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57章 收徒

虽然新加入了两个小孩,但是苏楠施他们二人赶路的速度却并没有慢下。

不过让她不解的是为什么沿途路过的某些人看着他们的眼神有些奇怪,竟让她觉得淳于洛好像被鄙视了?

而这种不解之情直到意外遇上之前在比试中输给他的天机门掌门儿子卜笙她才知道究竟是为何了。

行至半途,忽如起来的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没想到卜某竟然能在这儿遇上苏道友,苏道友可是同卜某一样不知为何被秘境弹了出来?”

苏楠施思索一番,道:“好像是这样没错。”

“真是同病相怜呀。”卜笙感叹一声,而后似是才发现一般吃惊道:“咦,原来苏道友早已成亲生子了,那身边的这位道友想必是苏道友的道侣吧?”

苏楠施抱着女婴时静僵在原地,脸色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压根不敢去看淳于洛听到这话时会是何反应。

还好有她刚收的小徒弟时熯(hàn)解了围道:“叔叔,这是我师父,而我师父手上抱着的是我的妹妹。”

卜笙微愣,发觉自己说错了话,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他接着道:“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哪有丈夫任由自己的妻子一手牵着娃另一只手还抱着娃都不带帮忙的。”

苏楠施勉强恢复面色,又听见他说出这话,当即真想把他的嘴给堵上。

她就说嘛怎么路上有些凡人看着他们的脸色都不太正常,原来是他们把他们当成普通的一家四口子了。

就在苏楠施想开口对卜笙说些什么话的时候,一直不言的淳于洛忽然开口说道:“确是我的不周。”

接着他看向时熯继续道:“时熯是吧,把手给我。”

小小的时熯依言弱弱地伸出了他稚嫩的小手,然后在淳于洛的大手牵着下先行一步向前走了,让卜笙看着很是满意道:“这位道友也没卜某想的那么不近人情嘛,对了,还没问道友的名号呢!”

苏楠施正惊讶于淳于洛的举动,此时被卜笙的话一拉回神来,丢下一句“他是我们宏梧派的元婴真人,道号玉修”便跟向前了,留下惊愕在原地的卜笙有些傻眼,心想他刚才这是冒犯了一名元婴修士?不过片刻后又庆幸那人并没有计较。

追上他们后,卜笙似是随意对着苏楠施问道:“不知这位真人是贵派何座山峰的?”

苏楠施很想对他翻白眼,她还算客气地道:“文慕思文道友还记得吧?”

卜笙有些不解她为何要提到那位做作的女子,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眼前的这位便是她的师父。”

卜笙有些傻眼,不自觉多看了几眼淳于洛的背影,当时他们天机门同宏梧派众人一起行走的时候他明明记得那人的旁边并没有这位啊,而按照常理来说的话那种情况师徒二人不应该同行的吗?

良久他语气不明地叹了口气道:“藏剑峰的人啊,不知预言是否成真呢。”

苏楠施好奇,问他道:“什么预言?”

卜笙讳莫如深,停下前行的脚步,看了看那个背影,道:“卜某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无意间听闻我爹说是宏梧派藏剑峰将来会有一场大变,而这场大变可能会波及整个修仙界。”

他的话音刚落,前边挺拔的背影忽然停留几秒,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

苏楠施微张着嘴,仔细看了看卜笙的脸,发现他并没有说谎的痕迹后心想那场大变恐怕是与文慕思有关的吧?而这应该是小说后面的情节吧?不过这目前并不是她应该要担心的,她应该要担心的是她该如何活下去才是。

五人继续在不允许修士在人多的地方飞行的凡人界步行前往修仙界,然而依然是还没到达修仙界,便又有小插曲出现了。

“哇”的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响起,苏楠施手足无措的直哄她怀中的小小徒弟,可无奈她一直哭个不停。

在淳于洛旁边的时熯一听到自己妹妹的哭声,连忙挣脱淳于洛跑到苏楠施的身边,努力踮起脚看了看那个哭得脸红红的人儿,才有些不好意思对着苏楠施道:“师父,妹妹这是饿了。”

“饿了?”苏楠施一想也觉得该是如此,然后同样有些不好意思问他道:“既然饿了,那该给她喂些什么吃?”

时熯有些窘迫,他说:“先前在家时妹妹喝的是奶,后来流落街头后只能喂她喝些米汤了。”

在一家饭馆解决小徒弟以及小小徒弟的饭食问题时,卜笙在得知时熯时静是被亲生母亲抛弃时有些感慨道:“想不到这世俗界也有如此狠心的母亲,为了能顺利二嫁不惜如此做。”

“世界之大,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有,倘若某一天我有孩子的话,我是一定要陪着它长大的。”

苏楠施在这个以修练为主的修仙界里并没有打算一直都是单身,她觉得她要是能遇到合适的人的话那两人就在一起。

她的话音刚落,淳于洛便从休息间走出来,他抬眸看了看秘密传音的二人以及刚好吃饱饭的时熯,用很平淡的声音说道:“既然吃完了,那便赶路吧。”

几人刚一到修仙界,迎面就飞来了好多的修士,个个脸上都带着一股紧张。

他们见到苏楠施几人,立刻拦住他们道:“不知几位道友是从何处而来?”

“在下天机门弟子卜笙,我们刚从凡人界而来。”卜笙和气地接道。

他们一听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一下,才解释道:“原来是卜道友,最近无妄秘境出了一些事,里面出现了很难对付的邪魂,好多进了秘境的人不幸被邪魂邪气所感染,变得邪得很,战斗值也高了一层,但凡被他们咬上一口的修士丹田便会染上一层邪气,变得无法修练,严重者丹田尽毁。”

“现在各门各派已经关闭秘境,可还是晚了一步,因为邪魂已经跑出来了,现在全修仙界都在紧急戒备中,但凡发现可疑者都要一一盘查上报。”另一修士接口道。

苏楠施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不过幸好刚才卜笙没有说过之前他们也去过无妄秘境,不然她怕他们几人会被他们怀疑他们可能被邪魂侵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