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4章 时光美兮

夜晚的凉风吹起苏楠施的长发,她看着近处的灯火辉煌,思绪远飞。

忽而一只冰凉的手附在她的脸边,她转头,却好像是迎接它的抚摸,只差一指之隔,她的唇便碰到了他的下巴。

“风大,头发散了。”温勋辰把她正飘着的发丝往耳后塞。

他眼底星光璀璨,璀璨中倒映着她的身影。

苏楠施只看一眼,便急忙地撇开眼,却看到了廊门边的徐冬紫。

她眸中泪光闪烁,嘴唇紧抿,就这样看着她一言不语。

温勋辰此时也看到了徐冬紫,他表情依旧,平淡中嘴角搸着一抹笑意。

“你们在赏月啊,那……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终是徐冬紫先开了口。

“冬紫。”苏楠施轻呼她的名。她是该叫她一起?还是跟她解释说他们二人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赏风景的兴致卒然全无,苏楠施终究还是追过去想向她解释一番,不过徐冬紫以她想一个人静静为由避开见她。

夜风中,温勋辰独自一人站在高处看楼下人来人往,任由手指数落一片又一片粉紫白色花瓣,任由秋风带着它们去向远方,吹走无尽愁绪。

“今夕何月?何年美满?”他自言自语。

手握一颗相思豆状之物,摊开,收紧,遥望圣山,月光作纱,星光点缀,远兮美兮。

“浮萍聚散终有日。”他轻喃。

“但愿醒来时,梦中场景现实现。”

接下来的几天,徐冬紫都不太搭理苏楠施,每次她看到她时都有意避开她,组队也不同她一组了。

卜笙好几次都欲言又止,最后一笑而过,当作他什么也不知道。

“苏管事,你和徐师叔之间发生了什么?”和苏楠施同组的廖芳芳问道。

卜笙耳朵一竖,在关注着她的动静。

苏楠施笑笑,并没有回答,只道:“没事。”

“无非就是吵架了呗。”跟屁虫罗艳说。

苏楠施没有理会,继续做她的事。

在温勋辰、郭清允以及刘兰三人偶尔的帮助下,新弟子越招越多,很快便已经达到了门派规定的人数,所以苏楠施也不那么热衷于抓紧时间招收弟子。她想难得巧遇百年花会,不好好逛一番也是可惜了。

得了她的首肯,那些给她打下手的弟子脸上喜悦之色显而易见。虽然到时奖励不会增加多少,但是能观一场盛会丰富自己的阅历,同时给自己放一个小假也是值得了。

除了轮流看管新弟子的人外,其他人都去了城里游逛。

这几天徐冬紫慢慢肯理会苏楠施了,这让她心里稍安,只是徐冬紫脸上的笑容还是很少。

芙兰城本就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它常年鲜花遍地,建筑风格大都统一,丝丝缠绕在上面的花朵让人看起来心情愉悦极了。

走在伴有清香的街道上,各色店铺各色摊位深深吸引着初到芙兰城来往人员的注意力。

小贩们吆喝的声音,买家们讨价的声音,像极了平凡古代人民的生活场景,这是她偶尔梦中所出现的场景,只不过这里的场景比之更加的美好梦幻。

几人同游芙兰城,俊男靓女,很是惹人注意,不过这段日子芙兰城多的是这样的组合。

上一家茶色菜香俱全之酒家,靠窗而坐,大家你一言我一言聊起平常琐事,悠闲美好。

罗艳时常缠着卜笙做这做那,她就是一个侍宠而娇小女儿形态,在意自己在意的人对她的态度;刘兰肆意潇洒,看遍人间百态,守得住自己的一份初心;郭清允常年面瘫,他对修行一事十分执着,可他对于徐冬紫的喜爱也是执着得很;卜笙酷爱阵道,因之与苏楠施交好,两人关系日渐加深,或可互成为红颜蓝颜。

再说徐冬紫,她虽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但更多的是拥有不拘约束的行为,她喜欢温勋辰,几十年如一日,即使没有得到回应;温勋辰,人如其名,温润如玉,容貌上佳,才气上佳,能力上佳,很是容易让人心动,他目光温柔似海、深沉如幽夜,时常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他,打底在在意什么?

