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47章 奇怪的氛围

距离苏楠施一行人回到门派已经有一月有余了,在这段时间里,苏楠施经常请教徐冬紫教她炼丹之术,所以现在她也会炼一些简单的丹药了。

这令徐冬紫有些惊奇,她没想到苏楠施在炼丹方面这么有天赋,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能达到如此水平,要知道她自己当时可是花费了差不多一年才堪堪入门呐。

自从凡界之事处理完毕所有人都返回门派之后,门派中人虽然大都不明白为什么魔修忽然之间就全部退出了凡界,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们因为解决了一桩烦事而沉浸在愉悦当中,因此一时之间,宏梧派略沉闷的氛围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这氛围的影响,苏楠施觉得徐冬紫最近心情好像很不错,她的师父也比平常更爱笑了,就连文慕思碰到她都没有再摆出一副她受了委屈的表情,甚至淳于洛周身冷淡的气息都变得和煦了起来,面部表情也柔和了不少。然而可能因为南宫钊游不是宏梧派之人的缘故,他变得比以前更加阴里怪气的。

她觉得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她想一个人好好炼丹静静。而对于徐冬紫说她在这方面上的天赋,她倒是不那么认为,因为她一直把这归结为她用玄冥幽火炼丹的缘故。

就这样苏楠施每天都在仙府里豪掷了大量的药材练习炼丹,在又一个月之后她的炼丹水平已经达到了一阶炼丹师的水平,当然这个是她自己评估得出来的。

终于不再埋头只为炼丹之后,苏楠施从闭关状态中出了来。

才一出来,她就碰到了温勋辰,他还是一副笑意满满的样子,比她闭关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纳闷了,问他道:“师父,何事令您如此开心?”

温勋辰温柔地看了苏楠施一眼,说:“施儿你可知那玉修真人要正式收那文慕思为关门弟子了。”

苏楠施心里一噔,感觉心里好像少了什么,沉闷地问:“就因为这个师父就如此开心?”

温勋辰好像才察觉到他此时行为的怪异,于是摆正心态道:“自然不是因为这个了,不过却也不方便告诉施儿。”

听完这话,苏楠施看了他好一会才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在他走后,苏楠施有些烦闷的坐在一块大石上。她细细梳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又回忆了一下小说的故事情节,再结合现如今的剧情进度,一算才发现她大概还有三十二年的光景。

“三十二年。”她喃喃道,然后陷入了沉思中。

她想,虽然她现在没有按小说中女配的轨迹在走,但她还是不可避免的与女主产生了纠纷,而女主最终也还是成为了他的首席弟子,或许她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摆弄吧。

像往常一样在记有她命运关键点的玉简上备注了一下像避无避开之类的备注之后,正收到储物袋完了之后,还没抬头的她看到了一双深紫色的靴子。

不用抬头她也知道这是谁,她从大石上跳了下来,恭敬地问候道:“拜见陆真人。”

南宫钊游象征性地点点头,而后不具情感的一句话抛出:“我要你阻止他正式收她为徒。”

苏楠施当然知道他说的他和她是谁,她回道:“真人实在是太看得起弟子了,弟子是断没有阻止一位真人做决定的能力的。”

“哦?当真?”南宫钊游语气变得危险起来。

苏楠施压制住内心的恐惧,此时的她早就忘记了她当初受伤时他的一番好言安慰,她小声答:“当真。”

南宫钊游看着她,良久才道:“也罢,本就对你不抱有期望。不过……”

他一只手运起魔力,正准备对苏楠施做些什么时,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收手了。

直到他走后,苏楠施还不知道她刚才险些就要被植入了一丝魔力,要知道灵力与魔力可是相冲的,如若不及时地排出去,轻者影响修行,重者则会走火入魔。

这边,南宫钊游刚从苏楠施那离开转身就来到淳于洛这里。两人一见面都不给对方好脸色,气氛一直僵硬着,最终还是南宫钊游开了口,他说:“玉修真人,我劝你还是先别急着收关门弟子了。”

“这与你又有何干?”淳于洛淡淡地说。

“是啊,她是不是你关门弟子又有什么关系,我在这瞎操什么心?不就是看不惯你们做了那么久的师徒罢了。”

淳于洛闻言不做回答。

见他不说话,南宫钊游继续道:“难道你就不怕认错了人?”

他何尝没有担心过这个?只是最近不都得到了证实么?神乐府虽然不见了踪影,但通过他的旁敲侧击也探得了它就在他的徒儿思儿身上,这就足以证明她就是她了。

南宫钊游走后,淳于洛独自一人立于后山之上。清风吹起他乌黑发亮的发丝,也吹乱了他的思绪。

收徒大典在即,他不得不好好思量一番此举的正确性。明明证据已经摆在了眼前,可南宫钊游的出现又扰得他心里很不安。

吹了一会冷风之后,他回到他在藏剑峰的小屋,忽然看到在他习惯打坐的小床上出现了一戳纸。

他小心打开一看上面“不要后悔”四个大字赫然在目,这对清心冷淡的他本该激不起什么波浪的,但他在见到它们之后心中却波涛汹涌,因为那字是出于他之手,而他却不知道他自己何时写过这个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可能是别人模仿他的字迹来糊弄他的,但这字上有他写字时习惯常用的独有的隐匿手法,这就不得不令他深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