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5章 桐花美景

回去的路上,苏楠施温勋辰二人碰到了淳于洛文慕思,不过这次却少了南宫钊游,反而多了一个苏楠施没有想到的人,竟是才与她阔别不就久的甘纱。

甘纱一见到苏楠施显然很开心,她笑着同她打招呼,“苏师叔,好久不见。”

苏楠施回应了她,也同淳于洛二人打了声招呼。

苏楠施不知道甘纱是如何同他们二人一路的,毕竟在她印象中她与他们两个也不熟。

不过她倒是低估了甘纱的厚脸皮程度,她自从意外碰到了淳于洛便死皮赖脸地跟着他,丝毫不管他旁边不悦极了的文慕思。

“甘师侄既然碰到了同甘师侄相熟之人,就不用找我们师徒二人带路了吧?”文慕思说。

甘纱不太乐意,她想虽然苏楠施是她崇拜之人,可相比于她的爱慕之人淳于洛,她还是更想同他待在一起。

只要她想,她与苏楠施待在一起不是什么难事,可淳于洛就不一样了,他的身份高,行踪不定,寻常很是难找到他。

甘纱表现出了她的不乐意,看得文慕思内心气得牙痒痒,留着这么一个觊觎她师父的人在,怎么看怎么不爽。

苏楠施有些虚弱的脸一副想笑又不笑的模样,虽然她不参与女主的事,但能看到她吃瘪她也是很高兴的。

没有了往日的灵动以及些许妖艳,此时苏楠施娇弱的样子比白莲花更加惹人怜。

一阵秋风吹过,她的衣摆飘起,衬得她在风中很是摇摇欲坠。

温勋辰看得有些心疼,他是知道她的身体状况的,虽然他已经替她压制住了,但是难免会有些副作用。

短短几日不见,淳于洛没有想到苏楠施身体会毫无预兆变得如此虚弱,明明之前他看见她时她还好好的。

想要在她脸上看出个所以然来,淳于洛不自觉地盯着她看了许久,看得苏楠施很是不好意思起来,看得文慕思眸底的阴毒越发多了起来。

温勋辰不动声色挡在苏楠施的面前,甘纱酸酸的明目张胆站到了淳于洛的面前。

“既然不同路,那我们师徒二人便先告辞了。”树叶沙沙作响声中伴随着温勋辰这样一句话。

分了别,苏楠施本以为温勋辰会带自己回客栈,却没想到他带着她到了一个桐花遍地的地方。

当满眼的桐花印入苏楠施的眼眶中时,苏楠施眼底闪烁着点点星光。

是桐花花海,她没有想到这圣山之上竟然有这样一片正盛开着的桐花树林,不是说桐花不是在这个季节开花的吗?

忽而想到芙兰城中也有出现好多种不符合时季的花朵,想到这个苏楠施便释然了,或许是地理条件的缘故或者人为缘故呢。

“如何?喜欢吗?”温勋辰的声音自她的头顶上传来,使她才发现她与他靠得过于亲近了。

默默远离了些,苏楠施点点头,“很美,尤其是在风吹时它们飘落的样子。”

温勋辰温雅一笑,一个小法术一出,满林桐花纷飞。

处在花海的中央,沐浴着一场桐花之浴,苏楠施心情开朗极了。

她不自觉地哼起她曾听到过的一首日本歌曲《桜唄》的调子,虽是描写樱花,但是意境很相像,是时光静好,是人儿有些忧愁的模样。

是的,她知道温勋辰最近有些不寻常,她知道他看向她时目光中透露出的淡淡忧虑,而她自己,何尝又没有忧愁之绪呢?

“樱花的花瓣,

在空中飞舞,

一片片散落,

映照红色的脸颊,

和你忧伤的身影,

顺着风吹向天空的彼岸,

花瓣四散,

是摇曳的灵魂

……

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

这是席慕容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如若可以,苏楠施当真想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这样她就不用再烦恼,可以好好做一个无忧无虑一心向道之人了。

临近中秋之夜,傅苏总算传来了消息。他顺利脱离了傅家,找到苏楠施他们打算加入宏梧派。

廖芳芳乍一见到傅苏,有些吃惊,但吃惊过后一脸笑意欢迎他加入宏梧派。

此时的傅苏已不是那个四灵根了,而是服用了苏楠施给的洗灵草后变成了火木双灵根,很是惊讶了廖芳芳(知情人),不过她也没追问下去。

对于他变成双灵根之事,苏楠施也是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他的气运如此好,别人洗掉一根,他却洗掉了两根,她记得小说中说他只是洗掉一根而已,后来的一根他是用别的方法去掉的。

安置妥当了傅苏,苏楠施打算上街买廖芳芳娘服用之丹药所需的她没有的一种简单灵植。

路过一些小摊位,见有好多摊位都有卖她所需的那种灵植,苏楠施没有犹豫地走向一对着她吆喝的老者摊位那,对着老者道:“老人家,这样灵植如何卖?”

