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1章 以假乱真

走在林间小道上,后面传来刘兰的声音,苏楠施徐冬紫双双把头回。

“哎,这门派里啊总是有人喜欢嚼舌根,两位不用理会就行。”刘兰道。

苏楠施摇摇头,“嗯,是不太会理会。”

徐冬紫失了刚才的郁气,弯唇一笑,“是如此,可惜我这脾气就是总想上去讨教一番,想改也改不了。”

郭清允眉眼柔和看向徐冬紫,“这样就很好。”他的声音低沉微冷,但是莫名暖人心。

刘兰朝他挤眉弄眼,苏楠施微讶,她没有想到郭清允这样的性子能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有些暧昧的话来。

她看向徐冬紫,见徐冬紫的表情很纠结,好像对这种情况也是见怪不怪的样子。

徐冬紫对着郭清允微微一笑,不作言语。

“小姑娘,听说你和苏师妹要去芙兰城啊,正好我和你郭师叔那个时间也要去那待上一段日子,不如一起啊。”刘兰眼睛看向郭清允的方向说。

徐冬紫闻言把目光对准郭清允,问:“郭师叔,真是如此吗?”

郭清允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是如此。”

“那师叔们是去那作何?”

郭清允哑巴,刘兰圆谎道:“芙兰城花会在即,我们当然是去那参加花会了。”她在说话的同时一只手肘撞了撞郭清允一下。

见此,郭清允接道:“嗯,我们是去那参加花会。”

徐冬紫小思索,看向苏楠施,“楠施,有郭师叔刘师叔两个人一起同行,好像也不错,没准他们二人还能帮着招几个新弟子呢。”

“对对对,花会只此一天,其它时间也就是游城,既然如此不如帮你们个忙也不错。”刘兰乐呵呵地说。

苏楠施一瞧他们三人,“那便一起?”

话音一落,刘兰笑声更大,郭清允眉目含笑,徐冬紫则还是老样子。

与二人分别后,苏楠施尝试着问徐冬紫,“冬紫,你和郭师兄之间……?”

“楠施,你知道的,我心底究竟心悦谁。”她想也不想就回道。

苏楠施叹气一声,“我看刘师姐好像在撮合你们俩,而郭师兄看起来好像也……有些喜欢你。”

徐冬紫目视前方,“嗯,他有跟我表示过,我也同他说明了,我们还是好朋友,嗯,朋友。”

“其实,我觉得郭师兄人很好,当然我师父人也不赖,只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之间还没修成正果,也不知道我师父心里是怎么想的。”苏楠施边踢着脚边的石子边说道的。

徐冬紫闻言看了她片刻,而后移开眼,心想温师叔喜欢的人是你啊,我又怎么入得了他的眼。

“不知道,反正如果他没有对外公布他的另一半的话我……我会一直喜欢他的。”原谅我还是无法放手,成全真的很难。

苏楠施感叹一声,“冬紫,你真的好长情,能坚持到现在。”

“还不到百年,有些人能坚持上千年上万年,我这又算什么。”

听她说到上千年上万年,苏楠施忽然想到她在现代时看过的一本简短小说,不禁道:“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里面的女主人公就是爱了男主人公许久。有多久呢?我想想,大概是有九世吧。”

徐冬紫好像起了兴趣,“九世?那该是写凡人之间的故事吧?”

苏楠施摇摇头。

“那是修士的故事?”

“算是答对了一半。”

“莫非是修士与凡人之间的故事?”徐冬紫接着问。

苏楠施摇摇头,“起初是神与修士之间的故事,后来是神与仙的故事。”

“神?仙?那这故事可真是编的了。仙距离咱们太过遥远,至于神,那更是一个传说的存在。”

“对啊,‘我欲成仙,先修仙道’,这话都成了修仙界修士心中的坎了。”

徐冬紫来了听故事的兴趣,“反正现在无事,不如你给我讲讲那个故事吧。”

苏楠施看着她那张有些无精打采的脸,片刻后与她坐在了后山大石上。

远处群山浓雾缭绕,树木郁青、层层叠叠。山间鸟鸣,瀑布飞流,清脆间、击打间,遥远的故事在这山间小地中传开来。

“远古有一凤凰,遇劫落入修仙界,拜得一门派,爱上一男修

……

为救心爱之人,许下誓言,一世终落幕。

涅般重生,二世归来,与之重遇,再陷爱河

……

九世已过,至死凝望。

一梦一生,往事无影;一步一生,鸳鸯已故。”

