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68章 叛徒

自从温勋辰他们来到青城后已经过去数日,因着羽仙宗的人正忙着救人,所以鬼魅一直还留在驻地里。

而有着等级高的锁阵困着鬼魅,羽仙宗的人倒也不怕他能逃得了。只是,在今夜,情况却不同了。

深夜,在一有泛着绿光的阵法牢内,正闭眼打座的鬼魅忽而睁开眼睛。他看着站在阵法外的人,道了声:“你终于来了。”

闻言穿着黑袍的人有些愧疚,说:“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只是我也是好久才找到破阵的办法。”

“此阵不愧为鼎鼎有名的阵法大师阵衡子所造,连我这个出窍初期的魔修都无法破解。你能这么快就探寻到破解之法,已是不错了。”

黑袍人闻言内心有些许喜悦,心想能得到他的赞许对她来说再大的险她也愿意去冒。

正在她将把鬼魅放出来时,她的身后响起了妙青真人的声音:“湘儿,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背叛师门这样的事来,罔顾为师平时如此的信任你,你真是太让为师失望了!”

林湘正行动着的手一僵,而后锤下捏紧道:“哈哈,师父,你不是一贯都把甘纱看得最重,视我们其他徒弟为可有可无么?怎么这会却说出你好像对我抱有很大期望的模样出来?”

“出言不逊,为师平时就是这么教你对待长辈的?!”

“事到如今,什么鬼屁礼仪我也不顾了,我只想问师父您,您敢承认在您心中您只有甘纱这个徒弟么?”

“师父心中都有你们这几个徒弟,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哈哈,我这么认为?师父偏袒甘纱这是事实,每当她有个什么事的时候师父都极尽所能地维护她,甚至是替她所做的坏事擦屁股,对她呵护得要紧,舍不得打骂。”林湘语气有些激愤。

”而我们这几个同样是您的徒弟,您是怎样对待我们的?是严厉教导,是受罚挨打,是对我们要求高得很,而且做不到就会受到处罚,说什么对所有人的要求都一样,您以为我们都像您那宝贝徒儿一样都是火系单灵根啊?况且,当她达不到您的要求时您不也是没有处罚她吗?!”她渐渐变得有些疯狂。

参与了抓叛徒的苏楠施在旁听着,对妙青的做法很是不喜,同样都是徒弟,应该一视同仁才是,难怪林湘会这么怨她。

“甘纱是火属性单灵根,是极其适合炼丹的灵根,将来很有可能能炼制出八品丹药成为八品炼丹师,为羽仙宗增加一实力,为师自然要对她区别对待。”妙青说得很是正义,看得苏楠施越发对她不喜起来。

她心里不禁想道难怪甘纱有些目中无人的样子,原来都是被她给惯的。

“区别对待!好一个区别对待!师父您这样说出来真的好吗?若是让您那些个徒弟知道了该会作何感想?呵。”

“他们不是你,他们会理解为师的。倒是你,不仅勾结魔修妄图残害它派弟子,如今还偷盗解阵之法妄想放虎归山,说,你为何要这样做?!”妙青厉声质问道。

林湘看向仍坐在原地的鬼魅,声音放软了下来:“只有他才能让我感受到被需要,他会安慰我关心我,他还答应我要帮助我成为一名出色的炼丹师。”

“就因为这个,你就背叛了师门?!”妙青语气中满是愤怒。

“当然不是了,我喜欢他,所以只要他想要做的事只要我能做得到我都会帮他达到目的!”

“你这个逆徒!竟然喜欢上魔修!”

“是又怎样!”

林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她知道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与其苦苦求饶,还不如真正的洒脱一回。

“好好好!”妙青一连说了几个好,而后冷静下来道:“你故意拖延甘纱与苏小友回营地的时间就是为了等待鬼魅的到来好能达到杀了苏小友的目的对吧?”

“是,没错。这是苏师叔告诉您的吧?也是,就依照甘纱那个脑子,傻瓜也知道不会是她推断出来的。”

林湘说完后又说:“不仅如此,在这之前我还叫来了段涯子来刺杀甘纱这个好师妹呢!”

“你!居然还妄想残害同门!”

“是又怎样?师父难道不想问问为什么段涯子会答应与我联手吗?”

