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59章 奇葩功法

来到羽仙宗的驻地之后,前来接待苏楠施以及陪同她一起来的四人的是一位和淳于洛同是元婴修为的女真人。

那女真人已是半老徐娘,她看着众人道:“本真人是羽仙宗丹圆峰峰主,道号为妙青,不知几位如何称呼?”

一一向她介绍完而她又寒暄了一番之后,妙青真人对着苏楠施和蔼可亲地说道:“听说苏小友可窥得邪魂的真面目,可是如此?”

苏楠施肯定地回答了她。

“这就奇了,为何其他人都不能看见,偏偏小友你就可以?”

“这个晚辈也不知,晚辈也是颇为好奇。”苏楠施说。

“不知玉修道友有何看法?”妙青真人对淳于洛问道。

后者依旧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他没有正面回答妙青真人的问题,而是说了“大道之下无奇不有,各人有个人的福分”这样一句话。

闻言妙青赞同的点了点头,接着又看了看他俊美的容颜,心想若不是她的青春已不再,她恐怕也是会像她旁边的徒儿甘纱一样陷入对他的迷恋之中的吧。

她随意似的想去看淳于洛的骨龄,奈何根本看不出,心下讶异明明他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而她却是元婴后期的修为,怎么会看不出呢?!但她转念一想他可能是用了什么掩藏骨龄的宝物才会如此的吧便释怀了。

接受到她宝贝徒儿恳求的目光,妙青试探性地问了淳于洛道:“不知玉修道友修行了几载?看着很是年轻啊,不像我修为难进阶,容颜经不起时光的打磨啊,就算有了那驻颜水也是无多大效果啊。”

这一问题一抛出,包括苏楠施在内的所有女性都把目光聚集在了淳于洛的身上(好吧这其中绝大部分的人一开始就把目光往他身上聚)。

待客室内静悄悄的,苏楠施好奇地看着淳于洛,她也是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呢,她以前看过的那本小说里根本就没提到好么。

接受到苏楠施的目光,淳于洛出乎苏楠施的意料与她来了个对视,看得她心底直呼妖孽,并且感叹道还好他在凡人界时适当地遮掩了容颜,不然那些凡人看了之后都不知会作何反应。

他们二人的这一对视让旁边的一众女修士看得眼红了,尤其是身为妙青真人门下的得意弟子甘纱,更是嫉妒得不行。

她忍住心底的不痛快,等待着淳于洛的回答,熟料她却听见淳于洛道:“抱歉,我也记不清了。”

“好一个记不清了,是真的记不清了还是无意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苏楠施在内心想道。

“不过这倒不失为一个拒绝回答他人询问自己年龄的理由,这个日后若有机会的话可以用用。”她继续想道。

甘纱极其不满意淳于洛的这个回答,她脱口而出道:“真人怎会记不清了呢?修仙之人如若不是太过久远的东西一般都会记得住的啊!”

“甘纱,不得无礼。”妙青真人责备道。

“甘纱,干啥?”苏楠施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一下她的这个名字,然后不禁联想起一个风度翩翩、气貌绝佳、颇有谪仙之味之人比如她眼前的淳于洛,或者她还不知道在何处的师父温勋辰,再或者是那个天才郭清允,还有她旁边的卜笙念起她的这个名字时的场景,那颇有说粗口的二字从他们口中说出的幻想让她有些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不知是不是她幻想过度了,她竟然真的听到了卜笙在说“干啥”,那一腔一调像极了她在现代所在的国家的某个地方方言。

乍一刹那听到自己用粗鄙的语气在说“干啥”二字,卜笙整个人都懵了,他很无辜地回看那些看着他的人,直道:“这不是我说的。”

甘纱羞愤道:“这明明就是你的声音,还敢说不是?!”

她最痛恨别人用那些腔调说着她的名字了,她认为那是对她的侮辱,父母给取的名字她也很无奈,曾几度想着把它改了,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毕竟那是她已故的父母对她的一种期盼。

听到他们的对话,苏楠施惊呆了,原来这不是她的幻听,这是真的发出声来过,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因她的缘故而出现的!

为了试探她的想法的真伪,苏楠施再次依照刚才她在幻想时的做法,在幻想了淳于洛、温勋辰接连两个人时都没有反应后,她把对象换成了卜笙,然后再次听到了她刚刚听到的那声音。

再次听到自己又说了“干啥”二字的卜笙快哭了,明明他没有说过啊!

甘纱更加羞愤了,她大声质问他道:“你还说你没有说!”

“这位甘师妹,在下真的没有张嘴说过这个啊!”