徐冬紫听着苏楠施缓缓道来,不禁悲从中来,虽然这只是一个故事,但她还是忍不住为女主人公的痴情不值。

“一世为神,两世为仙,六世为人,却几乎都栽在了那个人身上。整整将近百万年,终究是以悲剧收场。值不值得?”徐冬紫说。

其实值不值得,她自己还是有发言权的。喜欢一个人没有任何理由,爱了便爱了,管它值不值,反正后果自己承担。

苏楠施心情有些低落,她听着徐冬紫的言语,理智上想说不值得,可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说值得。

两人在这怀伤悲秋,丝毫没有察觉到在一处地方有人听到她的故事后陷入持久的困惑不解之中。

悄悄离开这片后山之后,黑莲忍不住开口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那女弟子听说过魔后的故事?”

黑荷摇了摇头,“不清楚,可能是她从某处听来的吧。”

“那这事要不要禀告给魔君所知?”

黑荷拧眉,“先放在一边吧,当务之急是要完成魔君交待的任务。”

“嗯,都怪魔后总是待在宏梧派里不出来,否则咱们也不用冒着危险混进来了。”黑莲有些抱怨。

“行了,赶紧办事吧。”黑荷语气严肃。

二人悄悄探寻到文慕思的去处,躲在暗处见她此时正在和一男修士说话。

“上次之事十分感谢真人出手相助,慕思在见了里棠真君后所得启发甚多。”文慕思软言细语对着启无真人道。

“能帮到慕思就好。”

“嗯。”

不知听了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言磨来磨去多久,见二人总算分开了,黑荷黑莲二人便准备见机行事。

“前面那位师姐能不能请留步?”黑莲对着她们前方的文慕思喊道。

文慕思闻言停下了脚步,询问:“二位是在喊我吗?”

“对,就是师姐你。”黑莲说。

“我与你们不相识,不知二位唤我作何?”文慕思疑问。

“我妹妹久仰师姐许久了,没想到今日能在此偶遇师姐,便忍不住开口留住了。”黑荷解释道。

文慕思一听眉眼带笑,“那?”

黑荷悄悄用手拽了黑莲一下,黑莲好似才想起来般开口道:“文师姐,听说你有一把不错的剑,能否让师妹瞧瞧呀。”

黑莲说着两手搭上了文慕思的肩膀,而黑荷状似想要去阻止她,两人一拉一扯,成功不小心把文慕思的衣裳扯了下来。

四目一瞧,手一松,黑莲道歉的声音响起:“不好意思呀文师姐,我不是故意的。”

文慕思早已把衣裳穿好,她面露怒意,但还是强装不介意回道:“师妹下次注意点就行。”

她看了看周围一眼,见除她们二人之外再无旁人,心底一松,又道:“那剑师姐放在藏剑峰了,改日再给师妹一看。如此,既无其它之事,师姐就先离开了。”

目送着文慕思离开许久过后,黑莲凤眉一挑,“看来她真是咱们的魔后了。”

黑荷一脸沉思,想要认同她的话却又不认同。她道:“印迹在左边,这与传说中的说法一致,可是那印迹图案谁也没见过。”

黑莲讶异,“姐姐你不是曾见过吗?”

“那时只是匆匆一撇便被遮挡住了,看不太清楚。”

“那……大概外型总该看见吧?和她的图案相似吗?”

黑荷皱眉,“像也不像。”

黑莲迫切地想知道真相,“究竟是像还是不像?”

黑荷好似才敢肯定,她摇了摇头,“不是她身上的那个。”

黑莲嘴巴微张,好久才闭合上。

气氛顿时有些沉闷。

良久,黑莲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姐姐,魔后就是文慕思吧。”

黑荷双目微撑,“你……”

“既然魔君一直认为文慕思就是魔后,那她就是魔后。”黑莲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她见黑荷没有表明态度,自己替她做了决定,“姐姐,你不说话就当你认同了。”

黑荷想道到黑莲对魔君的一片情意,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闭了口。

二人悄悄溜出宏梧派找到南宫钊游,向他禀明了她们二人探寻的结果。

“很好。”南宫钊游面露满意的笑容。

黑莲得意,黑荷心里不安。

“本君还有一事吩咐你们去办。”

“黑荷/黑莲任凭魔君差遣。”二人齐声回应。

“马上就是芙兰城百年一次的花会了,听说此次凤凰花会在那个时候盛开,本君要你们时刻盯紧点凤凰花的动静。”南宫钊游双手放在下后背。

“是,魔君,属下定会守住凤凰花不让人其他人先得手。”黑莲立马接下任务,黑荷则垂下眼帘,眉毛纠成一团,不过南宫钊游倒是没有发现她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