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6章 花会、入魔

查探完毕,淳于洛看着她恢复如常的脸色,面色沉重。

他道了一声:“你同我去一个地方。”

于是苏楠施应声跟随他去了一处荒郊野外,还没站定,便听淳于洛道:“你是魔族之人?”

苏楠施心惊,想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问。

“真人,您是发觉我体内有何不妥了?”

淳于洛点点头,“你身上有魔族气息。”

魔族气息?苏楠施自认为她未曾亲密接触过魔族中人,仅有的一次也只是同姬时而已,只是他也说了他是不会害她的,可是他的话该相信吗。

苏楠施不知该如何作答,她看着淳于洛微皱的眉头,一股不详之感浮上心头。

“真人相信弟子不是魔族中人吗?”

淳于洛对视着她澄澈的眼睛,想了想她这几十年的行为举止以及自己很久之前的探视,简单平淡而有力的一字脱口而出,“信。”

苏楠施心下微暖。

“这气息现下比较浓厚,但若非是你自己本源,想来是有办法剔除。”淳于洛思索了一会说。

“真的?”苏楠施只能暂时寄希望于淳于洛。

“我且尝试一番。”淳于洛说着正要动手之时,苏楠施见他忽感不适。

再次见他这副模样,苏楠施想起了她之前与他的一番经历,他那时也是疼痛得要命。

不敢去打扰他,苏楠施默默坐在他的旁边,偶尔给他擦擦额角的汗水。

只是没想到她这一坐便是一整天,她本以为他这次也会像上次那样很快就好。

继续在淳于洛的旁边守着,苏楠施面前的绿地上忽然出现一双白色绣花鞋。

惊于自己的不小心以及对方无声无息之高境界,苏楠施抬起头,对上陈文月一双担忧的眼睛。

“陈道友认识玉修真人?”苏楠施想问便问了出来。

没有理会苏楠施,陈文月入定为淳于洛护起法来。

见她如此,以及淳于洛睁眼一撇后的不管不顾,苏楠施知道了他们二人是相识的。

有些吃味看着陈文月帮淳于洛的忙,暗恨自己的无用,苏楠施察觉到自己的有些不对劲,遂歇了心底的心理斗争。

夜色浓厚,收到温勋辰徐冬紫以及卜笙关切的消息,苏楠施在淳于洛离开后也跟着回去了。

想起这一天之内所发生的事,她的心底跌沉,又想起淳于洛走时还未恢复的状态,苏楠施不免替他担心。

然而这一天里从始至终苏楠施都没有发觉淳于洛一直都在说着魔族而不是魔修,这一字之差可是差得有些远了。

隔天十五圆月,处处张灯结彩,热闹无比。

宽敞的街道上挤满了人群,皆是为一睹花会盛况以及凤凰花花开之人。

两旁各色鲜花竞相争艳,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好不耀眼。

秋风照拂,香气扑鼻,不知人群中谁打了个喷嚏,叫嚷着香味太浓受不了离开了。

“嘣~嘣~嘣~”

烟花起飞绽放的声音响彻云霄,七彩的光,一瞬的芳华,在人心中刻下了永恒的记忆。

心情有些低沉的苏楠施就那么抬头仰望天空,看着烟花来时匆匆,去时也匆匆,不禁联想到她自己会不会也像它们那样。

掌心传来温度,只见徐冬紫拉着她就往一处人群密集之处赶。

“欢迎各位来到我们芙兰城举行的百年一次花会,相信大家都想目睹凤凰花花开盛况,不过现在时辰还早。”

一高台上的美艳女子满脸喜庆之意说道,接着又继续说:“看来好多人都已经知道即将要干嘛了。没错,往次大会都会评选会花,今次也不例外。如若有有意参加评选的女修,请你们站到舞台上展示你们的才艺,记住,不可以使用法术哦。”

“至于如何评选?观众评分占少成,多成还是由我们的评委评分。成功夺得会花者,当然是有奖励,而且还很丰厚,保底有驻颜水三瓶、五种花露各两瓶,还有得到一次近距离观看凤凰花的机会。”

她的话音一落,立马就有女修经由后台上台展示才艺,不过观众却并不捧场,因为那女修长得又高又壮。

不知几名争夺者表演过去,又有一位上场。初时苏楠施不知道为何她旁边那个人一直在笑个不停,直到她仔细盯着台上之人瞧了许久,才发现那竟然是个男修士。

她眨巴着眼睛,好吧,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发现他的性别有误,他该突的突,该翘的翘,皮肤嫩白光滑,容貌也是生得极好,迷倒了不少男修。

就在她以为他能一直伪装到结束,熟料他舞跳着跳着胸前的假胸就掉了下来,慌得他连忙想去拖住它们以免暴露,可众人早就双眼瞧见了,他们此时皆惊掉了眼睛。

“小子,虽舞跳得好,模样也好,但你就是多了样东西啊。”一评委老者一本正经道。

台下有人大笑,有人为自己被欺骗了而愤怒,有人为他比女人更娇美而怀疑人生……

台上男子慌乱而逃,苏楠施旁边的那修士见此,连忙追了上去,嘴里还喊道:“哥,等等我!”

