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88章 再见冬紫

苏楠施是不希望温勋辰前来趟这趟浑水,所以当他出现时,她毫不犹豫叫他离开,顺便把时熯时静也带走。

不过温勋辰显然留定了,他坚定道:“能与施儿共患难为师很欣慰。”

他看着十分不赞同的苏楠施,继续道:“就算现在为师想要撤退恐怕也无法了。”

的确,这地方不是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无法,苏楠施只好隐下心里的愧疚,与他一起并肩作战。

虽然其他人暂时没有出手,但是两个金丹初期对付一个出窍后期的真君显然不够看,自然是败下阵来,即使苏楠施有伏羲琴在手,可她的修为毕竟还低,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作用。

这边二人皆被打伤,那边廖芳芳带着刚从牢房出来的徐冬紫匆匆赶了过来。

苏楠施一见到廖芳芳,眼底是无尽的冷漠,倒是看到徐冬紫,她居然也和时静一样憔悴无比。

“对不起,苏管事。”廖芳芳低头道歉。

苏楠施自然是怨恨她的,她问她:“你为何要这么做?我与你好像无冤无仇。”

“我,我……都是文慕思让我这么做的,她说若我把魔种注入到苏管事身上,并且把魔修令牌偷偷藏在……”她话还未完,便被里棠真君一袭,当场吐血倒地不起。

“廖师侄你怎能为了替苏师妹开脱罪责而如此冤枉我。”文慕思一副被伤了心神的模样,直把里棠真君给心疼的。

廖芳芳眼底满是后悔与不甘,她十分艰难吐词,“呵呵,当真很能装,也怪我蠢,以为你真会治好我娘的病……”

见里棠真君还想出手,洪掌门大声制止,“够了!”

他看着里棠真君的眼神充满失望,不过为了门派的荣誉,他还是知道该怎么做才最好。

“大胆魔修,还不快束手就擒。”他吐词是如此的字正腔圆。

苏楠施嘲笑,嘲笑他的包庇,嘲笑他的助纣为虐。

“堂堂一代掌门居然是如此是非不分之人。”她轻蔑。

在场许多围观弟子为文慕思不平,为掌门不平。其中几人高声表示不满,其他人便接连跟着不满,随波逐流,势要铲除这个叛徒,他们似乎从没有认真想过到底谁对谁错。

悲愤声讨之声愈演愈热,其中有谁默默退出也不得而知。

面对这么多的怒火,苏楠施是从没有过的冷静,她一身青衣孤立独傲,双眼平淡无波。

“若不肯乖乖束手就擒,就别怪本掌门动手了。”

在他即将动手之时,有人忽开口,“紫儿,快到师父这儿来。”

徐冬紫与启慧真人对视,眼神无比坚定,“师父,徒儿想与楠施同甘共苦。”

启慧真人叹息,没有再劝她,默默离开了现场。

洪掌门来势汹汹,他直击苏楠施,被苏楠施堪堪躲过。

三人合力抵挡,这时里棠真君忽插手,温勋辰为救苏楠施,想以身抵挡,本以为他会受击落地,不过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

苏楠施一声高呼,她就这样静静看着徐冬紫慢慢倒在她的面前,时间仿佛静止。

温勋辰回过头,见虚弱倒地的徐冬紫,眉目紧皱。

“冬紫。”苏楠施急速抱起她,灵力不断往她身上注。

徐冬紫一只手无力地制止她,“别白费力气了。”

苏楠施不断摇头,泪水缓流。

“之前就在心底发过誓要帮你报仇,现在我已经做到了,徐婉淳她……她今后修为再难进近了。”

“不要说话了,不要说话了。你们怎么都这么傻?!都叫你们走了。”苏楠施内心悔恨。

徐冬紫不停咳血,“其实,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只是不敢面对现实。若是楠施和温师叔都能活下去的话,楠施不用顾虑我,我是真心祝福你们。”

