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67章 师父到来

距离羽仙宗的人前去营救被抓的人已过去数日,而在这几日里苏楠施也并不是真的什么事都没做,她一直以来的任务不就是发现邪魂的踪迹么?

这天,营救部队终于传来了消息,不过那却是个坏消息。

传音符上说魔修之所以要活捉那么多修士是为了找出那个拥有可以对付邪魂之物并且能够治疗被邪魂邪气侵染的人,而那个人被魔修推断出近期有极大的几率会出现在青城,所以魔修便展开了地毯式的搜寻,企图找到那个人。

而他们验证的方法便是通过让邪魂入侵被抓修士的身体以此来判断,因为如果邪魂入侵不成功的话就证明被试验对象身上有让邪魂害怕的东西,因此他们就能确定被试验对象到底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了。

妙青真人看到这里,脸色已经铁青了,魔修的做法当真够魔修的,只为了抓一个人就可以满城去抓人,而且还几近要了他们的命。

她语气极阴沉,看向淳于洛的方向问道:“玉修道友以为魔修究竟为何要抓那个可以对付邪魂的人?明明邪魂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很有威胁。”

“师父,是不是就是因为对魔修他们很有威胁所以就想尽快找到此人,只是他们惯常以此类手法做事?”甘纱插口道。

“甘纱,为师平时是如何教育你的?你这总爱抢话的毛病还不改改?平时对着只是小辈或同辈也就算了,如今还几次三番不敬重前辈,为师罚你面壁思过一月可服气?”妙青语气中充满不愉。

甘纱见她师父这次真的是生气了,只能乖乖领罚,看得在场的林湘心情很是愉悦。

淳于洛对此还是一贯的清冷态度,很是让人看不出他究竟有没有生气、介不介意。

“或许是那个原因,不过你们还是不知道为好。”淳于洛说得讳莫如深。

魔修大肆规模只为找到拥有可对付邪魂之物,恐怕是想找到拥有神乐府之人,因为此物便是神乐府中收藏之物。

若当真如此,淳于洛想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们找到此人,因为此人便是他的徒儿文慕思。他早就察觉到有多番势力想要得到神乐府,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心急,看来他得好好保护她才行了。

忽而想到他的徒儿曾传讯来说她马上就要到青城了,当时他还觉得没有什么,只是如今情况不同,他还是不希望她来趟这趟浑水。

正想着讨论完后传讯给她叫她不要过来时,熟料看守弟子传来她的徒儿已到的消息,他便只能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苏楠施对于文慕思到来的消息也没多大惊讶,不过她对于她师父和徐冬紫的到来倒是很惊讶,不过惊讶的同时心里还是很高兴他们能来的。

退出大厅,三人相聚在一起,苏楠施向他们讲述了她意外离开无妄秘境后的事情,而徐冬紫他们也向她讲述了她离开后所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在我和玉修真人被传送出去之后那座遗府就崩塌了。”苏楠施很是感慨道,她其实也说不清为什么她对那座遗府的消失会这么的在意。

“师父,妹妹又饿了。”时熯忽然走过来说道。

“又饿了?”苏楠施很是无奈,那家伙的食量真是太大了。

“楠施,这就是你的小徒弟呀!长得还蛮可爱的。”徐冬紫一边说话一边捏着时熯的小脸蛋。

被捏着的时熯乖乖的任由徐冬紫捏着,一句不满的话都没有说。不过徐冬紫只是捏了几下就松手了,随后掏出一块木头配饰给他,并道:“这是养神用的,可以让你精神更加饱满。”

接收到苏楠施允许接受的目光,时熯伸手接了下来,并道了声谢。

“来,熯儿,这是师祖。”苏楠施向时熯介绍道。

“师祖好。”时熯看着他面前面容清俊气质儒雅的男子,与他想象中的糟老头子很不一样,他以为都师祖了那应该是一个年迈的人才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年轻。

忽而记起师父向他介绍的修仙界的人容颜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长春不老的,除非那人年限将近到数,于是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苏楠施,他觉得他真是对不起她,老是记不住她所教的那些东西。

