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7章 被陷害了

圣山的金光消失,并且不停地晃动,芙兰城里一片混乱。魔修趁此大举进攻,众修士被打个措手不及。

“不好啦!凤凰花不见了!”人群中忽然传出一道这样的声音。

场面越来越乱。

圣山晃动得越厉害,不知何时魔修已退,圣山脚下跪着一片人。

自古以来凤凰花与圣山息息相关,现如今花已失,圣山会有动作在他们看来应当与之脱离不了干系。

而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唯一的凤凰花,只能屈膝祈求不知有无灵识的圣山的原谅。

好在圣山并没有一直地晃动下去,这让他们内心稍安,以为圣山原谅了他们。

混乱暂时平定了下来,各大门派主要人物紧急聚集在一处,共同商讨对策。

望月阁掌门发话道:“当初就说了你们仙凌宗看管不好这凤凰花吧。”

仙凌宗掌门闻言不依,“还不是因为出了个宏梧派叛徒?”

球一下子踢到了第一大派宏梧派头上。

“据我所了解,她还在时这凤凰花还未被盗,而且她逃往的方向与凤凰花所在的位置相反。”宏梧派一长老推脱。

“是如此没错,可这魔修大举进攻或许有她的一番功劳呢。”仙凌宗掌门继续踢球。

“凌掌门都说了只是或许而已,这猜测的话怎能当真?”那长老继续推脱。

他语毕,前去探查线索的弟子上报,“有弟子在宏梧派叛徒住所发现了一块魔修通讯令牌。”

凌掌门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看吧,这令牌都被翻出来了。”

天机门长老替宏梧派说话,“单凭一块令牌也证明不了什么。我看这令牌不像是花会那晚偷袭的鬼炼教的令牌。”

“就算不是,或许是魔修两教联合起来呢?”凌掌门说。

空山寺寺主这时开了口,“阿弥陀佛,各位掌门长老在讨论是否该把罪过都算在一名小弟子身上,但是有没有想过她若想盗花又为何藏身在宏梧派而不是仙凌宗?”

“依老衲来看,现下最要紧的还是尽快找回凤凰花才是,否则也不知失了这凤凰花圣山会发出何动静。”

“哼,不管如何,都不能轻易放过这弟子,不过她既藏身在宏梧派,也不知会对贵派造成何影响啊洪掌门。”凌掌门说。

宏梧派洪掌门闻言,只淡道:“这就不劳凌掌门操心了,凌掌门还是担心担心如何把这失了的凤凰花找回来,否则这芙兰城是不是该考虑易主了?”

凌掌门气笑,“洪掌门说这话不妥吧?造成这局面不也有贵派的功劳?”

“且不说是否真与我派叛徒有关,就算有,也是贵派看管不周。”洪掌门直击要害。

凌掌门微怒,确实是他们派看管不周,可这凤凰花也没听说有什么神奇功效,以往掉的花瓣采集制露制丹都没见奇处,也没见人来盗,怎么偏偏就今次来了!恰巧今次他们放松了监管!

他不知道魔修心里是怎么想的,这花开之后圣山上的金光对他们来说也有益处,他们怎么就把它盗了呢?!

圣山某处,经过了整整一个月时间的沉睡,脸色惨白的人儿终于睁开了眼睛。

挥动有些麻木的四肢,苏楠施慢慢起了身,惊醒了一旁闭目静休的温勋辰。

见她醒来,温勋辰露出了多日未曾见过的笑容,“施儿,你醒了。”

仿佛再次经历了死门关,苏楠施内心有说不出的滋味。她想起自己被人发现自己是魔修之事,犹豫着问出口,“师父,昨晚之事?”

“昨晚?施儿恐怕不知道现在距离花会那天晚上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啊?”苏楠施没有想到她都昏迷了一个月了。

“施儿放心,施儿身上的魔气已经清除了。”

听到这个消息,她提着的心稍安,“师父,那咱们快回去吧,徒儿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温勋辰瞬间不言语了。

“师父?”

良久温勋辰才颇有些不忍心道:“施儿暂时还是不要回去为好。”

“为什么?不回去的话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温勋辰狠了狠心,“不瞒施儿说,施儿现在已经被定为混入宏梧派的魔修,不仅与魔修来个里应外合抢夺凤凰花,还偷换走了宏梧派至宝水莲天灯。”

什么凤凰花?什么水莲天灯?她压根连见都没有见到过好吗?

