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65章 捕获

“你知道本座最讨厌别人说本座哪个字么?”姬时像是自言自语道。

闻言甘纱莫名有些慌乱,因为自他出现后好像就只有她开口说过话。

“美。”他薄唇轻吐,看着甘纱的目光像是在看个死人一样。

黑夜如此沉静,似是一阵微风吹过,甘纱看着她眼前的情景,汗珠忍不住流了下来。

眼前的手掌只差一指之遥便可穿过苏楠施怀前残破的法宝直击她的心脏,可是最后终究还是无法抵达。

掌心传来一丝火辣,姬时唇角微勾,一个向后轻飞后便退了回去。

“来得挺及时。”他道。

“既然你在此,这丫头的命我改日再取。”姬时说完一阵黑烟闪过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而黑袍男子见姬时走了后,他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心中暗骂他竟然丢下他一人自己跑了,真是好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心理活动过后,他刚想准备逃走,却意料之中的被淳于洛拦截了下来。

“来了便别想走了。”淳于洛单手执剑于后背,看向鬼魅的目光中毫无情绪波动。

走不掉的鬼魅在心中暗骂一声倒霉后,就与淳于洛硬打了起来。

刀光剑影中,火红的剑光照亮了漆黑的夜色,白与黑的身影交叉重叠,在这空旷的大街上打得激烈。

苏楠施从来没有见过淳于洛与人打斗的场景,她望着夜空中那抹飘渺的白色身影,眼神中迸发出来的光彩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刚踏进驻地的大门,苏楠施很快就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劲。

而几人依照弟子指示前往大厅之后,便看到了大厅之上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阴沉。

“魔修真是太嚣张了!”苏楠施走进去的前一刻听到的便是这样一句话。

看到总算回来的几人,妙青脸色缓了一缓,而当她看到淳于洛的手中绑着一个黑袍男子之后,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

“此人是?”她不禁问道。

“师父,他是个魔修,您不知道若不是玉修真人及时出现了的话我和苏师叔恐怕就要遇难了!”

听闻此人是个魔修,大厅之内的人在惊讶了一番之后眉头总算是舒张。

“好!好!玉修道友此事做得甚合我意啊!”从羽仙派前来支援的一元婴中期的真人徐光真人道。

妙青闻言心中也是好受了些,不过她注意到了甘纱口中的说辞,道:“苏师叔?”

甘纱微愣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她急忙道:“师父您不知道苏师叔其实已经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了。”(苏楠施此时还隐藏着修为)

她说这话时眼中带着崇拜的目光,自从今日一行她在她身上不断地感受到震撼之后,她已经彻底把苏楠施当成她的偶像了。

妙青在听完她的话后一愣,明明她之前还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而已,怎么才一天的功夫就到了金丹了?若是说她之前掩饰了修为也还说得过去,只是她好像只是个杂灵根四灵根,修行速度怎会如此之快?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妙青问苏楠施道:“苏小友的修行速度为何如此之快?”

苏楠施早就已经想好了说辞,她把她的那番解释给甘纱和淳于洛听的解释又说了一遍,成功收获了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想不到苏小友的福缘如此深厚,无妄秘境之行倒真是去得值了。”妙青感叹道。

在妙青语毕之后,大厅之上其他人也是一阵类似的说辞,而苏楠施统一回应之后,妙青又看向鬼魅,惊觉自己居然看不透他的修为!

稳住心神后,妙青才缓缓道:“此人是何修为?”

她这话一说出口,大厅之内沉默了许久才响起说话声。

“莫非丹峰主也看不透此魔修的修为?”徐光真人道。

妙青摇了摇头,众人再次沉默。

良久,妙青才道:“玉修道友,你真的只是元婴中期?”

众人纷纷看向淳于洛,等待着他的回答,这当中也包括苏楠施。

然而淳于洛却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他道:“不知众位可知晓越级挑战?”