老者眸底精光闪现,乐呵道:“老朽开的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两块下品灵石。”

“是挺公道的,只是还是有些贵。”苏楠施跟着上了道,有些犹豫地同他讨价还价。

“既然丫头觉得有些贵,那老朽便再卖便宜些,一块下品灵石足矣。”

旁边同他一起摆摊的修士见此,颇有些为人打抱不平道:“李老,这事你做得有些不厚道了,刚才那穷小子买同样的东西同你讲了半天价你不允,怎么这丫头还没说几句你便飞快答应了?!”

李老嘿嘿一笑,“古老,这是老顾客了,自然算得便宜些。”

那摊主古老一听,脑中飞快闪过什么,而后眼底瞬间迸发亮光,“可是那丫头?”

李老一副你猜对了的模样。

古老来了兴致,“来来来,丫头来老某这里,这儿有各种阵盘,价格好说,好说。”

“可是晚辈并不需要买阵盘诶。”苏楠施如实说道,她自认为自己的阵道习得还不错,而且她师父在阵道上也颇有造诣,自然不需要去外面买。

“既然如此,那符箓呢?”古老继续自荐,可惜苏楠施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他那摊位上有何符箓。

“古老前辈是吧?可是晚辈并没有看见您所说的符箓哎。”

“没有看见就对了,因为它们正放在老某的储物袋里。”古老说着掏出他的储物袋,是一个布料奢侈的储物袋。

苏楠施嘴角抽了抽,更加肯定了这也是一个富得流油、闲来无事装装穷人生活的人。

古老拿出了好些符箓,摆在苏楠施的面前任由她挑选。

苏楠施双手僵硬,迟疑着不敢下手。妈蛋,这些高级符箓她怎么买得起?!

最后她干脆收了手,直接道:“古老前辈,您这些符箓晚辈可真是买不起。”

古老有些不可思议,看着李老就道:“李老啊,该不会是你这事做得不厚道吧?”

李老知道这其中的缘故,暗自传音向他解释。

古老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转而对着苏楠施道:“怎么会买不起呢?!这里面每张符箓都是一块下品灵石一张。”

苏楠施张大嘴,抬了抬她一只无力的手,心想她这明显是被“施舍”了。

还没等苏楠施作出反应,路过的修士无意间听到他们的对话,立马蹲下身问:“当真是每张都是一块下品灵石一张?”

他的这声音有些大,在他话音刚落下便有好多修士停下了脚步,准备静听古老的回答。

古老吹胡子瞪眼,“没有的事。”

那男修士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你骗人,你刚刚明明对着这姑娘说了算她一块下品灵石一张。”

古老继续吹胡子瞪眼,“你小子也说了老某是对着这丫头说的,又不是对着你。”

男修士有些生气,没有想到古老竟是那种见色开价之人……红着脸离开了。

见碍事的人走了,古老继续推荐,“丫头要不要来几张啊?”

苏楠施嘴抽,想要买却又不好意思,这明显是占他便宜嘛。

古老见苏楠施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擅自决定把他手上的符箓都塞到了苏楠施的手上,并道:“嘿嘿,一共二十六块下品灵石,若是丫头觉得少,老某储物袋里还有。”

得了便宜,苏楠施自是不敢再得寸进尺。她呆呆向古老付了钱,又呆呆向李老付了钱,收起符箓和灵植呆愣愣离开了,留下笑意明显的两个老人家。

“有些呆啊。”古老评价道。

“非也,非也。”李老反驳。

话说苏楠施终于回过神来,她打开她的储物袋瞧了瞧那二十六张高级符箓,确认是真的后,有些乐过头。

她并不是那种什么非要靠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才能让她大开心,像这种别人“施舍”性给的东西也能让她高兴就是了,她可没有心理负担去使用它们。

收回心神,苏楠施在路的尽头看到一抹高雅洁白的身影,脚步一顿。

路的另一边,淳于洛正慢慢向她靠近过来,他站在苏楠施的面前,有些居高临下,轻启唇,“把手给我。”

苏楠施惊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淳于洛见苏楠施迟迟没有伸手,自己动手抓起她的手腕查探起来。

霎时间一股清灵的灵气在她的穴位里流窜,苏楠施隐隐有些明白过来他的意图,不免心中有些许失落。而她在失落什么她也不知道,是想他牵着她的手……共度一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