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50章 比试开始

修仙界的修仙门派小门小派倒是有很多,中等门派也还尚可,可是大门大派就只有那么几个了。

修仙界以实力为尊,到目前为止修士最低的修为是练气期,最高的修为本应该是渡劫期才是,可能因为如今修仙界灵气不比以往浓郁的原因,现如今修仙界实力最高者只达到了合体期,距离渡劫期还隔了个大乘期。

不过管他是不是达到了渡劫期,只要实力是修仙界顶层其他便不用理会。而宏梧派作为有一个修仙界唯二的合体期后期和一个合体期中期还有两个合体期初期老祖坐镇,稳稳稳居修仙界八大门派第一位。

修仙界一共有三块大陆,分别为玄幻大陆、海天大陆与灵虚大陆,而八大门派中玄幻大陆就占据了四个,海天大陆与灵虚大陆则分别各占两个。所以长期以来居住在玄幻大陆的人们为自己能居住在实力强大的大陆而感到优越。

连仅仅只是居住在玄幻大陆这一点就让他们有股优越感了,那身为八大派系之首的宏梧派弟子更是以此为豪。

这次比试之所以选在宏梧派内一来是因为它的实力强大,二来是因为它所在的地理位置非常靠近无妄秘境的入口。

眨眼间比试的日子来临,这天,宏梧派内热闹非凡,身穿各色各样的门派服装的人穿梭其中。这是迄今为止苏楠施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其它门派的弟子,在这之前她只是单单从书籍中了解到这修仙界中的各门各派而已。

这次比试规则与上次苏楠施参与的门派大比很有不同,因为去无妄秘境的名额有限,而想去无妄秘境的人数又多,所以各门派通过商量一致决定采用打擂台的方式来决定各门派能去多少人。

这个秘境能容纳的最高修为是元婴后期(超过这个修为但压制到元婴期的也能进去),为了能在里面寻得更多更好的宝贝本来各门派是能派元婴修士前去就不要派这个修为以下的弟子前去,但一来为了本门派低阶弟子能得到好的历练与机缘,二来这秘境如果当真全让元婴修士前去的话那名额将会大大地减少。

考虑到这些,各门各派决定也让低阶弟子前去,所以演变而来的比试规则是这样的:

参与比试的门派首先把大部分名额让给八大门派,谁叫它们实力雄厚而且八个门派都有派出至少一名化神修士来维持秘境(秘境开启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虽说只要八名化神修士维持,但他们也是要休息的),而剩下的名额则给那些中小门派自己分配。

而那些门派分配的规则也是同八大门派的规则一样:分别设立练气、筑基、金丹和元婴四块大场地,每块场地上有数额不等的擂台。

初时擂台上都有一名弟子,参与比试的人只需要打败擂台上的弟子就可以成功地为自己所属门派赢得前去秘境的自己修为阶层的名额(数额根据阶层而定)。

但考虑到守擂台的弟子可能应付不来那么多的对手,所以特地允许替换守擂台之人(接替的人当然是那弟子所属门派之人)

在这样的规则下,经过十天之后根据擂台占有者所属门派来划分名额,然后分配到名额的门派就自己规划让谁去秘境。

为了鼓励弟子积极为本门派赢得更多的名额,各派掌门允诺许给最后成功守住擂台的弟子一个名额,而中途因为被挑战的次数太多而退出的也给一个名额。至于那些守不住擂台的则根据情况而分配,总之像那些没有背景的弟子只有参与了才有可能分配到名额。

陆陆续续各擂台积满了弟子,比试一触即发,很快宏梧派的弟子便抢占了多个擂台。

苏楠施与徐冬紫二人观看了一会,徐冬紫便表示她想上去攻打一下,不然等到筑基层的都被高层次的弟子抢占了的话那她成功打下的希望就小了,获得去无妄秘境的机会便几乎为零了。

而苏楠施则表示她还要观望几天,实力隐藏的她目前的修为同徐冬紫一样都是筑基初期,这样的她要想攻下一个擂台是很容易的事,但是守的话她怕她从比试开始第一天守到第十天会很累,同时也很可能经不过多个筑基后期甚至是中期的挑战,也很怕中途硬被本门派弟子替换掉,这样她就从肯定能去无妄秘境变为不定数了(虽然她也还可以再攻打一个擂台)。

徐冬紫知道了她的这个想法后,也表示了支持。她传音给苏楠施道:“真羡慕你金丹初期的修为,也更羡慕你的幻灵根,不过我很高兴你以后不会再被别人轻易欺负了!”

听完徐冬紫的话后,苏楠施很幸运她能交到这么一个朋友 她这一生能得这么一个好朋友便知足了。

看着徐冬紫成功攻占完一个擂台之后,又见她被人挑战之后还能守住自己的擂台,苏楠施便放心地到别处去观望了。

她寻着人最多的地方而去,到了之时才发现是徐婉淳在比试。

擂台上的她依旧盛气凌人,打得望月阁的女弟子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最后弄得一身伤,而且还不是轻伤。

擂台之下望月阁的弟子一脸愤恨,他们十分不满宏梧派的弟子下手怎么这么狠辣!欺负一个修为比她差一个阶段的对手是件很荣耀的事吗?

苏楠施也对徐婉淳的做法感到厌恶,她还清楚地记得当初她是怎么害的自己的,本以为她只是不喜自己,没想到她对其他人也是这个样子。

转身不再继续观看,苏楠施看到了温勋辰就站在她的面前。

她恭敬地问候了一声,然后问:“师父您怎么也在这筑基期的比试现场,您不应该在金丹期那边的吗?”

“谁说为师身为一个金丹期修士就必须待在那边了?有人身为元婴期修士还待在金丹期的比试现场呢。”

苏楠施愣了一下,好久才明白过来温勋辰说的是淳于洛,不过她不明白为什么温勋辰会提到淳于洛,貌似他们俩个没有什么联系吧。而如果非要说他们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应该是他们都教过苏楠施本事吧。

温勋辰陪着苏楠施观看了一会比试之后,他对着苏楠施说:“施儿,为师也要去比试了,你要不要去给为师加加油。”

“师父,这么早就去比试,会不会不太好?”

“不早了,去晚了的话师父这个金丹初期的修为怕是很难抢得一个擂台了。为师也想陪着施儿一起去秘境呢。”温勋辰摇着扇子说。

现在苏楠施的实际修为跟温勋辰的一样,只不过他是快接近金丹中期了而她是刚刚进入金丹初期。

不过苏楠施也没有因此对他不尊敬,毕竟他的人生阅历可是比她丰富得很,而且才短短二十年他就从金丹初期快步入金丹中期了,这对双灵根的他来说进步不可谓不快(温勋辰向苏楠施解释说他因为机缘洗掉了一灵根),这说明他很有修练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