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69章 发现

鬼魅的死在驻地里引起了轰动,大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暴毙,明明不论是驻地里还是牢内的防护都很到位。

未知的答案让众人有些恐慌,他们相信鬼魅是不会自杀的,如此说来答案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他杀。

而是谁能无视牢内的阵法?是谁能轻易杀了鬼魅这个至少有化身初期修为的魔修?众人不敢再往下想了。

于是乎,鬼魅的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被揭过去,众人只当作他们从来没有抓到过鬼魅。

这天清晨,细雨绵绵,屋舍下的人儿胸部自然挺起,左手右手以正确的姿势拿着长笛吹响一首又一首曲子。如果忽略那难听的音符的话,光看这场景倒是可以构成一副美好的细雨吹笛图。

“真难听。”屋内的时静听着屋舍下传来的时熯练习吹奏长笛的难听声对着苏楠施道。

“是挺惨不忍闻的。”苏楠施表示认可。

“既然难听,那娘亲怎么光屏蔽咱们的声音避免传出去而不让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

苏楠施看着时静那张睡求不满的模样,乐呵道:“我得盯着他练习啊,这样才能看他到底有没有进步。”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还能让小静静不再像猪一样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

“娘亲好坏,可是小静静控制不住自己的睡意与吃意嘛。”

“所以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外力强制干预,反正你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婴儿。”

时静一听小脸一拉,凄惨道:“那娘亲该不会也要控制小静静的饭量吧?”

苏楠施闻言作思索状,“唔,这个看情况吧?多多少少应该会控制一点。”

“小静静觉得自己每天吃的碗数确实挺多的,那要不如这样吧!娘亲给我喝灵露就不会这样了。”

苏楠施正在摇晃的身体一僵,半晌才道:“这灵露确实是好个东西,可是这价格算起来还不如继续给你吃灵粥。”

笑话,苏楠施这是担心她吃的碗数多的问题吗?她这是心疼她口袋里的灵石好不?虽然他们现在是白吃人家的,可是她也是有给人干活抵债啊!她这些天来都不知道发现了多少个邪魂了!

时静委屈,“别人家的娘亲什么东西都愿意给孩子买,怎么到了娘亲这就这么小气呢。”

“第一我不是你亲娘,第二我很穷知道吗?”

“娘亲这还叫穷?!娘亲身上的丹药若是全部都卖出去的话都够买好几瓶灵露了。”

苏楠施叹息:“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娘……我还有其它东西要买,怎么能全部都买这个?起码要再购置些药材下次才能继续炼丹吧?”

时静闻言后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才开口说:“那娘亲可以帮人练丹赚取灵石呀,以娘亲五品炼丹师的身份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来找娘亲炼丹的吧。”

“这家伙!怎么连她能炼制出几品丹药都知道!”苏楠施心里暗道。

实在是忍不住,她问它:“你是怎么得知我身上有多少丹药?而且怎么还能知道我能炼制出几品丹药的?”

时静眨眨眼,说:“小静静闻出来的呀。”

“闻?!”苏楠施心想若是它说的话是真的话那这家伙的鼻子未免也太灵了吧!

“好吧,可是我身上没有五品丹药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能炼制五品?”

“小静静能闻得出娘亲炼制的四品丹药品质几乎都是极品四品,所以就猜想娘亲定是能炼制出五品丹药的。”

时静说完,笑嘻嘻的继续道:“娘亲,小静静聪明吧?!”

见它一副求她快夸它的模样,苏楠施在震惊于它的嗅觉极为灵敏后,语气酸酸地道:“鼻子怎么比狗还灵敏。”

