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79章 归还法宝

日子在一天天过着,宏梧派最近都很安静。苏楠施每天过的日子无非就是修练炼丹教徒养娃,顺便有时间便琢磨琢磨一下阵法。

卜笙自从回到他的门派之后一直与苏楠施保持着联系,他美其名曰免费向阵法大师讨教讨教。

对此,苏楠施自是没有拒绝,她可是向自己保证过了要弥补他来着,而且她觉得卜笙的为人不错,与他交好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一日,苏楠施收到卜笙的传音符,她用灵力打开它,听见卜笙说道:“楠施我给你说,昨天你传给我的那张符居然被新来的守通讯处弟子给弄丢了,你说我能不气吗?以为真是那弟子弄丢的,熟知,呵呵,居然是被我那个表妹给截胡了。”

卜笙说了一大堆关于他表妹的坏话,然后才脱离她表妹的话题,转而聊起阵法,最后又道:“总是这样传音也太浪费符箓了,我是无所谓,可是楠施你就不同了。我金丹境界已经稳固,要不咱们找个时间一起去历练历练如何?可以把你的徒弟也一起带上。”

收了传音符,苏楠施一把火把它烧了,而后从储物袋里掏了一张符箓,不似以往那样极其心疼地在上面留言,“卜笙,这恐怕不行啊。我的徒弟都还小,带他们出去历练我不放心,而且熯儿也不能专心修练。至于你说的那个阵法,其实是……”

符箓经由守讯处传出去后,苏楠施回到她的洞府,看到时熯在那里乖乖等着她,道:“熯儿,你才练气一层的修为,不想着好好修练而要去后山抓妖兽干嘛?”

时熯憨厚地看着她,解释说:“妹妹总想要吃东西,熯儿想抓妖兽烤给她吃。”

苏楠施好笑道:“静儿有灵露喝就可以了,用不着吃这些,熯儿不用惯着它,否则它会越来越离不开吃食的。”

此时坐在地上练习走路的时静闻言不满地嚷了一声,口齿不甚伶俐地说:“要,小静静就要。”

时熯看着时静,“可是师父总说灵露很贵啊,所以熯儿就想……”他说话的声音渐渐变小。

“这次就算了,幸好熯儿没有受伤,否则下次可就不会这么幸运,遇到好心的师兄师姐帮助你,还把你安全送了回来。”

“嗯,熯儿下次再也不敢了,除非修为到了练气五层。”时熯保证道。

在他话音刚落下,苏楠施的洞府忽然来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这令她颇感稀奇。

她看着站在她洞府前的淳于洛,先是问候一声,而后不解地问他,“真人来找弟子有何事?”

然而还没等到他回答,苏楠施就听见时静高兴地对着淳于洛喊了一声爹爹,还想走到他的旁边但是不成便爬了过去,惊得苏楠施心都快跳了出来,完全不敢去看淳于洛的反应。

此时苏楠施已经把时静真正的家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她僵硬着蹲下身体用手把它的嘴巴给捂紧,生怕它再说出些什么话来,也怕它在这个时候喊她娘亲。

淳于洛听到这声对着他喊道的爹爹,虽然早前偷听到他眼前二人的对话,知道它有一天会对着他这么喊,但是亲耳听到还是难免感觉意外。

他的心中升起一股奇异感,他目光巡视被苏楠施捂着嘴,但笑眼看着他的那个不知从哪来的算是假娃娃的时静,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道了道:“你认错人了。”

时静闻言变得很委屈,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着淳于洛,想要说些什么却无法说出口,只听得一声呜呜声而已。

“真人别见怪,它还什么都不懂,见人就喜欢乱喊。”苏楠施有些尴尬解释。

时熯也在时静的这声爹爹声中回过神,他就着苏楠施的话说:“真人,妹妹她就是喜欢乱喊人,她还总叫师父为娘亲呢。”

苏楠施好不容易才敢面对着淳于洛,熟料被时熯这一解释,她再次不敢去看他了。

这爹爹娘亲的,听着就是一对嘛。

淳于洛眼睛微闪,他看向一脸尴尬的苏楠施,又收回眼神,很是平淡道:“嗯,不过得让它纠正过来才是。”

苏楠施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把时静抱回洞府内,叫时熯看紧点才回到刚才的位置。

淳于洛从储物袋里掏出了流光琴以及蒲枫琵琶,“近些日子有些忙,本该早些还你了。”

苏楠施查看着越发光鲜亮丽的流光琴,受宠若惊道:“真人,您怎么还帮弟子把法宝筑级了?这流光琴都到中品宝器级别了!”