温勋辰看着苏楠施刚收不久的小徒弟,眼神隐晦地闪烁了一下,而后含笑回到:“熯儿是吧,这是师祖给你的见面礼。”他这话说完后便从储物袋里拿了一样东西出来给时熯。

为时静找来灵粥后,苏楠施亲自喂起了它来,而且一边喂一边还向徐冬紫抱怨道这家伙真是太能吃了,关键还不长肉,抱着它时一点重量都没增加。

徐冬紫看着时静,被婴儿软软糯糯的模样萌呆了,一时之间竟萌生出自己想生一个养养的念头。

这个念头萌生出来后,她偷偷看了在旁的温勋辰一眼,见他此时正目光温柔地看着苏楠施在喂小孩,眸底的光芒灼热而且还很耐人寻味,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她之前其实隐隐约约就已经察觉到了温勋辰对苏楠施的态度,只是自己一味地去忽略去忘记,以为这样就可以欺骗自己温勋辰心中并无所爱,所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她最喜爱的男子会喜欢上了她最要好的闺蜜?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继续去喜欢温勋辰?还是就此放弃了?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忽而她听见温勋辰向苏楠施说道:“施儿喜欢孩子吗?”

苏楠施虽然有些讶异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如实回答道:“徒儿喜欢乖巧懂事可爱的孩子,淘气调皮捣蛋的孩子总是会惹人生气。”苏楠施说完,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不自觉地吐了吐舌头。

温勋辰闻言眼睛发亮,说话语气中带着憧憬:“施儿将来定会有一名乖巧懂事可爱的孩儿的。”

苏楠施一听脸色有些发红。

而同在屋里的时熯则在他说完之后立马保证道:“师父,徒儿绝对不会调皮捣蛋的,徒儿一定会乖乖听师父的话。”

他说完之后看着正在喝粥的时静,犹豫着要说不说的样子但最终还是说道:“妹妹以后一定也会乖乖的。”

苏楠施被他那样子逗笑了,问他:“熯儿怎么就敢保证小静静以后就不会调皮捣蛋了?”

“我……我……反正若是妹妹敢不听话的话,徒儿……徒儿一定会打她屁股的。”

听此时静暗地里白了他一眼,然后就继续喝粥了,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这一不寻常的举动被人发现了。

徐冬紫看着有说有笑的师徒几人,尤其是看着温勋辰脸上莫名的对未来充满自信期许的笑容,勉强微笑着道:“楠施,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做,我就先离开了。”

在她走后,温勋辰忽然问苏楠施道:“施儿最近可是有遇到修为高的魔修?”

苏楠施点点头,道:“徒儿倒是遇到了两个,一个是之前徒儿在凡界时从洪七娘口中听来的叫做鬼魅的魔修,一个是之前逼得咱们进入魔兽深渊的那个长得很妖孽的魔修。”

“喔?很妖孽?”

“嗯,没错。”苏楠施没有察觉到温勋辰语气中的古怪,想都没想的就脱口而出。

“比为师好看吗?”温勋辰继续问。

这下苏楠施察觉出些古怪来了,她没有想到她师父竟然也会在意别人是不是比他好看,当下拍马屁道:“师父的俊貌和那个姬右护法不是一个类型的,你们都各有千秋,不过徒儿更喜欢师父您这种类型。”

说完想了想后觉得哪里怪怪的,又加了“的样貌”三字。

温勋辰闻言心情顿觉舒畅,他道:“然后呢?他们有没有对你出手。”

“岂止是出手,还是专程想来杀徒儿。”

温勋辰一听眼眸阴沉,随即似想到了什么说道:“那姬右护法也是专程来杀施儿的么?”

苏楠施刚想说是,不过在略微想了一下后说:“不知道,反正那时他是中途出现的。”

“徒儿修为比不过他们,本来该是在劫难逃,不过好在玉修真人及时出现了。”苏楠施继续道。

时熯在旁听着他们的对话,一只手紧紧抓着苏楠施的衣袖。

而苏楠施任由他抓着,她知道本来这些话不该让他听见的,不过她想着让他早早的意识到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不会任人欺负,虽然这样子会有损她在他面前身为一个师父的形象。

听到“玉修真人”这四个字,温勋辰的眸光晦暗不明,道:“哦?最后呢?”

“最后徒儿安全回到了此处,而鬼魅被抓了,不过那个姬右护法倒是逃走了。”

“施儿不好奇为何玉修真人会出现得这么及时么?”

“这个玉修真人说过他那时是恰好经过。”

温勋辰闻言心里冷哼,心想好一个恰好路过,同时感叹咒言的力量当真是强大,即使是在这样的局面里,他们还有着这样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