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28章 和善的皇帝

这些日子以来苏楠施日夜不停息地不断巡视着皇宫,早把皇宫里里外外逛得无比熟悉了。

上到妃子的娇屋,下到宫女太监的住所,甚至是被弃妃子的冷宫以及各种地道暗室她都关顾了好几次。可以说除了茅厕她没进过去之外,就属皇帝的寝宫她没去过了。

她对这岭国皇宫的熟悉程度,她敢说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

这天,当苏楠施继续巡视着皇宫之时,她不知不觉间就又来到了养和殿前。

看着她眼前那气派的宫殿,苏楠施有好几次想迈脚走进去参观参观一下来着。不过一想到这是那皇帝的寝宫,她那脚就怎么也迈不进去。

苏楠施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加把油:“进去吧,难得有机会能亲眼看看皇帝的寝宫是啥样的。况且进去他又不能说你什么,这是任务,任务来着。”

苏楠施可能忘了什么,她的任务只是巡视皇宫而已,并不是闯入人家的私人空间。她还不知道其他巡视皇宫的弟子只是单纯地路过人家屋门前而已,哪像她直接进去里面巡视。这种连神识外放的真人都不敢做的事苏楠施却做了,只能说无知真好。也不知为什么竟没有人投诉她。

在内心反复挣扎了无数次之后,苏楠施终于下定了决心她要进去参观一番。

就在她无视守门人双手要推开那扇豪气的大门时,她又退缩了。

“天之娇子的寝宫耶,进去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么?”苏楠施心想。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进去不妥,便打算转身就走。

熟料,就在她刚转完身时,她的背后传来了一阵开门声。

听到声音,苏楠施回过头,与黄袍男子四目相对。恍惚间,她好似看到了那个原主曾经深爱着的男子慕容烈。

“朕见仙子在这儿站了许久,不知仙子找朕有何事?”

思绪被拉了回来,苏楠施错愕地问道:“陛下怎么知道我是个修仙之人?”

皇帝听后笑道:“朕又不是瞎子,仙子都已经穿着弟子服了难道朕还会认错么?而仙子在这里站了许久,是想进朕的寝宫巡视一番吧?依朕所猜,想必你就是那位到处闯别人住处的仙子吧。”

“什么叫到处闯别人的住处这么难听,我这是在执行任务。”苏楠施反驳道。

“哦?这是任务?但是朕并没有听真人提起过有需要进别人住所的任务,这是为何?”

“怎么没有?巡视皇宫就是啊。”

那皇帝听完又是一阵大笑,笑完之后就向苏楠施解释了一番。搞得苏楠施尴尬不已,找回场子道:“我巡视住所这是在帮你们,免得有什么人混进来而你们却不自知。”

“好,好,那不知仙子需不需要巡视一下朕的寝宫?”

“那是当然了。”苏楠施故作正经道。

然后她便走进了养和殿,四处参观起来。哦,不对,应该是巡视。

参观完之后苏楠施内心想:皇帝的寝宫也就那样嘛,除了格调是黄色的和多了一处办公地方以及摆放的物品珍贵了些之外与寻常人的屋子也没多大差别嘛。

呵呵,最大的的差别都让你除去了当然与寻常人的没多大差别了。

“如何?仙子可有发现朕的寝宫有何不妥?”皇帝含笑道。

“暂时还没有发现。”苏楠施答。

“哦?那仙子的意思是之后还要来查?”

出了那么大的糗之后苏楠施其实是不想再来的,也不想再去其他人的屋子转悠了。

不过既然那皇帝都这样说话了,苏楠施不来的话那她之前那找回场子的话岂不是空话?

于是虽然苏楠施知道了她私闯人的住所是不对的,但是她还是每天都有进别人屋子巡视巡视一番,谁叫她向皇帝说了那番话而且她的行为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指控呢。

这天晚上,当苏楠施再次推开养和殿的门进去时,她看到了一名妃子正躺在皇帝慕容峰的怀里。

苏楠施尴尬了,发现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因为她发现慕容峰向她这边看了过来。

见到来人是苏楠施之后,慕容峰迅速推开了他怀里的女子。而那女子被推开之后,她抬眸看了看苏楠施一眼。

这一看可把苏楠施吓坏了,她忙掩饰眼里的惊吓,笑着对慕容峰道:“恕楠施无礼了,楠施不知道陛下这会儿正香软在怀呢。”

慕容峰一阵尴尬,道:“无碍无碍,仙子也是为了任务而已。”

“什么嘛,皇上竟然饶了她的打搅。”那女子说完作势又要往他的怀里靠,不过没有得逞。

“爱妃今夜就先离开吧,朕还有事与仙子详谈。”

那女子听完慕容峰的话又撒娇了一番,见无效之后便退开了。临走前还给了苏楠施一记仇恨的眼光。

在她走后,苏楠施定定地看着慕容峰,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仙子这么看着朕做何?”慕容峰不自在地问。

“她是谁?”

慕容峰被问得莫名其妙,道:“自然是朕的妃子了。”

“什么时候进宫的?”

虽然他觉得他大可以不必要回答苏楠施的问题,但他在一看到她的脸之后他便下意识地回答了:“她进宫应该有些时日了吧。”

“可比我们入得还早?”

皇帝点点头。

“那个,你们有没有那个过?”苏楠施不好意思地问。

慕容峰听完也是一阵尴尬,不自在地说:“并无,今晚是她自己自作主张自己来的。”

“呵呵,你这儿是谁想来就可以来的啊?”

“自是不是,也不知道为何门卫会什么话也没问就放她进来。想必是受了某位大臣的指示吧。”慕容峰有些不是滋味地说。

忽而苏楠施设了个隔绝声音的灵气罩后对慕容峰正经说道:“陛下您知不知道要是我再晚来一步您就归天了。”

慕容峰把苏楠施的举动看在眼里,认真想了想问:“可是刚才那女子有问题?”

苏楠施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前几日我在皇宫后花园那听到男子的惨叫声,然后就看到了她。幸好我及时地躲避了她的攻击而且也没被她发现才幸免于难。而当我把这事告知给我门中真人听时他却不信。因为她把尸体处理得干干净净的,所以我也没有证据证明有人混了进来。而你说她是你的妃子,可我这些天都去过你妃子们的寝宫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没有见过有这么一位的!”

慕容峰听完不好意思地说:“朕之前也没见过她。”

苏楠施看了他一眼,他好似明白了她的意思似的说:“朕的妃子朕有好多个都不知道她们长何模样。”

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苏楠施转而问:“陛下可知道宫中最近有没有发现少人了。”

“宫中时常都有宫女太监被罚死刑,而死者死了之后总管那里有时也会来不及消掉名字,况且宫中也时常会有人无故失踪,这倒是个难题。”

“我通过这几日巡视时的提问也发现了确实有好多个失踪的。可是这些人当中不是女的就是个既不是女的也不是男的,根本就不是当晚死了的那个男子。”

“仙子不必担忧,朕自会把这事告知给仙长所知的。想必仙长会信朕所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