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32章 得救

夕阳的余晖下,一名白衣男子背着一名沉睡着的女子,在轻舞飞扬的雪花下步履安详。

那名靠着他背的女子时而细眉轻皱,似梦到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时而小嘴微勾,似梦到了什么称心的事。

他们的周围一片白,静态的白、动态的白,仿佛他们永远也走不出这片白色天地。

他们的周围一片静,静态的静、动态的静,仿佛他们永远会被淹没在这寂静之海。

忽而,那名女子因为微张着嘴而被那调皮的雪花窜进她口中而使她挣开了眼睛。

女子眨巴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还活着,更不敢相信救她的人竟然是淳于洛。

“上天听见她的心声了吗?竟真的派他来拯救她。”

苏楠施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儿,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能离他如此的近。

看着他俊美的侧脸,苏楠施的心里有过一瞬间的满足感。

她心下大惊,想着她是不是对男主有了不该有的感情了?如果是的话,那么这是因为她受了原主的影响还是她的心意本来就是如此?

苏楠施心中不知该如何,她想无论如何总之她就不该对男主产生任何情愫,如果不小心有了的话就该趁早掐灭。可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好像不希望自己如此做。

继续看着眼前人的侧脸,在不知不觉中她忽然发现有个人的侧脸很像他。细细回想起她生命中、原主生命中曾见过的男子的容貌,她惊觉原来原主曾经喜欢的人慕容烈的侧颜竟如此像男主。

知道这消息后,她仿佛嗅到了真相的味道:莫不是原主因为爱那王爷求而不得,在修仙之后遇到与之侧颜很像的男主才退而求其次地希望得到男主?

正在她思绪纷飞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适时打断了她。

“你醒了。”淳于洛目视着前方说。

“嗯,谢真人救命之恩。救命之恩弟子无以为报,若日后真人有事相求弟子一定不推脱。”

说完,她觉得她此时还趴在他的背上似乎有些不妥。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人弟子现在已无大碍,弟子这就下来。”

“无碍,你现在下来可能也走不了多少路程的。”

听到他这么说,而她也了解她此时的身体状况,虽有他及时地渡了些灵力给她,但她明显还是比较虚弱的,所以她也没有硬要下去。

就这样,淳于洛背着她继续走了相当长的路。在这期间,虽然天气依然很冷,雪依然也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但是有了他给她的一件披风,有了似暖宝宝一样的他,她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冷。

渐渐的,在披风绒毛温柔的抚摸下,在他踏雪声音的催眠下,苏楠施进入了梦乡。

当她再次醒来时,是被人似隐忍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看着黑夜里离她不远的淳于洛眉头紧皱、额角不断有汗水流出的样子。不禁担心地问道:“真人,您怎么了?”

然而,她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想他现在可能痛到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吧。

不知道他此时为何会这样的苏楠施不敢轻举妄动,她怕她的一个不小心会加剧他的痛苦。所以她只能在他的旁边看着干着急。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刻关注他状况的苏楠施终于察觉到了他紧皱的眉头似乎得到了缓解,额角也不怎么流汗了,她心下一喜,不觉的更靠近了他。

而深陷痛苦中的淳于洛其实是知道苏楠施已经醒了的,也知道她在关心他。

当她问他问题时他其实是可以回答她的,不过他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秘密,而他也不屑对人撒谎,于是他选择了沉默,所以在他醒来之后对她的再次提问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面对淳于洛的沉默,苏楠施也知道这是她不该过问的事,所以她很自觉地选择了闭嘴。

无所事事的她在看到他额角的汗水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她竟鬼使神差地拿了她的手帕帮他擦了擦。

毫无防备的淳于洛被苏楠施突然的这一举动给惊呆了。

一方面他惊于她的胆大,敢如此对待一个与她没有亲密关系的男子;一方面他惊于他对她的不设防。若是平常,别人绝对不能这么容易的近他的身,可是现在?他想他可能是刚经历过苦难,暂时卸下了防备罢了。

而做出这一举动的苏楠施回过神来之后飞快的把她的手收了回来。她一边暗自懊恼她怎么会有如此举动,一边不好意思地对淳于洛道:“真人对不起,我……弟子不是故意的。”

对此,淳于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她的道歉。

看到淳于洛点头,苏楠施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看他一副不与她计较的样子苏楠施才晓得原来他点头算是接受了她的道歉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不再言语,然而,一声肚子叫的咕噜声顿时打破了这片平静。

苏楠施此时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因为那咕噜声是从她那传出去的。

身为一个筑基修士本应该早已辟谷,自然也不会有肚子饿的这种情况发生。可现在她的体内灵力枯竭,此时她的身体与凡人无多大差别,而她又大概有一天没吃东西了,又赶了许久的路,肚子不叫才怪!

虽然筑基修士肚子会饿这事有些丢人,可她是一名筑基修士这事只有她和她的师父知道,别人可不知道啊,所以她顿时又觉得她也没有那么丢人了。

听到肚子饿的咕噜声,淳于洛有一瞬间的恍惚。他记得人的肚子饿的话是要吃辟谷丹的,而自从他的那半个徒弟四十年前筑基了之后他便没有再准备过辟谷丹了,自然身上也没有带着。

而他还记得肚子饿除了可以吃辟谷丹之外,好像还可以吃灵果、灵米以及灵兽来着,可是这些他都没有。

在他暗自想着凡界的普通动物是不是也可以吃时,他听到苏楠施对他说:“真人,弟子尚未辟谷,所以现在肚子有些饿了,弟子想出去找些吃的。”

“外面那些动物也是可以吃的么?”

苏楠施虽觉得他的这问题有些怪异,但还是回了他一声“是”。

没等他回答她的那个问题,苏楠施转身就要走出洞口,不过却被他拦住了。

半饷过后,苏楠施看着她眼前烤熟的兔肉,她不禁叹了叹一口气。

想到他们二人为这他特意出去寻来的兔子而伤脑筋该如何清理之事,她就觉得好笑,同时又觉得心酸。

一个不敢动手,一个不会处理,竟在那上面浪费了许多时间。

苏楠施来到这个世界可以改变她在她原来的世界的不敢杀生,但她还是不太敢亲手去摆弄他们的尸体,不过除了小鱼小虾之类之外。

而淳于洛堂堂一个元婴真人连怎么处理动物的尸体才算干净那点修仙界几乎人人都知道的事都不知道,这令苏楠施觉得很奇异。而当她看到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她顿时又觉得好笑。

她拔下了一只兔腿,不知道该不该吃下去。这其中没有调味料是一回事,但重要的是她并不太喜欢吃肉类,除了海产品类之外。

不过这是他的好意,她想她多多少少该吃一些吧,况且不吃的话她恐怕会被饿死。

至于出去外面再去找找有没有果子之类的还是算了吧。天这么黑,又随时可能有来自雪崩以及兽类带来的危险,况且能不能找得到还是一回事,她本来也是没有抱着多大希望暂时告别他去找的,所以她最后还是吃了,不过没有全部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