又陆续几人上台、下台,徐冬紫才终于下定决心,“楠施,咱们也去争这个会花吧,奖品很丰厚呢。”

苏楠施其实是不想去的,但是她一想到她与她的关系刚缓和不久,拒绝她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而事实证明她此时所做的选择完全是正确的,因为以后她想也再也没有机会。

徐冬紫见苏楠施答应了,笑呵拉着她去了准备后台换上服装,等待台上之人表演完毕,一齐上了台。

两人一人伴奏一人跳舞,一曲《秦淮八艳》一响,迎着秋夜的风,台上的人儿起舞弄清影。

为了使配乐更好听,苏楠施一人独掌两样乐器,一样是琵琶,一样是一种发声特别的鼓。

鼓声偶尔穿插,不会让人过多惊讶于她在这方面的天赋,满足了她不欲争风头的想法。

她没有歌唱,只是一直地弹奏,她本来就是给徐冬紫配乐的,花会预备的配乐员可不会她与徐冬紫偶尔起兴做那些附庸风雅之事时所奏的乐曲。

曲子旋律很适合这个美丽的夜晚,当然舞蹈也是。

台下的人听得正醉,看得正迷,那美妙的琵琶声,那柔美的舞蹈,当真是搭配得极好。

繁华的场景,温馨的氛围,美好的夜晚,这一切都恍似一个梦境,只是是梦,终该有梦醒的一天。

凤凰花忽开,圣山镀上一层金光,好似一件朦胧的金色纱衣,望之,仿若超然物外。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一幕弄得摸不着头脑,他们目光穿过舞台,看向圣山,即使搞不清状况,但也不错过受圣光照拂之机会。

嘴角一直有鲜血在往外流,吞下又有,吞下又有。身体疼得哆嗦,一颤一颤,渐渐有些抱不住手上的琵琶。

焦急的声音响起,“楠施,你怎么了?”

苏楠施很想说没事,可她发现她竟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忽然,血流止住,疼痛不再,她以为是暂时没事了,熟料内心陡然升起一股狂躁。

她一把推开徐冬紫,站在前来的温勋辰一行人面前,极力忍住想要杀人嗜血的冲动。

“啊,有魔修!”人群中有人看着苏楠施的方向惊呼道。

“原来她是魔修!”又有人说。

苏楠施有些不敢相信,她神识一扫自己,发现自己此时的模样像极发了狂的魔修,眼睛充血,嘴唇深黑,面部有些狰狞。

她想遮住自己不让人看见,她不想听见那些人仇视的言语,她想告诉他们她不是魔修。

努力压制住自己的狂躁,功法,平心静气的功法!不行!两个都不行!

内心的狂躁到了极点,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吸了魔气会变得好想杀人,明明魔修不会像她这样,他们并不是不能控制自己杀人的欲望!

想不明白也无法再想,苏楠施忍受不了嘶叫起来,刹那间竟从她身上传出一道令人闻之便颤栗的声音,但那并不是出自于她之口,而且好像其它人都听不到。

有人上前想要围剿她这个“魔修”,不过却被温勋辰他们阻止了,但是随着加入的人数越来越多,温勋辰他们很快便抵挡不住。

见此情形,温勋辰干脆带着苏楠施逃离,他们躲避众多的追击,最后在圣山一处秘密地方躲藏了起来。

来到圣山,苏楠施的狂躁之气慢慢褪了去,这本该是一件喜事,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疼痛,以及怎么也止不住的血。

刺眼的红从她身上流出,沾湿了她的衣裳,渲染了她周围圣白的地面。

她就那么安静躺在那里任由温勋辰替她疗治,久而久之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她的五感在消失,她看不到温勋辰担忧焦急的神情,听不到他呼唤她的声音,闻不到他身上所特有的清香,感觉不到他碰她时清凉的温度,尝不到她嘴角的腥甜。她的世界一片灰暗。

生命渐渐在流失,模糊的记忆在她脑海中闪过,她想要抓住却抓不到。

终是困了,她闭上眼睛,安静地陷入沉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