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70章 战胜

苏楠施能拿得上手的招式就是有关音修方面的招式,而要想使出这些招式就必须得有样音律型法宝相辅助才行,可是她的蒲枫琵琶与流光琴因为损坏了给了淳于洛修补到至今他还没有交还于她,只剩下唯一的伏羲琴她更是不敢拿出来使用。

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用玄冥幽火还是伏羲琴的苏楠施忽的察觉到有一道光芒快要往她那边飞去,正要起身躲开之时,一把素雅的纸扇用它那脆弱的身体替她接下了攻击,而后原地返回,带走一阵清香。

苏楠施不用特意去看纸扇的主人是谁也能猜得出来来者是谁,除了她那个师父温勋辰外谁的纸扇型法宝带着那世间独有的清香?

“师父。”她问候道。

“为师来晚了,施儿无事吧?”温勋辰声音温雅,而且还带着男性声线特有的磁性感。

头顶上忽的出现一把伞,把不停往她身上倒的雨水挡在了油纸伞外,而少了雨水冲刷的感觉,竟让她一时有些不习惯。

她如实的向温勋辰道:“徒儿只是受了一些轻伤。”

温勋辰的目光有些不自然,耳廓微微有些红,他“嗯”了一声后随意地点了点头。

苏楠施初时不解他的反应,而后在看完他的动作后总算明白了原因,一时间也闹了个红脸。

只见温勋辰使用灵力把她的衣服头发什么的都烘了个干净,然后把伞交给她后便去迎敌了,徒留苏楠施一个人在原地尴尬不已。

总算不再尴尬,苏楠施看着在战斗中的温勋辰,一时之间有些无语。

对战比自己修为高的人一般修士都会省着点使用灵气,而他倒好一边对战一边还使用灵气包围自己以免浸湿他。

在心里默默吐槽完毕,她看着他游刃有余的与明崇真人对招,又感叹了他的实力什么时候又提升后便也加入到对战当中。

而这次,她没有再让自己暴露在雨水中,不过也没有像温勋辰一样浪费灵力来保持自己全身的干爽,而是直接带着把伞加入到了战斗中。

做出这样的决定时,苏楠施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默默点赞,她不是既没了法宝又没了飞剑么?如此不如就把油纸伞当成她的武器。

虽然一把普通的伞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架不住她刚学了二视实的第三重啊!她可以用玄冥幽火幻化出一把与之一模一样的油纸伞然后再附到实物上最后再拿来使用啊。

当一道道带着浅紫灰火焰状的攻击发出去时,其他六名巡城弟子见着之后有些目愣。

其中有一人忍不住说道:“这不就是一把普通的油纸伞吗?怎么还能使出法术攻击?!”

沉浸在不一样的攻击方式当中的苏楠施闻言抽空回答道:“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油纸伞,这可是我师父送给我的法宝,只是外形像而已。”

温勋辰一听往她的方向看去,在看到她对着他眨眨眼后无声地笑了一笑,继续应对眼前的敌人。

那些弟子听了解释,总算是不那么过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下一刻当他们看到从油纸伞当中分离了一把与之一模一样的浅紫灰火焰状的伞时,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他们当时心里大概是这么想的:这什么法宝啊怎么那么牛!还能有分身!不是说温师叔挺穷的吗?怎么还能送他徒弟这么一件法宝!看来之前对他的传闻有待考证了。

其实幻化出一个实物的虚影或是用水火幻化实物的模样不借用法宝单靠用术法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只不过那起码得元婴期以上的修为才行。而苏楠施现如今也才金丹初期的修为,所以他们便一致认定了那火焰状油纸伞是苏楠施借助法宝才能幻化出来的。

千虚千实里第二招数的三重天也只是简单的幻化出一个物体的形状而已,并没有什么攻击力。而现如今苏楠施所幻化出来的伞的攻击却并不弱,那只是因为单纯是玄冥幽火的功劳而已。

油纸伞下撑伞似在游玩的苏楠施与悠哉悠哉对战的温勋辰二人的样子成功激怒了明崇真人,他几个大招迅速地打向他们二人,但都被他们避开了。

这下他彻底愤怒了,他变得有些失心疯,不,应该是说他好像又陷入了被心魔支配的癫狂处境中。

“你们都该死,你们所有人都该死!我才是那个实力最强之人!尔等蝼蚁之辈竟敢在我眼前叫嚣!……”明崇真人语无伦次的,说出的话都不经大脑,语气狂傲至极。

在场之人见他疯了,对他那是一点同情之心都没有。

而早已对付完邪魂的众人趁他在发疯之际一致对着他攻了过去,不过可惜的是被他及时躲开了。

他嘲笑他们的失手,疯疯癫癫地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狂撒招式,丝毫不顾虑体内的灵气会不会枯竭。