众人一听更加惊愕,越级挑战顾名思义就是低等级的人去挑战高等级的人。只是在这修仙界修为越往上想要越级挑战便会更加的艰难,而淳于洛的修为在元婴中期已经算高了。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对强者的敬畏,还有的人对他的目光更加的崇拜以及迷恋。

结束这个话题后,苏楠施了解到了原来他们白天去巡逻遇到魔修时之所以没有得到及时的支援是因为城中各个地方都遭到了魔修的袭击,根本没有多余的援手来解救被袭击的人,只能等到距离青城不算远的羽仙宗弟子前来支援了。

而正是因为援军来得不及时,现如今有好多羽仙宗的弟子以及过往的修士被魔修抓了去,因此大家的眉目之间都是愁而不展以及是有些愤怒的。

在救与不救的纠结中,是一场有义与无义的辩驳会。救,那么羽仙宗肯定会被世人所称赞,不救,那么羽仙宗倒不会被披上无情无义的帽子,不过会在人们心中留下些不好的印象就是了。

妙青看向座上的淳于洛,寻求意见道:“玉修道友如何看?”

“这是贵派之事,救与不救我不好定夺。”

淳于洛说完沉思了一小会,继续道:“众位凭内心感觉,若是不救可会阻碍你们修行之路?”

他一语惊醒梦中人,是了,对于那些善良之辈,眼睁睁看着大量人送死自己却不伸手帮一把,恐怕时间久了便会滋生心魔,这对修行可是大不利的。

众人当下便有了决定,那就是前去解救被魔修抓去的那些人。虽然也有人反对,但是反对无效,因为少数服从多数。

营救的策略商定完毕之后,妙青真人才想着要怎么处置那个魔修。

把魔修再次抓到大厅后,她问他道:“鬼魅是吧?你们魔修为何要抓我们正派的修士?又为何要杀我的徒儿以及苏小友?”

鬼魅即使被抓还是一副欠抽的模样,他嗤笑一声,并不作言语。

“大胆魔修,死到临头了还如此作态!”在场一金丹期修士怒斥他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鬼魅眼神不善地看向那金丹修士。

那金丹修士被他看得一愣一愣的,当即便不敢再言语了。

妙青面子有些过不去,她再次问他道:“你说还是不说?”

然而鬼魅闻言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把眼神移开,嘴里还说道:“我鬼魅从来都不理老女人。”

这下妙青脸色黑沉了,他不仅不回答她的话,哪怕随便敷衍一句都行,而他不仅没有,还出口骂她老!

苏楠施被他的这句话给呛到了,心想这家伙还是个色胚啊。

她抬头看向妙青真人,发现她脸色果然阴沉得很,再一侧头,发现在她旁边的甘纱也是如此,然后心里暗叹道看来甘纱还是挺在乎她的这个师父的。

偏头看向甘纱旁边的林湘,苏楠施对于她面容有些忐忑感到有些疑惑。

她细细盯着她看,忽而她也向她看了过来,面色从不有些不镇定到坦然,对着苏楠施微微笑了一笑。

同样回以她一笑之后,苏楠施压下心底的疑惑,假装看向了别处,实则余光还在时不时地观察她。

“既然你不说,那就别怪本真人把你交由我羽仙宗执法堂的无痕长老审问了!”妙青含怒道。

当她这一番话落下之后,在场的羽仙宗弟子皆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然而苏楠施却不明所以,不明白他们为何一副兴奋模样。

很快有人就为她解惑了,她听见鬼魅道:“贵派的无痕?确实有意思,抽筋拔骨?练心鬼域?亦或是搜魂?啧啧啧,还敢妄称自己是名门正派。”

“不过一来我鬼魅不怕这些皮外伤;二来我心中无愧,也不怕那些个假鬼骚扰攻击;三来若是他敢对我搜魂,我也不怕被他搜。”他继续道。

至此苏楠施终于明白为何羽仙宗的人为何会如此了,因为那些对于寻常修士来说是很难承受得了的,筋骨没了你还拿什么修仙?被颇似心魔的东西骚扰心智与肉体你敢说你能挺得过去?至于搜魂,难保你被搜了之后不会变成一个傻子。

“好,好!你不怕最好不过了。”妙青真人气急道。

感谢了卜笙一天的对于时熯时静的照顾后,苏楠施看着她不远处的淳于洛,走上前去道:“多谢真人今晚的救命之恩。”

“此话你已说过一次。”他没有看向苏楠施,而是抬头望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楠施略微有些尴尬,其实她主要不是想对他说这个,那个只是用来搭话而已。

她略微清了一下嗓子,无视他刚才那句话,说:“真人为何那时会现身在那?”

淳于洛眸中依旧是零星闪烁,良久才道了一句苏楠施意料之中的话“刚好路过”。

“原是如此。”她之前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不过听此之后倒是放松了下来。

而在苏楠施告别淳于洛有了好一会儿,淳于洛似是轻叹道:“天命之子?不是徒儿?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