不知不觉中,苏楠施已经认识了这么多人,经历了这么多事,修仙岁月无情,几人一时的相聚,难保一生只此一次。

外头日头正盛,却挡不了满城鲜花的得意劲,和那行人的观赏劲。喧嚣,别一样的美。

人与人之间的相识当真奇妙得很,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同你相遇的那个人会是谁,谁又在遇到你之后遗失了什么。

罗艳的举止太过明显,郭清允的目光虽隐晦但不难察觉,而徐冬紫,她闪烁的眸光,好像终于不再在温勋辰的身上徘徊。

安静,时常的安静,午后阳光照射在温勋辰的半边脸上,旧时美好之感浮上心头。

春风一笑,桃眼迷醉。苏楠施心神恍惚,不敢再看向他。

温勋辰收回笑容,目视远方,眉露担忧。

断断续续传来女人哭泣的声音,因身体抱恙率先回来的苏楠施还未入屋前便听到这样的声音。

哭泣之人乍一听到门开的响声,连忙止住了哭泣,抬头看向来人,一双眼睛有些红肿。

“芳芳师侄,为何伤心?”苏楠施问。

廖芳芳扯笑,“苏管事,芳芳没事。”

苏楠施明显不信,她犹豫了会还是开了口,“若是芳芳师侄有何困难的话可以说出来,没准我可以帮到你。”

廖芳芳低头看向腰上挂着的储物袋,眸露忧伤,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芳芳娘亲病重,芳芳没有能力帮她治病。”

苏楠施哑口,原来是关于灵石方面的事啊,可惜她自己的身家也不多。虽说她与聚宝轩和百宝阁合了作,但是她也仅仅只交过一次货而已,得来的半款几乎给时静存了灵露去了,不然她离派的这段时间它吃什么?时熯能喂它吃饱?

想要伸出的手显得有些无力,她默默收回了手,试探性问廖芳芳,“你娘得了何病?”

苏楠施虽没有灵石,但是廖芳芳若是知道她娘的病需要用到什么丹药的话她或许可以帮帮忙。

听她简单说了应症药物,苏楠施心底也有了打算。

廖芳芳说的药物她刚好有,这是她在聚宝轩领的准备炼丹的药草里包含着的。她可以从中抽取一些出来帮助她,当然这并不会影响她的上交丹药量,毕竟她的成丹率高而且聚宝轩怕她炸炉什么的所以多给了她灵植。

“芳芳师侄,你说的灵植我身上倒是刚好有,可以给你一些。至于丹药,我也是可以帮着炼制。”苏楠施说。

廖芳芳有些许激动,“真的吗苏管事?”

激动过后她有些泄气,“可是这些如此贵重,苏管事你……”

苏楠施明白她心中所想,她道:“放心,我只是帮你的忙,不会收取你一块灵石,也不需要你回报什么。”

听她这么一说,廖芳芳垂下了眼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知道现在不是她推脱的时候,于是干脆接受了,抱着苏楠施又是高兴又是难受。

独自一人时,苏楠施靠在顶楼廊边,一边揉揉发昏的脑袋,一边远眺远处的圣山。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底对圣山有着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每当看到它,她所有的难受都会消失不见,仿佛那是她的好归宿,仿佛只要沉睡其中,一切皆能重新开始。

升起一股想去圣山走一走的念头,她转身,看到温勋辰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目光深远悠长。

“师父。”她轻喊一声。

又来了,令人迷醉的笑容。

不知从何时起,他变得越来越令人只看一眼便难以相忘,‘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好些了么?”他轻启唇,洁白整齐的牙齿隐隐可见。

苏楠施深吸一口气,道一字“嗯”。

温勋辰走近,注视着她,伸手接过,看着安静躺在他怀里的人儿,眷恋中难掩一丝愁绪,不知不觉收紧了力度。

醒时,感受到身上传来的温度,苏楠施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温勋辰的怀抱里,周围是一片冰天雪地。

“醒了。”头顶上传来一道声音。

从他怀里不好意思离开,苏楠施站起身,通过观察,惊觉他们此刻正处在她时常远望的圣山之上。

“师父,这?”苏楠施刚一说完,才发现温勋辰的脸色有些苍白。

“听说在圣山上人的精神会更加容易恢复。”他说。

“师父?可是……你脸色好像不好。”

“无碍,只是有些受寒而已。”

圣山冷吗?答案自然不是。圣山越往高处越是冰天雪地,这对于凡人来说确实有些冷,但对于修士来说并不会。

没有继续问下去,二人于圣山之上逗留了一会,便往山下赶去。

临近山脚,忽遇一贵气之青年,周身衣饰让人一看便知价值不凡,容貌英挺似仙人,走路带风,路过之时余光也舍不得留给旁人一个。

出于对美好事物的好奇,苏楠施停住脚步,望着那人越走越远,收回目光,继续赶路。

似有所感,那青年回头,见是无关紧要之人,收回心神继续前往圣山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