“我没做过,为什么要算在我的头上?!”苏楠施不敢相信。

“为师自是知道施儿没有做过,只是花会那晚有人在施儿的蒲团上搜出了一块魔修通讯令牌,又有人指证他们看到了施儿在摆放水莲天灯的地方实施偷盗。”

“指认?我何时偷盗了水莲天灯?”苏楠施似是知道了结果。

“就在花会过去十多天后。”温勋辰压制住了怒气。

苏楠施气急反笑,好个抢夺凤凰花,好个偷盗水莲天灯。

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她现也不指望宏梧派能给她洗清冤屈,她只想知道时熯时静他们二人如何了。

“师父,那熯儿静儿他们有没有受到牵连?”她的语气是异常的平静。

温勋辰没有回答她的话。

苏楠施就那样平静地望着他,片刻抬脚就要去往宏梧派。

温勋辰及时拉住了她,“你现在过去就是自投罗网。”

苏楠施似乎放弃挣扎。

“他们有徐师侄照看。”他这话说得底气不足。

苏楠施回头,对着他笑道:“师父,若是换成徒儿此刻身在宏梧派,您会去找徒儿吗?”

温勋辰松开了她的手,“罢了,为师同你一起去。”

苏楠施止住他,“师父,这是徒儿惹的麻烦,徒儿不希望连累到您。”

两人对视好久,最终温勋辰败下阵来。

他叹息,“为师就送你到山门口,为师不进去。”

从他那得知时熯时静被软禁在他们的住所,苏楠施在温勋辰的目送下偷偷潜进宏梧派,打算暗中解救他们。

不过即使小心如她,最终还是被宏梧派的弟子发现了。

她带着时熯时静被围堵在四和广场,周围是一群义愤填膺之人。

很快洪掌门出现在她所在的地方,他看着她的目光很是冷漠。

“大胆魔修,你还敢出现在此。”他正声斥责。

平静下心,苏楠施才发现明明她隐秘得很好,却还是被发现,联想到围追她的弟子好像一开始就知道她在那儿,她恍然大悟莫非是宏梧派有追踪她的东西?

暗自压下心底的疑问,对于洪掌门,她的态度不是很好,“弟子不是魔修,弟子没有联合魔修争抢凤凰花,更没有偷盗水莲天灯!水莲天灯是谁所偷换,相信掌门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洪掌门心下一惊,不过被他很好地掩饰了。

“大胆魔修,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旁边的里棠真君斥责。

苏楠施冷笑,“水莲天灯根本就没被偷盗!它是……”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里棠真君对着她就是一袭。

紧要关头,苏楠施没有藏私,她勉强躲过一击,但她的蒲枫琵琶也因此而彻底报废。

“唐唐一个出窍修士对我一个小小金丹出手,真是好有脸面!不就是不敢让我说出真相吗?可是我偏就要说,反正今日我是必不会有好果子吃。”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出口了!”里棠真君丝毫不担心她能说出口。

他也不出手,不是说他以大欺小吗?那他就不以大欺小,他来个以多欺少好了。

众弟子听从他的命令,纷纷围攻起苏楠施来,苏楠施手拿流光琴,音攻一个比一个厉害,但还是寡不敌众。

宏梧派弟子吃惊,他们知道苏楠施变厉害了,但没有想到她能变得如此厉害,看来她之前是藏私了。

苏楠施渐渐力不从心,她一咬牙,一把古朴典雅的伏羲琴出现在众人眼前。

“啊!居然是伏羲琴!”众人惊呼。

“哼,不过是从慕思手上抢过去的罢!”里棠真君语气不屑。

“真君,不要这么说。”文慕思适时开口。

众人大都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苏楠施大笑,“从她手上抢过来的?那那块莫须有的令牌是不是也从她手上抢来的?水莲天灯也从她手上抢来的?呵呵!”

当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水莲天灯根本就在文慕思的手上!

如若小说写的不错的话,是她以蹩脚的理由哄骗里棠真君帮她暂借水莲天灯一用,然后借口说不小心被她弄坏了用假货换上。

不过这假灯自然瞒不过时常检查它的洪掌门,但洪掌门以为是里棠真君所损坏,他念在交情上替他隐瞒许久,后面听由文慕思暗示假借派内叛徒一事嫁祸到那人身上成功的瞒天过海,不过苏楠施没有想到她会是那个背锅侠。

无意间撇到文慕思得意的眼神,她心想或许魔修令牌也有她的手笔。

暗自掩下心底的记恨,苏楠施发动伏羲琴,挡下所有的攻击。

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时之间那么多弟子竟拿她一点办法也没。

里棠真君冷哼,再次对她出了手。而这次她的灵力因使用伏羲琴损耗过多,很难再使用它来抵挡高强度的攻击了。

千钧一发之际,温勋辰赶来,他一把白桐伞放大,堪堪接下了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