林湘看着妙青久久不言语,用嘲讽的语气继续道:“想当初段涯子因为偷盗七品进阶丹不成反倒因为偷了个假货误服用导致经脉错乱,修为降了一个大阶段,这个他后来也是知道这是我与师父你联合起来的结果,怎么还会与我合作呢?这当然是为了进阶丹啊!我可是答应了他事成之后我会帮他从师父你这偷得一枚七品进阶丹呢。”

妙青看着林湘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模样,心下顿觉有些慌乱。

果然,她下一刻就听见林湘说道:“各位师叔师伯,都知道我师父是一名七品炼丹师,早就已经能炼制出七品丹药了,可是你们知道吗?其实她根本就炼不出七品丹药出来!”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哗然,当即有人反驳道:“你这个叛徒在胡说八道,妙青真人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能炼出七品丹药了,这个当时大家也都见证了那场封师大典,岂能允许你在这污蔑!”

“哦?是嘛?那怎么这么多年来都不见她再炼制过一枚?”

那人一噎,想了一下后道:“你以为七品丹药是那么好炼制的?你又怎么知道妙青真人私底下就没有炼制了?而她什么时候炼丹炼什么丹难道都要对外宣传吗?”

“哼!当时当她得知了段涯子因年限将至却进阶不成而萌生出偷盗进阶丹的想法后,故意在盛放进阶丹的药盒里放上了能导致人经脉错乱的丹药,借此避免了让众人参观的机会又能让人夸赞她的料事如神。你们不要同我说你们当时是确确切切地看到了七品进阶丹!”

这下子所有人都犹豫了,确实他们当时都没有亲眼见到过,那时因为要抓叛徒段涯子所以妙青真人只出席了一会就离开了,他们因此也就无缘窥得七品进阶丹,因为不是说了她早就把进阶丹换掉了,而至于真的在哪谁也不知道啊。

妙青真人强装镇定,她厉声道:“事到如今你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想污蔑为师,来人,把她压下去听候处置!”

在林湘疯狂的笑声消失在此间牢狱之内许久后,苏楠施的耳边仍回荡着她临走时对她的一番狠厉话:“都怪你,若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而鬼魅兴许早就能逃出去了!”

苏楠施当时心里是恼怒的,亏她还为妙青的不公平对待而有些同情她,敢情她就该乖乖洗干净脖子等待他们来宰而不能做反抗吗!

“苏师侄,哦不对,现在应该改口为苏师妹了。你不用在意她说的话,这些人都是这样,栽在人手里了却怪人揭发了他们,实在是可笑得很。”文慕思开口说道。

苏楠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连一句话一个词一个字都没有回应她。

见苏楠施一副冷淡的态度,文慕思也没硬要与她交流什么,只说了一句:“师妹知晓就行,如此,我和师父就先走了。”

而在所有人都陆续离开最后只剩下苏楠施、温勋辰以及徐冬紫时,苏楠施看着阵内的人,问了句:“你认识洪七娘吗?”

鬼魅闻言抬眸看了她一下,而后道:“知道,她也是在遇到你和淳于洛后被抓的。”

他说这话时隐隐透露着一股恨意及悔意,不过虽然隐秘,但还是被苏楠施给捕捉到了。

“你其实也是挺在乎洪七娘的吧。”苏楠施用陈述事实的语气道。

鬼魅没有回答她,苏楠施接着道:“你知道吗?她好像恨及了你,死前誓要杀了你。”

鬼魅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仍然没有理会苏楠施。

第二天,当苏楠施在教时熯如何吹奏长笛时,忽如其来的消息使她震惊了好片刻,因为她听到了鬼魅昨晚死在了牢里的消息。

而在鬼魅死去的消息传出来不久后,她又听到了林湘自杀而亡的消息,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事后不久,甘纱逃罚出来找她解闷道:“本来以前我同其他人一样也是挺喜欢林湘的。”

苏楠施看着她,静静聆听着。

“可是自从她诱导我去偷师父的进阶丹后我便开始讨厌起她来。而如果当时我没有偷听到段涯子和她的对话的话我可能就会一直以为我那时是有多幸运,恰好临时缩了手。”

甘纱顿了顿,继续道:“记得当时她还不断催促着我要快些,现在想起来怕不是她的本意是想让我偷得那假的丹药然后被人发现名声扫地。”

“我讨厌她这是我很肯定的事,只是为什么如今她死了我却有些难过?犹记得刚入门时她对我好像也是真心实意来着。”

苏楠施感叹一声:“人是一种感情动物,与她相处久了对于她忽然的逝去难免会感悲。而人都是善变的,在利益与长久的心里不平面前又有多少人会保持初心?”

甘纱听了苏楠施的话,若有所思,在片刻后她的心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又在不久后修为达到了筑基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