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64章 性命难保?

段涯子闻言一愣,道了声:“你这是何意?”

苏楠施没有理会他,她向一隐蔽处投去了一个法术,然后另外二人便看到了那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仔细一看之后发现居然是林湘。

林湘没有想到苏楠施竟然能发现她,她明明都使用了隐息符,这连身为金丹中期的段涯子都发现不了她,而她怎么却可以!

事到如今,林湘心想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同他们打招呼了。她拍一拍她的衣袖,步伐婀娜地走到苏楠施他们面前,含笑道:“师妹、苏师妹好巧。”

甘纱气哼哼的,说:“师姐怎么会躲在那里?是见不得人吗?还是说师姐又打算想陷害谁了?”

“师妹怎会如此认为?师姐只是见师妹有难,本想前去帮师妹的,只是师妹也知道段涯子的修为高出了师姐许多,师姐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林湘解释道。

“哦?那林师姐怎不先去搬救兵,反而躲在了暗处?”苏楠施开口道。

林湘讪笑,说:“苏师妹有所不知,本来师姐也有想过去找人来帮忙,只是后来见苏师妹那么厉害,便暂时歇了这个念头,想着先观察一番再说。”

“看来你来这也有好些功夫了,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了苏师叔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了,怎么还师妹师妹的叫?”甘纱道。

“是师姐我的冒失了。”林湘对甘纱道,而后又转向苏楠施这边,说:“苏师叔您应当不介意师侄之前的冒犯吧?”

苏楠施自是没有与她计较,她心里在想的是林湘那番解释的可信度,而在有点眉目之后又看着早已溜走的段涯子那个方向,道:“林师侄以前总爱陷害人吗?不然甘师侄怎会那般说?”

林湘与甘纱皆一愣,而后林湘说道:“怎么会呢?苏师叔也知道师妹平常是看不惯我的,难免会口无遮拦了些,你说对吗师妹?”林湘说完后隐晦的向甘纱挤了挤眉。

而甘纱在微顿之后不悦道:“我确实与师姐不对付,不过师姐有没有做那样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那话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苏楠施也没有真的要去探寻什么,反正这些都不关她的事,既然她们都这样说了那她就当没发生过今晚这事吧。

在当苏楠施与甘纱要动身回驻地时,林湘忽然道:“等等。”

于是两人停下,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林湘。

“师姐,你这是作何?”甘纱挑眉。

林湘停顿了一下,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既然师姐没有什么话可说的,那师妹就先走了。”

而在两人即将御剑而行时,林湘才开口道:“师妹,你不想知道段涯子为何要对你不利吗?”

甘纱再次挑眉,道:“莫非你知道?”

林湘一笑:“师姐也是得苏师叔指点。”

她说完这话便没了下文,等得苏楠施二人有些不耐烦起来。

“既然这是你们师门的事,我这个外人在此也不适合,如此我便先告辞了。”苏楠施道。

“苏师叔慢着,请苏师叔来为师侄分析分析看师侄说的对吗。”林湘总算开了口,然后便是一顿苏楠施刚才的从七品进阶丹得出的一点头绪的延伸分析。

不知听她东扯西歪的说了多久,苏楠施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林师侄你分析得很有道理,这样我可以走了吗?”

而甘纱也已经很不耐烦了,她在苏楠施说完话后接着道:“你说了这么多,所以你得出结果来了是谁想害本姑娘了吗?”

林湘一阵不好意思:“这可疑人员那么多,师姐还真是推断不出来啊。”

甘纱一顿白眼,怒道:“你既然说不出来还在这浪费了我们这么多时间,现在天都已经黑了!”

最后,苏楠施二人总算是摆脱了林湘,她们御剑在这个空荡荡的城上空,准备回到羽仙宗的驻地那。

然而本以为这次她们应当能顺利回到驻地才是,熟料却又生意外。

被迫落地之后,二人看着她们面前背对着她们的黑袍男子,内心皆一紧。

“你是何人?”甘纱道。

黑袍男子闻言转过身,一张冷艳俊俏的面孔便呈现在她们面前。

甘纱眼前一亮而后便暗了下去,她觉得此人虽然也好看,但是却比不过淳于洛。

“我们又见面了。”磁性魅惑的嗓音传来,竟让二人险些沉醉其中。

听着这有些熟悉的声音,苏楠施的眉头一皱。在她的印象里她很确定她是没有见过此号人的,但是声音的话的确让她有些耳熟。

“怎么才过了还不到一天就不认识我了?”