众人被他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弄得一时束手无策,暂时只能先防御着。

见此,明崇真人得意无比,但他得意归得意,其实脑子还是十分不清醒的。

不知单方面被他攻击了多久,明崇真人体内的灵力开始呈现出不足,众人一见觉得反击的时机来了,纷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朝着明崇真人攻去,顺利打倒了他。

他一倒地,众人一喜,有人还补了一刀过去,见他没有还手之力后正准备擒拿他之时,周围的灵气忽然发生暴动。

“怎么回事?是有谁要进阶了吗?”有人问道。

“不好,是明崇歹人想要自爆了!大家快跑!”有人答。

一听一个有着金丹后期实力的修士即将要自爆,在场之人顾不得其他纷纷御剑而逃,瞬间就只剩下苏楠施和温勋辰二人。

苏楠施一阵懵逼,她在想她没有飞行之物该怎么逃?是要奔跑着吗?

然而还没得出答案的她忽然看见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只手,她顺势抬头看着手的主人,只见温勋辰站在不知什么时候变大的纸扇上对她邀请。

逃出爆破的范围外,感受着两手相握的掌心余温,苏楠施抬眸看着正在御扇的温勋辰,好似才想到似地问:“师父,您不是要一直待在羽仙宗的驻地里闭关一阵的吗?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

“为师今天有些心神不凝便提前结束了闭关,见着这恶劣的天气后担心施儿会有什么危险,便出来找了,没想到施儿果然遇到了麻烦。”温勋辰微有一副后怕的模样。

苏楠施闻言心里微暖,心想有人关心担心的感觉就是好。

又飞行了一段距离后,苏楠施好似随意道:“师父,你这扇子什么时候可变大了啊?”

“本就可以,只是为师不曾在你眼前使用过罢了。”温勋辰轻声答道。

“没想到这扇子从表面上看来和一把普通扇子无差异,实则功能还是蛮多的嘛,扇骨坚韧、扇面极难穿破、防水功能又好,还有还能变大变小。”

温勋辰笑笑,忽而想起对战时的一幕,便道:“施儿若是喜欢这种外表普通的法宝的话,为师可以送你一件。”

“不用了吧师父,徒儿的法宝已经够多了。”

温勋辰目光微暗,“施儿的法宝里没有一件是为师相送的。”

苏楠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答话,她半晌才弱弱地问:“若当真要给的话,不会增加师父的负担吗?”

温勋辰知她在担心什么,回道:“为师最近卖了好几个等级不低的阵盘,得了好些灵石。”

“那师父没有其他东西要买的吗?”

“没有。”

温勋辰内心有些小后悔,心想他当初干嘛要设定这样一个穷小子的身份?不然他就可以无所顾忌想给她什么东西就给她什么东西了。

苏楠施闻言思索了一会,道:“既然如此,正好徒儿的飞剑已经报废了,不如师父……?”

“为师正有此意。”温勋辰顺着她的意说下去。

二人回到驻地不久,同行的其他六名弟子陆陆续续也回到了这里。

第一个到的人向妙青真人禀告他们此行的遭遇后,众人只觉得他们心中的一块还算大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见着参与此次事故的全部人都聚集在此,妙青真人开口道:“各位弟子辛苦了,为修仙界清除了一个祸害!”

几人自然是一番谦虚。

接着,妙青真人又道:“求救符箓以次充好之事我已禀明掌门,相信掌门定是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而那些偷鸡摸狗之人定会被重重地惩罚。”

接下来则是一顿批判那些人是如何如何的贪心,如何如何的不顾他人生命安全等等类似的话,直到温勋辰开口道:“既然我们宏梧派的逆贼已除,想必我们师徒几人没有必要留在此处了吧?”

妙青微愣,苏楠施也是,她偷偷扯了下温勋辰的衣袖,不明白他为何要忽然如此说道。

给人的反应时间过去,妙青意味不明地回道:“这段时间以来苏小友帮了羽仙宗好多忙,如今贼人已除,再留着苏小友倒是我们的不是了,想必贵派也是挺需要苏小友的吧。”

温勋辰客套几句,然后便听她又道:“不知几位打算何时走?”

于是在妙青真人的挽留下,苏楠施几人打算再留一日便回宏梧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