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74章 他们的身份

陈文月从苏楠施那得到有关淳于洛的消息,立马就赶到了现场,然而当她到达后并没有发生苏楠施心底所期望发生的事情,南宫钊游见到她时虽然内心烦闷,但是若换成其他人的话他倒是有可能把脾气发在那人身上,只是对象是陈文月情况就不同了。

陷入沉静氛围的三人忽然见到陈文月出现在他们面前,内心皆吃惊了一番,文慕思更是如此。

发现文慕思好像也是认识陈文月的一副模样,南宫钊游心思不明地问她道:“师妹你认识此人?”

文慕思略微惊讶过后很快就收敛了神色,她扯出一个自认为很得体的笑容,说:“师妹与陈师姐有过几面之缘,是吧?陈师姐?”

陈文月回笑,道:“是如此没错。”

南宫钊游看着她们二人,心底好似闪过些什么。

“倒是师兄你好像也认识陈师姐?”文慕思继续道。

“嗯,不过同她只是点头之交而已,不像令师与她有过一番旧交情。”

文慕思心下讶异,她知道她的师父很少与人有交情,就她知道的与他有过交情的人几乎是没有,不过宏梧派掌门倒是可以算是一个,她师父与掌门的接触可谓是她见过的接触最多的人了,当然了她并不把苏楠施算在内,她认为他们这几十年的接触是苏楠施缠着他的。

“真是如此吗?可是思儿从来没有见过师父与陈师姐有过往来啊。”文慕思道。

南宫钊游笑笑,“他们有交情时师妹都不知道在哪呢。”

文慕思心下了然,接着她听见陈文月含义不明地说道:“淳于师兄,近来过得可好?”

淳于洛如往常一样,脸上并无什么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后就只回应了一个“嗯”字,这让文慕思内心窃喜,不过对陈文月来说倒是无关痛痒。

陈文月眼睛在三人之间流转,后停在依旧没有整理自己的文慕思身上,柔声道:“文师妹这是发生了何事,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文慕思起初不解,她在用神识扫视自己发现自己一副乱糟糟的模样时,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心想她师父以及师兄怎么不提醒她一下?就让她这副模样面对着他们?

一个清洁术收拾完自己,文慕思震惊于自己居然不能补充灵力,慌张地问淳于洛南宫钊游二人,“师父,师兄,思儿为什么不能吸收灵力了?!”

陈文月一听挑眉,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文慕思。

淳于洛沉默,南宫钊游似想起来了什么,有些不忍心回答说:“师妹先前被邪魂附体了,师妹自己不知晓吗?”

“邪魂附体。”文慕思木纳地重复这四个字,迟钝了一会,不能接受事实的大声喊道:“不,不!思儿不可能从此往后不能修练了!”

“你们当时为什么不阻止邪魂靠近我?!你们明明有这个能力不让邪魂靠近我的!”她双手使劲摇晃着南宫钊游的身体。

两人沉默不语,陈文月见此好笑,“文师妹这是想把责任推到他们二人身上了?”

这会换文慕思沉默不语了。

“也是,谁叫他们没有好好保护文师妹你呢?只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就算拥有神乐府后神乐府里的镇邪之物也是被封印了的。”陈文月一语惊人。

“你这话是何意?”淳于洛率先开口。

南宫钊游也是一脸惊疑。

陈文月转头看向他们二人,又回过头去看文慕思,思索着要不要让文慕思知晓。

半晌,她当着他们三人的面道:“神乐府尘封已久,里面之物多数都已经被封印,得之者如若不解封它们的话它们就只是相当于一堆废品。”

淳于洛南宫钊游二人闻言皆皱眉,他们此时皆沉浸在对这个说法的沉思中。

“你的意思是那镇邪之物也被封印了?”南宫钊游反应过来。

陈文月点点头,“若是你们认为拥有神乐府之人还会被邪魂附体的话那你们可以这么认为。”

南宫钊游心下略松,他转而问文慕思道:“师妹你可拥有过这神乐府?”

