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48章 开始变强

苏楠施现在的修为还在筑基初期,对比于文慕思的筑基后期修为,她深深觉得她在三十二年后要想逃离她的魔爪那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比实力,她落后了她一大截;比修练速度,她的杂灵根远远比不上她的天灵根;比运气,她自认为她一个女配的气运怎么也好不过女主的;比身边之人的实力,女主的师父以及男二那不知深浅的实力。这种种的种种都在表明着如若女主真想要她的小命那她的小命八成是不保了。

不过她也不灰心,修士修的正是与天斗争的本事,连天她都不怕与之斗争了,还会怕那个也在天道之下生存的人?

不过光说无用,要付出实际行动才有意义。自从得知淳于洛即将正式收徒那天之后,她现在一颗心都用在了提升修为上了,每天不是在修练就是在炼丹或是在温勋辰的指导下修习阵法之道。

虽说修习的道术多了会延缓她修为的提升,但苏楠施认为技多不压身,适当的多学个一两道也不是什么问题。相反的她认为那种一心只用在修为的提升上的人才是大大的不妥。

在她一心只沉浸在这些上面之时,徐冬紫也陷入了疯狂炼丹修练当中,这才使得苏楠施在好长一段时间里还不知道原来淳于洛的收徒大典取消了(温勋辰知道也没有告诉她),导致宏梧派内掀起一股为文慕思言不平的浪潮。而等到徐冬紫稍微得空的时候又得知消息的她想来找她叙叙旧时苏楠施却闭关了。

她这一闭关眨眼二十年的光景就过去了,等到她出来时她已经是一名金丹初期的修士了。

她这修练速度如若被众人得知的话,那可足以在宏梧派内乃至整个修仙界内引起轰动。

要知道一个被他们奉为修练天才的变异天灵根之人从筑基初期到金丹初期都至少要三十多年的光景,而一个四灵根的废材居然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内就从练气十一层升到了金丹初期(大家都不知道她二十年前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这无论说给谁听谁都不相信的好不?

对于这些可能引起的轰动,苏楠施倒是有想过,不过她却认为还不足以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因为她以为她至少闭关了百来年的时间。

她一心沉浸在她偶然发现的出现在她的识海里的功法,不断地修习它,不断地探索它里面的奥秘,不断地体验一次又一次破解它时的快乐。

这让她好像又回到了她在现代学生时代时不断解了一道又一道足以令学霸们脑壳胀痛甚至是胀#破的难题那光景,这让她找到了自我,原来她还是那个她,那个各种数学物理化学妖魔鬼怪都打不倒她的她。

什么修为提升得慢那又能说明什么?看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连那么深奥的功法秘籍都理解深透了,别人有那个能力吗?就算灵根是天,别人灵根比她好又怎样?他们还不是不如她聪明?

在她还是个练气小修士的时候,她看得通透的像普通功法以及阵法或者是更高级一些的令她没有多大的成就感,这让她以为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直到《千虚千实》功法的出现使她穿越后自信心有史以来获得了爆棚,看吧,如若不是她穿越而来时寄宿的身体灵根不好,她才不会那么废,她才不会以为是自己的拙笨才会导致修练进度慢的。

呵呵,以她这种什么功法秘籍一看就懂的天才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觉得她自己那么笨?她以为的那些功法阵法别人也是要琢磨好久的好不。不过这些苏楠施都不知道,她去听课时偶尔见到别人问讲师关于功法上的问题时她单纯的以为他们是理解的只是在实践修练过程中像她一样问题多多。

出关后自信满满的她看到温勋辰特意在她闭关之处等她之后,她对着他就是一个灿烂一笑,此时的她什么女子应当笑不露齿的都被她抛到脑后去了。

面若桃花,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洁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明亮。

温勋辰看到的便是这样的苏楠施,他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庞,良久才对苏楠施道:“恭喜施儿步入金丹。”

苏楠施又是一笑,不过这次她倒没有再露出白齿出来。

“没想到才短短二十年的时间施儿进步便这么大了,真是让为师自叹不如哎。”温勋辰继续说道。

还没收完笑的苏楠施直接僵住了笑容,她好久才从这一令她内心震撼的消息中缓过神来。

“原来才过了二十年!才二十年!那自己这身修为是吃什么涨上去的?!”苏楠施内心不断地想。

似是看穿了她内心的想法,温勋辰轻笑道:“施儿机缘深厚,竟不想有这般机遇,从四灵根变为了变异天灵根。”

苏楠施再次被震撼到了,她结巴地问他道:“那师父徒儿现在是何灵根?”

她不是没有想过她灵根的问题,可她压根就看不出来她现在是什么灵根,所以还认为她是四灵根。

温勋辰皱眉思索了一下,道:“施儿这灵根很不寻常,若不是为师曾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为师也看不出来,会以为施儿是用了什么法子遮掩住了你的灵根。”

“幻灵根,以实为虚,以虚为实,这灵根果真名不虚传。”他继续道。

“幻灵根?”

“没错,那古书上记载这灵根断绝已久,却想不到如今却在施儿身上出现了。”说着他罕见地露出了羡慕欣慰的表情,继续道:“想必施儿已经习得了《千虚千实》功法了吧。”

苏楠施也没有多大惊奇了,她想他之所以知道这个想必也是从那本古书上得知的吧。

总算结束这个话题之后,温勋辰注视着她道:“施儿想不想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苏楠施惊讶,又想到她以前筑基后模样的大变,问:“师父莫不是徒儿的脸变成了上次的那个模样?”

温勋辰点头。

“一模一样?”

“比之前精致了一些。”

稍微有些松了口气,又想了一下后道:“还是算了吧,师父你快帮徒儿隐去颜容吧。”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她怕她看了她那张“丑陋”的面庞之后会击打她好不容易快要装满的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