到此,如果此刻苏楠施还不知道他是谁的话那她就得了健忘症了。

甘纱见苏楠施在听他说完那话之后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她问她道:“你知道他是谁啊?”

苏楠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待会你能跑多远就跑对多远。”

“为什么,他很难对付吗?”

苏楠施点了点头。

“就算如此本姑娘也绝不做缩头乌龟。”

“他是冲着我来的,这事与你无关,你不要白白牺牲了。”

“既然他这么厉害的话那本姑娘更不可能独留你一人了,之前你不也是帮过我吗?正好这次我来帮你。”

苏楠施闻言看向她,与她对视了一会在看见了她眼底的真诚之后,道:“如果你想帮我的话,那你便告诉玉修真人我的事,至于他来不来,这都无所谓。”

听到玉修真人这四个字,甘纱眼底闪过一丝迷恋的神色,她纵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与淳于洛接触的机会,但是她还是不解地问苏楠施:“为什么一定要玉修真人,我师父不行吗?如若我师父知道了你出事的话她肯定会来救你的。”

苏楠施摇摇头,“此人修为很高,妙青真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听闻苏楠施这么一说,甘纱更加疑惑了,“我师父的修为明明比玉修真人还高,怎么玉修真人可以打得过而我师父却不行了?”

“你们话说够了吗?说够了就乖乖上路吧。”黑袍男子开了口。

“你这语气倒是很狂妄,本姑娘倒是要看看你如何送我们上路。”甘纱恼怒道。

“你这小姑娘脾气倒是很对我胃口,我决定了,今晚暂且饶过你一条小命吧。”

“本姑娘才不需要你饶命,有什么本事就对本姑娘使出来吧!”

苏楠施快被甘纱气到了,本来她也没指望甘纱能跑去通风报信的,熟料那人居然肯放过她了,可是甘纱却这样回击。

“你这是做何?白白牺牲可没有任何意义。”苏楠施怒其不争道。

“本姑娘就是要这么硬气,就算要逃,本姑娘也要靠自己的本事逃!”

苏楠施不知道要说她什么了,她这种人说好听点就是勇于直击困难,说不好听点就是皮痒了想找抽,而且还是那种会打到你没命的那种抽法。

“挺有骨气的嘛?我很好人的,既然你想找打,那么我便成全你就是了,就是不知道你这小小的身板能不能承受我这小小的一击了。”黑袍男子状似无奈地道,接着便对甘纱出了招。

而苏楠施见此很想就此放任她不管,谁叫她不知天高地厚了?可是她一想到她是因她才会遭此劫难,她就怎么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受难。

千钧一发时刻,苏楠施没有藏私,她祭出她的蒲枫琵琶以及流光琴,一边应用蒲枫琵琶的音防来抵挡攻击,一边应用流光琴的音愈来修补蒲枫琵琶可能会出现的因为承受不住极大的攻击而损坏的裂口。

两把音律型法宝浮在她的面前,不同声律、不同虚光碰撞出这世间难得一见的场景,因为这世间还从来没有人可以同时使用两种乐器弹奏出不一样的曲子出来,更不用说在同一时间使用两门不同的功法了。

而被苏楠施保护着的甘纱看着她眼前的这一幕,震惊得久久不能回神,不过还没等她从这种状态中走出来,她便看到苏楠施口吐鲜血,接着听到了蒲枫琵琶以及流光琴咔嚓一声破裂的声音响起,最后还看到她们最后一层的防护罩也消失了。

所有的防护手段在一刹那间都没有了,所以迎接她们的不是死就是死。

在黑袍男子的招数快要打到她们身上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别来无恙啊鬼魅。”

“鬼魅!”苏楠施心里一惊,心想这黑袍男子莫非就是当初洪七娘口中所说的那个鬼魅?!

还没让她再细想,她突然惊觉这忽然出现的声音竟然让她有些熟悉!

她惊得抬起头,看着从黑暗中徐徐走来的男子,容貌美中带妖又带邪,脸上嫣红色的花朵在黑夜中愈发红艳,美得让人窒息却又不敢靠近。

“好美!”甘纱忍不住赞叹道。

她以为淳于洛已经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子了,从没想过这世间竟然还有人能与他媲美。而如果让谁来评价两人当中谁更胜一筹的话,恐怕也是极难判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