文慕思依旧陷入在她今后无法修练的恐惧中,对于南宫钊游的话是爱理不理。

“我不是说了我不清楚吗?”她道。

陈文月心下一笑,看着她一言不发。

“思儿,你放心,为师必会想办法让你的丹田恢复正常。”淳于洛安慰文慕思。

“真的吗?师父。”文慕思似找到救命稻草,她紧抓着淳于洛的衣袖。

淳于洛略微不适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道了声“嗯”。

陈文月见了文慕思的动作,内心有些不悦起来,不过她并没有出言说些什么。

而南宫钊游则挑了挑眉,很想把她的手从淳于洛的衣袖上拿下来。

“师妹这下总可以说了吧?”南宫钊游说话语气颇酸。

文慕思整理好她的衣袖,似吸了一口气,接着把她起初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里面空间很大,分为五处地方,分别放置不同种类的物品。”

她说着看到陈文月嗤笑的眼神,又继续补充道:“不过里面的物品好像都动不得,不然的话思儿就可以拿出来给师父师兄观看一番了。”

淳于洛南宫钊游二人听后似是接受了这个解释,纷纷在想办法去帮文慕思恢复丹田。

通过思考,二人最终想到的办法都是从苏楠施的身上找到解救之法,理由是谁叫她的药粉可以让邪魂显露身形呢?

三人告别陈文月回到驻地,发现苏楠施还没有回来,便在一处地方等待她的到来。

而期间南宫钊游出去了一趟,他在四下无人之时发了一张黑符出去,不过一会的功夫便有两名长相妖媚、浓妆艳抹的黑衣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魔君,有何要事请吩咐。”两名女子异口同声道。

南宫钊游舒展开他的眉毛,声音威严,“据说芜染这一族自出生起后背便有一块凤凰形状胎记,而且不会随着重生的次数而消失。”

二人互相对视一眼,显然已经猜到南宫钊游要吩咐她们办的事了,但她们还是接着听下去。

“本君要你们帮本君查探一下慕思的后背上有无这种胎记。”她们听着南宫钊游继续道。

二人应声领命,“是,魔君,属下一定不会辜负魔君的期望!”

南宫钊游心下满意,正要让她们退下去时他却听见其中一人道:“魔君不是一早就确认那文慕思就是魔后了吗?怎么如今还要去求证她的身份?”

南宫钊游眼神冷淡地刮向她,不悦之意显而易见。

另外一名黑衣女子见此替她求饶道:“魔君请息怒,黑莲她不是有意要冒犯魔君。”

南宫钊游盯着她们二人看了一会才转移目光,声音很是冷漠,“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以为跟在本君身边多年就可以在本君面前如此放肆。”

叫黑莲的被她旁边的女子一提醒,才有些不甘地保证说:“魔君,今日之事属下日后必当不会再犯。”

二人从南宫钊游的眼前消失后,叫黑莲的女子向同她一起的女子黑荷倾诉,“姐,你说为何魔君忽然要调查那文慕思的身份起来?之前不还十分确定她就是那只凤凰吗?”

黑荷闻言捂住她的嘴巴,“对魔后不敬,当心被人听到。”

黑莲满脸浑不在意,她说:“魔君多年来都对她念念不忘,自从认识她后宫中便没了妃子宠妾,为她守身如玉,如若不然的话,没准我早就能得魔君的青睐了!”

黑荷一听更是紧张她的言辞,她严肃道:“不准你再提此事,今日之事姐就当你没说过,还有收起你那份不该有的情意,魔君不是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能高攀上之人。”

黑莲应声,不过心底依旧在做着她的春秋大梦。

三人等了苏楠施许久,才见她神情有些恍惚地回到驻地。

而苏楠施一回到驻地抬眼便看见三人,恍惚过后一阵讶异。

她看着他们,出声问道:“何事?”

她说完后她才想起她连尊称敬语都没有用,不过心想既然话已出口,那就那样吧。

“那绿色药粉是你自己研制的?”南宫钊游问她。

苏楠施大概已经猜到他们的目的,点了点头,“是师妹所研制。”

“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他不吝啬赞口。

苏楠施没有接话。

“你可有解除被邪魂侵染后恢复丹田正常作用之药物。”这时淳于洛开了口。

“禀真人,并无。”苏楠施如实相告。

南宫钊游挑眉,“既然这药粉是你所研制,对邪魂也有些用处,那研制恢复丹田之药物想必也是可以的吧?”

“陆师兄太看得起师妹了,师妹不敢当。”苏楠施推脱。

她好不容易等到文慕思修练出了问题,她干嘛废力去帮她恢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时间了吗?虽说她极有可能不是处在小说世界,但是小说所写之事她不得不防。

“师妹过于谦虚了,师兄说你行你一定就行。”南宫钊游眼神有些危险地看着苏楠施,苏楠施心底微颤,有些不甘。

“你只需告知我你的药粉配方便行,其它事不用你分神。”淳于洛的声音响起。

苏楠施转头看他,眼中含义多得连她自己也不知其中有什么,只一字便倾诉了出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