墨发被风吹起,淳于洛声音很是清冷,“正好有升级这法宝的材料,便用上了。”

本来他是想帮她把琴再升一级至上品宝器级别的,但是一想他这样子做的话她怕是会更加不敢接收吧?上次送她件蒲枫琵琶她都犹豫了许久。

果然他听见她说:“这修复琴已经很麻烦您了,怎好意思再叫您帮着升级?”

“升都已升完,莫非把它降级?”

苏楠施一噎,让她不要她的琴她做不到,让她付给他升级所需要的相应灵石她也做不到,于是她犹豫了许久后拿出她前不久刚刚炼制成功的一小瓶七品丹药,请他收下道:“真人,这是弟子偶得的七品丹药,该是可以抵消这升级所需费用了吧?”

淳于洛略一思索,接过她的丹药,没有说什么抵不抵得上的话,而是直接道:“如此也好。”

从苏楠施那里回到藏剑峰上,避开了文慕思的询问,淳于洛在他的房间里看着他手中的那瓶丹药,倒出一粒仔细观察一番,而后眼神微动。

他没有想到在这修仙界居然能看到无丹毒的丹药,而且还是出自苏楠施之手。

虽然她口头上是说这是她偶然获得的,但是他知道这只是她的一番说词,因为他曾看过并且服用过她的低品级丹药,看出了其中的不同,自是能分辨出来哪些丹药是她所炼制。

“师父,掌门今年又派弟子传话,说咱们藏剑峰的弟子太少了,询问师父您今次是否多收些弟子入峰。”文慕思在淳于洛的房门口转述道。

淳于洛闻言并没有打开他的房门,他依旧给出往次招收弟子时回避的一番话,“这事交给管丘便可,他自会看着办。”

文慕思对于他的回答没有一丝意外,只是她盯着那扇迟迟不肯开着的门,心中很是郁闷。

她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师父与她之间的关系变味了。虽然他自从收了她作记名弟子之后,他与她之间有保持着恰当的距离,但是这些日子与之比起来可谓是相差甚远。先前他们之间可能还有超出师徒以外的情愫,可是现在这种情愫却是荡然无存了。

她从不认为是因为自己与别的男子关系过于亲近的缘故,她认为只要是她,那么她身边的所有男子都应该对她抱有不一样的态度,不管她身边有没有意中人,与谁亲近。

文慕思忽而想到她的师父与苏楠施的关系好像有些不一般,又想起前段时间他们二人还独处了有一段日子,便把他们师徒之间关系的寡淡怪罪在苏楠施的身上,而事实上这事最大的缘故该是她自己吧。

这边苏楠施送走了尊大佛,在小心肝停止乱窜后想起罪魁祸首时静,脚步大迈准备去找它算账。

她进了洞府,看到时熯对着时静就是一阵发呆,暂时压下怒火,对着时熯说:“熯儿,快回房修练去吧。”

时熯抬起头,一双眼睛迷惑地看着苏楠施,“师父,为何妹妹会喊玉修真人作爹爹呢?”

“静儿喊玉修真人为爹爹?”洞府外传来温勋辰惊讶的声音。

洞府内一大一小闻言皆抬头看向逆光之人,大的一脸尴尬,小的一脸呆滞。

“嗯,师祖。”时熯答。

“祖、祖。”时静咿呀道。

苏楠施听闻时静说了话,瞪眼看向它,把它瞪得憋出一副委屈样。

得到肯定的回答,温勋辰睫毛闪动,他看向要哭不哭的时静,想起初次见它时发觉的异样,他可以容忍它喊她为娘亲,但却不允许它喊其他人作爹爹。

他掩了掩心底的不悦,似是苦口婆心纠正时静对人的称呼,“静儿以后别再叫别人为爹爹了。”

时静眨巴着它含泪珠的眼睛,想装作听不懂,却在看到温勋辰隐晦的警告眼神时心脏都漏了好几拍,因为他的那个眼神真的很可怕,他好似看破了自己的不寻常之处。

于是有胆量没勇气的时静一下子就妥协,它极其不乐意撇着嘴装模作样说道:“不叫了。”

它这一声类似保证的话不仅听得温勋辰心情变晴,还有苏楠施也是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原来时静这么听温勋辰的话。

小插曲过去,苏楠施才想起要问温勋辰前来的目的,“师父,您来此可是有何话要说给徒儿听?”

“很快就到了宏梧派开门广收弟子的日子了,施儿可想去当一当这管事弟子?”温勋辰问。

“原来又到这个时候了啊。”苏楠施感叹一声。

“只是这份差事哪能那么容易落到徒儿身上?”她问。

温勋辰温润一笑,“只要施儿有这个心,不必担忧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