“什么师妹不师妹的,本姑娘和你没有那么熟!你是没有张嘴说过,因为你是用神念说的啊!在这修仙界谁人不知说话并非一定是要张开口说的!”

这下苏楠施确认了那是因为她的缘故了,不过她是不会站出来承认的,她只能在心底默默为卜笙祈求,祈求他能好好挺过这关。

二人在那互相争论,一个是丹圆峰峰主的得意弟子,一个是天机门掌门的爱子,两人的身份都很高贵,所以一时之间大家也就放任他们在那争论了。

直到为首的妙青真人开口止住了他们,他们才歇了下来。

对于她师父的没有处置也没有批评卜笙的做法,甘纱心底当然是不悦的,以前那些敢拿她名字说事的弟子都被她师父训斥了一顿,就连那些说话本来就带口音的弟子都因此即使做不到把语言说官腔化了也绝对会把“甘纱”二字说得绝对的官方化。

默默看了莫名挨刀的卜笙一眼,苏楠施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心想日后若是他再与她论阵道的话她一定一定不再带着些敷衍的意味与他交谈了。

而若是卜笙知道了他是因为帮苏楠施挡了这个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的灾难而换来苏楠施的倾心交谈关于秘意深奥的阵道的话他是非常乐见其成的。

终于混过去之后,苏楠施不禁松了一口气,她在听闻妙青真人的话之后回道:“晚辈也很想留下来帮忙,可是若是让师门知道了晚辈不去帮师门的忙而去帮其他门派的忙恐怕有些不妥。”

妙青的另外一个弟子林湘闻言却道:“苏师侄,贵派的明崇真人在灵虚大陆给我们也造成了不少的麻烦,若是苏师侄能留在这里几天半个月帮帮忙,想必师侄的师门也是乐见其成的吧?”

她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是苏楠施在没有经过师门的意见之后就留下来她怕会被人诟病,正想给师门发送传讯符征求一下意见时,淳于洛忽然开口道:“既是如此,那便留下来吧。”

甘纱一听转怒为喜,她说:“真人这是也要跟着留下来了?”

淳于洛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这让甘纱等一众对他心生爱意的女修喜上眉头。

苏楠施好奇他为什么也会跟着留下来?之前陪她来这儿一趟就已经很让她奇怪了,这会儿又要留下来而且时间还不确定就更加让她奇怪了,他不是挺着急回去见他的宝贝徒弟的吗?

带着不解的眼神看向他,她发现淳于洛正在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着她,她急忙撇开目光,心底的疑惑更深了。

来到羽仙宗为她准备的房间里,苏楠施抱着时静在思索着她刚刚为什么能在那里凭空捏造出卜笙的声音来。

在探索了一番之后她发现这与她的那本《千虚千实》功法有关,因为她在幻想时体内灵力无意之间按照了那本功法在这之前还未显现的内容上所说的运行轨迹在走。

按照功法的说明运行之后凭空发出了此刻正在和卜笙待在一块的时熯的声音,苏楠施知道了她这是无意间学会了《千虚千实》里的招数了。

按照书上所说即使她完全掌握了这名为一声虚的招数之后她也是不能凭空发出比她修为等级高的人的声音的。

天地运行一切皆有定律,修为越高的人在这片天地之间占有的地位便越高,若是谁都可以随便挑衅撼动天道认可的人,那还得了?

虽然不能任意发出这天地之间的任何一种声音,但是苏楠施还是很满足她此刻的所得。她觉得这招再配上她的刻意乔装成某个人的样子的话,虽然不能百分百的不被发现,但是起码她的这声音便不会被人认出来了。

在科技发达的现代虽然可能做到百分百的模仿某人的声音和样貌,但是在这似乎比科技更加牛逼的术法却是无法做到的,不然这个修仙界就该乱了。

试想一下大家都去冒充别人而且完全辩不出真假顶着冒充的那人的名义在兴风作浪,天道又怎会允许它所管理的世界乱了套?所以就算有那样的术法存在的话估计也是被它消灭完了或是留给了它认为重要的人了吧。

沉浸在些许喜悦当中的苏楠施在识海当中扫视了那本还未完全显现的功法,她对于那种只有先意外习得了功法大致走向而且还需要使用两次才能开启功法招数的释义从而使招数更加完整而感到头疼。

她心想这功法怎么这么奇葩啊?谁知道这本秘籍里会有什么招数啊!她又没听说过有谁习过这功法,若是有的话她还可以打听打听自己再不断地做那个可以触发功法未知部分的动作,直到自从习了仅有的一点入门功法之后便在她不主动去运行灵力时灵力就自动在她体内以两千种方式在运行的那两千个运转方式都行了个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