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0章 勾引之争

负责招收新弟子这块的管事弟子每次任务一完成就能获得丰厚的奖励,所以每次报名争抢这个职位的弟子多到数不胜数。

苏楠施不知道温勋辰是如何办到的,反正她成功当上了一回,这身份令她颇感新鲜。

徐冬紫听说她报名成功竞上了其中一个管事职位,不停在她耳边唠叨着说要去给她当下手,而事实上她也的确如此做了。

“管事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弟子,弟子一定替您办得妥妥的。”徐冬紫装模作样对着苏楠施道。

苏楠施心觉好笑,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

正经过后,“楠施,你负责的是哪块区域的弟子招收?”徐冬紫问。

说到这个,苏楠施心里也是一阵满意,她说:“虽然不是在咱们宏梧派所管辖的区域之下,但在仙凌宗境内也是不错呢,芙兰城,听说那边好灵根苗子挺多的。”

“原来是芙兰城啊。确实,那边好苗子不少,但是每到这段时间其他宗门都会加紧他们所管辖的区域,怕是不好下手,还是在咱们宏梧派自己的地域范围内好,可以光明正大的招收弟子。”

“只要咱们悄无声息地过去然后再悄无声息地招收完弟子回来不就行了?反正因为不是在宏梧派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门派也没有要求要像在宏梧派境内招收的那么多,回报也多了些。”

徐冬紫一想也是,颇有些激动意味地道:“咱们这样子好像是去做偷鸡摸狗之事,感觉很刺激啊。”

苏楠施点点头,也觉得是如此。

正当她们二人讨论的话音一落,她们听到了她们前方传来了她们二人都很熟悉的声音。

“哟,这不是本小姐的淳于师叔的记名弟子嘛,怎么每次本小姐见到你时你都和不一样的男弟子在一起呢。”徐婉淳讥笑。

文慕思旁边的南宫钊游一听,眼眸微眯,看向文慕思的眸光充满探究意味。

文慕思被他看得有些紧张,似是对他解释向着徐婉淳道:“徐师侄,你这是何意思?我只不过在向师兄真人们讨教问题而已。”

徐婉淳对于她的解释嗤之以鼻,“是不是你心里清楚得很,本小姐也不想知道你的破事,本小姐只要你离我淳于师叔远些,不要有了其他男人还巴着他不放。”

苏楠施对于徐婉淳直言直语说出这话感到有些惊讶,她觉得她的话不假,她没有想过文慕思还有朝三暮四这样的心思,女主不该是对男主一心一意才是吗?最多也只是对男配有那么点意思,可是那些人也不是男配啊。

忽而她想起那本小说可能不是虚构的,而是真实存在的对未来事件的预知,那么,她之前所看到的那些内容的也不是不无可能存在差异,更何况是已被她的出现打乱了许多。

苏楠施看着他们三人,忽而收到南宫钊游的一道目光,四目相对之时,她并没有慌乱地避开。

南宫钊游收回目光,对着徐婉淳笑得意味深长,而后不理会文慕思,抬脚就往苏楠施这边走过来。

越来越近,苏楠施不知自己该不该走开,她就这样同徐冬紫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南宫钊游走到她的面前,对着她说:“别来无恙,苏师妹。”

苏楠施不自在地回应了他一声。

“之前你问的那个问题师兄的回答可有帮到你?”

苏楠施疑惑,她不解地看向南宫钊游,在收到他暗示威胁的目光后秒懂,笑哈哈地回答:“师妹十分感谢陆师兄的解惑,陆师兄真是帮了师妹的大忙了。”

南宫钊游满意,道了声:“以后有问题尽管来找师兄,别再去找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师兄真人去问问题了。”

苏楠施一噎,垂眸简单吐出一字:“好。”

南宫钊游听罢,向后转身看着正在看着他的文慕思二人,而后回过身头也不回地从苏楠施徐冬紫二人旁边经过离开了。

“原来你也喜欢四处勾搭男人啊。”徐婉淳朝着苏楠施的方向道。

苏楠施心底暗骂一声南宫钊游,抬眼正视徐婉淳,“徐师侄此话何意?我只不过向他们求解惑而已,何况我找他们他们都不愿意理会我哎,可能觉得还是文师姐的问题比较简单吧。”

苏楠施才不会帮文慕思挡那么多枪,她们二人要想怎么吵那是她们之间的事,别把她再次拖下水便行了。

“嗤,也是,你哪有她那么婀娜多姿,娇弱惹人怜。”

“嗤,你不也是不比她强么。”徐冬紫开口道。

徐婉淳微怒,“你算哪根葱,竟敢对本小姐如此说话。”

“徐师姐不也对苏师叔、文师叔如此说话么。”徐冬紫反击。

“本小姐身份高贵,自然可以如此,而你又是何身份?!”