这边的小插曲刚过,苏楠施继续开始她一天的巡城之旅。

因着前去救人的弟子不少,所以现如今巡城的弟子极大的减少了,而又因为鬼魅已死,苏楠施的生命安全在得到了保障之后她的身边也就没有那么多弟子跟着保护她了。

细雨继续在下着,空荡荡的大街上极难寻找出一个人的影子。

滴答滴答,雨势越来越大,不过一会的功夫,街道旁便积了许多雨水。

轰隆一声雷响,天边闪过一道雷光,为这冷清的城池增加一丝喧闹。

苏楠施同几个羽仙宗弟子一起撑伞御剑低飞在街道上,裙角鞋子早已被打来的雨水沾湿了。

雨水哗啦啦的从地势高处往地势低处流淌,清而急,然而有处地方却是微红而急。

注意到这一幕的苏楠施同她身边的几位弟子说明了她发现的情况,成功引起了那几位弟子的探索之心。

沿着微红雨水流来的方向一路逆流而上寻去,苏楠施一行人最终停在了一处杂乱的角落处。

浓烈的血水味道扑鼻而来,当他们将堆积着的杂乱无章的旧物一件一件移开后看到他们眼前的情景时,所有人都忍不住反胃。

一把火焰落下,女尸被烧了个干净,而虽然她已尘归土,但是众人的怒火依旧还在。

“这个明崇歹人!”一弟子怒火难平道。

在在场所有人都沉浸在愤怒之中时,苏楠施忽然开口道:“虽然现在下着雨,可是女尸所处的那个地方却是干燥的,而我们能寻着血迹而来,这就说明这名女修乃刚死不久。”

她的话让在场之人醒悟,当下就有人道:“对,这明崇歹人肯定刚走不久,没准他现在还在这附近呢!”

不过也有人道:“可是这明崇歹人的实力现在可是相当于金丹后期了,咱们这有人能对付他吗?”

话音一落,众人沉默。

就在他们考虑着要不要去找明崇真人算账时,他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哈哈,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抓住本真人!”明崇真人道。

见他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其他人都慌了,他们七个人当中最高修为也就金丹初期,而且只有两个人,这若是要打起来的话怕是讨不到好处!虽然他们人数上占了优势,但那修为不够看啊。

明崇真人双眼一眯,看向苏楠施的方向道:“原来是你这不知好歹的丫头。”

苏楠施不慌不乱,抬眼看着他,等着他说出下文。

“当初你也参与到了发心魔誓当中,怎么你们都不被心魔干扰!”

苏楠施无语,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首先发心魔誓的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其次距离我自己的心魔劫时间还远着呢,而且我又没被邪魂侵扰。”

明崇真人闻言愈加狂躁,他在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后开始攻击苏楠施。

一击落下,他癫狂道:“本真人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又是一击,不过苏楠施都躲了过去。

随着招数的越来越狠辣,失去法宝的苏楠施真是有苦难言。她单靠一把破剑在那苦苦支撑,虽然模样狼狈,但是比起在她身后的几个羽仙宗弟子好了许多。

不到一会的功夫,他们七个人里每个人都附了伤,本来对付一个明崇真人已经很吃力了,谁知道又来了个邪魂,这下真是腹背受敌了。

根据自从邪魂出世以来修仙界的人凭借多日的对付经验终于在近日研究出来的对付他们的办法,只需要成功把对付邪魂专用符箓贴在他们身上即可,只是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邪魂又不会乖乖站着不动让你去贴,而且你还不能被它碰到,然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还得根据苏楠施的提示避开邪魂以及进行操作。

“咔嚓”一声剑裂的声音响起,苏楠施肉疼地看向那把破得不能再破的中品法器,心中猛的升起一股怒气。

她的飞剑,她攒了不知多少年灵石才买到的飞剑还没用够呢就这么毁了!

心里想着昔日那把飞剑是如何带她上天入……是如何上天的,出鞘时那剑削的声音至今她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声音,是她省吃俭用夜里有时肚子叫的咕噜声(练气期时),是她无数次从妖兽爪下挣石术法轰隆隆的声音,更是领月俸时与管事唇枪口战时的徐冬紫的声音。

比起容易得来的流光琴、蒲枫琵琶与伏羲琴,这把飞剑可是花了她无数心血肝来的,虽然它的品级比不上前三者,但于她来说那意义却是非凡!

怒火愈烈,苏楠施想也没想的就祭出早已被她融入丹田的之前自己跑到她手上的名火玄冥幽火所产生的火焰,熟料到手掌的居然是一把浅紫灰火焰状的她的那把毁了的飞剑!

她心下一惊,心想原来千虚千实功法上所说的要想学会二视实的第三重所需要的辅助用品便是这玄冥幽火啊!不对,刚更新的功法释义上说了只要是火都行。

她的这一异状没被周围人发现,因为大家都在忙着对战。

心知刚才有些冲动后,苏楠施把火给收了回去,然而收回去之后她又想若是不用它的话那他们今天都别想活着回去了。

“可恶,若不是大雨天求助符发不出去的话,现下早就有人来支援咱们了!”一弟子说道。

“这符怎么这么差劲!都不防水,我可记得以前的符无论什么天气都能顺利发出去的啊!”另一弟子有些怒道。

苏楠施听到他们的对话后也是无语,敢情各家门派都有这种贪小利的人啊!不过以以次充好这方式最后倒是害人害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