利。”

“谢师父,徒儿一定会时刻带在身上的。”苏楠施双手捧着玉佩道。

温勋辰抿嘴笑,一只手忽然摸着苏楠施的头,然后一路往下,直到摸到她的下巴为止。

苏楠施一惊,怔怔的呆在原地任由他动作。她感到被他的手抚摸过的地方一阵清凉拂过,伴随着的还有酥麻的感觉。

直到他停止了动作之后,苏楠施才吞吞吐吐地说:“师……父。”

温勋辰看着苏楠施局促的模样,含笑道:“施儿以为为师这是在干嘛?”

“啊?”苏楠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潜意识里她知道他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但究竟是什么理由她也猜不到,但她认为那个理由绝对不会是他喜欢她。

“为师这是帮你隐去了颜容。”

“啊?”苏楠施双手摸着她的脸不解她的脸有什么问题。

看到温勋辰递来的镜子,苏楠施忘了规矩礼仪二话不说地接了过来照了起来。

“还是那张在修仙界里既不出众,也不落后的脸呀。”苏楠施在内心如是想道。

她不解地看着温勋辰,期待他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在你在镜子里看到的样子是你以前的样子。”

“以前?那现在徒儿不是长那个样子么?”

见温勋辰摇头,苏楠施又惊呆了。敢情她这一天里不仅顿悟筑基了,还变了容颜!

“诶,不对,听说修为提升之人容颜也会越变越精致,但这也还是基于那个人本来的面目。我以前修为小幅度的提升也不是令我的肌肤变得越来越好么,也没什么多大出入。现在只是筑基了,就算五官调整了一下变化应该不大才是,为什么还要隐容呢?”苏楠施心里想,也忍不住问出了口。

“都说了施儿你不再是以前那副容颜了。你现在本来的面目比起以前来说可是千差万别。哦,不对,其实细看之下也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不一样了吗?”苏楠施摸了摸自己的脸,继续说,只是声音变小了很多:“那徒儿是变美了还是变丑了?能变回来让我看一下吗?”

“施儿不必过于在乎外貌,你安心修练便是,为师还有事先走了。”

见温勋辰急忙离开之后,苏楠施心里一紧,暗道:“该不会是自己变丑了许多,师父不忍心告知我这个答案才帮我隐了容颜?又怕我追问才急于避开我?”

这么一想,苏楠施越认为是那样没错。同时在心里也难以接受她变丑了这一事实,以致后面温勋辰想给她看一下她的真容她都避之如蛇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