“四位在吵什么?”一道女声传来。

苏楠施一见是刘兰与郭清允,同他们打了声招呼。

“原是郭师叔与刘师叔二人啊。师侄只是为文师叔和苏师叔的行为不耻而已。”徐婉淳道。

“就只是向师叔师兄们问问问题而已,有什么可耻不可耻的?我自己也常向郭师叔请教问题呢。”徐冬紫道。

郭清允闻言唇角难得微勾,刘兰见此心里偷笑,她正了正声,说:“确实没什么问题,经常也有许多小弟子请求我指教他们呢。”

这时文慕思开了口,“原来郭师兄也愿意为他人解惑啊,师妹还以为师兄不乐意别人打扰你呢。”

郭清允偏头看向文慕思,文慕思状似羞怯地微低了头,他俊眉皱了皱。

“嗯。”只一字,并无过多的言语,让人理不清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徐婉淳乍一看见文慕思又是这副模样,嗤笑了一声。

文慕思脸色难看了一下,极快恢复后轻声细语地说:“苏师妹,听说温师兄放弃了去咱们宏梧派秘密之地历练的机会,为你挣得了一个招收新弟子管事的职位,怎么不为徐师侄也弄一个?我看你们三人关系都挺不错的,他放弃的那个机会该是能换得两个管事职位才是吧。”

苏楠施与徐冬紫二人一听脸色皆一变,苏楠施是没有想到她师父就为了这么一份差事而放弃历练进修的机会,而徐冬紫则是为温勋辰能为苏楠施做到如此以及就像文慕思说的那样不把她自己放在心上而感到心里伤心不舒坦。

徐冬紫强颜欢笑,“我又没向温师叔提过我要去做那份差事,温师叔自然不会帮我找机会。”

“可是先预留一个位置也行吧。”文慕思继续道。

“一来徐师妹不是他的徒弟,二来人家只是把她当作他的其中一名师侄来看,他管那么多闲事干嘛?徐师妹的一腔爱意人家压根就看不见好么。”徐婉淳语气有些拽。

徐冬紫脸色不好看,苏楠施看着这样的她,有心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出口。

在她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听见郭清允道:“一个职位而已,怎就能引申出这么些未经证实的话了?”

刘兰开口表示支持他的观点。

“郭师兄为何如此说?”文慕思声音细细的。

“不会自己想想?”他说。

文慕思一噎,“师妹愚钝。”

“文师姐怎么就肯定一个历练机会能换两份差事?还有我师父究竟有没有把冬紫放在心上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晓。”苏楠施插口道。

“历练的机会如此宝贵,而这份差事倒是唾手可得。”文慕思说。

“对于文师姐来说这份差事确实挺唾手可得,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弟子来说可就要争破头了,兴许答应给这差事的人就是看中了这点,只给一份而已。”

文慕思沉默,苏楠施继续道:“文师姐还有徐师侄还是不要乱说话得好。”

徐婉淳不屑置辩,想要把话题拉回到她和文慕思勾引男弟子之事上来,熟料却见苏楠施和徐冬紫二人转身离开了,当下把刀头指向文慕思,谁知人家对她爱理不理的,积着一肚子气不敢在郭清允和刘兰二人面前撒,便也离开了。

在只剩下文慕思一人的时候,文慕思看着苏楠施和徐婉淳离开的方向,眼神阴郁。

“人都走光了,还在看什么?”

一道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文慕思一秒变脸,笑着说:“师兄你怎么还没离开?”

南宫钊游脸色仍有些差劲,“师妹不打算解释些什么吗?”

“师兄,解释什么?是徐师侄说的那番话吗?她人就是那样,喜欢无中生有。”

南宫钊游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终究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二人静默无语片刻,文慕思有些迟疑道:“师兄,你们教内的通讯令牌长何模样啊?”

南宫钊游不明白她为何突然之间对那令牌起了兴趣,问:“师妹问这个作何?”

“师妹就是想见识一下嘛?”文慕思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

南宫钊游对于她的撒娇也不知是何感想,不过最后他还是秘密给她看了一下,然后在她的祈求之下给了她一块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