苏楠施紧紧抱住她,各种续命丹药往她嘴里塞。

趁着最后时光,徐冬紫不舍望着她所认识的人,从满眼泪水的时熯时静,再到不放弃挣扎的苏楠施,最后定格在静默无言的温勋辰,慢慢闭上眼睛,了无声息。

苏楠施恍惚许久,才恍似接受了现实。

什么作弊空间?什么厉害仙府?关键时刻一样都没派上用场。然什么是正?什么是恶?名门正派便是正?邪魔歪道便是恶了?可笑,真可笑。

静问天道,她的周身一片灵气暴动,风卷残云片刻,从金丹初期晋升到金丹中期,晋升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哼,就算进阶一阶又如何?还不是乖乖受擒。”里棠真君不屑。

苏楠施暴怒,她双手拨琴,暗地运起刚升级期间领悟到的千虚千实招数,向着里棠真君袭去。

“不自量力。”他蔑视。

苏楠施冷笑。

招式碰撞,苏楠施被逼退,里棠真君得意,然片刻便一副不可思议状,“不可能!怎么会!慕思你如何了?”

原来里棠真君的攻击伤害一部分被苏楠施趁文慕思没注意转嫁到了她的身上,令她不防身受重伤。

不过虽然转嫁了伤害,但由于苏楠施修为不高又是初试,所以剩下的那部分伤害也够她受的。

默默咽下一口鲜血,她赴死挺腰准备迎接里棠真君最后的怒火,却被温勋辰一分担,两人双双被震退了去。

一同艰难爬起,苏楠施擦擦嘴角的红血,与温勋辰对笑,僵硬地看着他的腿软无力最终瘫倒在地。

“师父。”脚步不甚流利来到他的身边,心里急慌,怎么连他也要离她而去了吗?

时熯静默看他不语,眼角的泪水还没干涸,很快就又湿润了。此刻小小的他内心无比坚定,若是让他活着离开了,假以时日他一定会让宏梧派身受万劫不复之地。

第一次,第一次他们二人如此靠近,温勋辰靠在她的怀里在她耳边私语,“为师就要沉睡了,在此之前,施儿能否答应为师一件事?。”

苏楠施木纳点头,温勋辰苍白一笑,“在为师醒来之时,施儿能否为为师披上凤冠霞帔(pèi)?。”

迟钝片刻,她还是点了点头,“若是能等到师父醒来,徒儿便与师父共度一生。”

擅自抬了抬她的左手,一颗相思豆出现在他的手上,对半切开,一半置于自己左手无名指,一半置于她的无名指,道:“施儿不要反抗,这是咱们之间的约定。”

一阵红光闪过,一条无形的红线就此绑定二人永生永世。

淳于洛赶来之时便看到二人相依相偎定永生场景,心中隐痛,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

走到受伤的文慕思旁,他听见她向他诉苦:“师父,不知徒儿做错了什么?苏师妹要这样待我?”

他一张虚弱的俊容定定看着她,眸底掩下万千思绪,最后化为一声叹息,什么也不说,只替她疗伤。

手指腹的半粒红豆消失不见,漂亮的桃花眼就此一闭,苏楠施探了探温勋辰的鼻息心脉,略微放宽心抱着这个在睡眠中的人儿。

“事到如今还不快束手就擒,别再连累更多无辜之人。”洪掌门声音没有之前冷漠了。

苏楠施轻笑,“但愿你们能顺利度过心魔劫,哦不,最好永远不得进阶。”

“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里棠真君微怒。

他话音刚落,苏楠施周身焕发耀眼的光芒,隐隐可见从她身上飞出一把古琴,与她脚边的伏羲琴汇合再融合。

感觉到他们就要被传送到不知何地方,苏楠施对着宏梧派众人轻笑,“我诅咒你们终身身受梦魇之境。”

她的声音响彻整个宏梧派,声音嘹亮怨恨。

在他们消失后,宏梧派在场众人陷入短暂的沉寂,不过他们倒不是因为她的恶毒诅咒而如此,而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们不知道传说中的伏羲琴竟然能传送人,还与不知名古琴融合。

淳于洛目光微烁,他望着苏楠施消失的地方,脑海中仿佛有什么闪过,但是被他否决了。

睁开眼睛,再次看到这熟悉的冰室,苏楠施陷入沉思,喃喃自语,“师父你究竟是何人?”

时熯时静都很沉静,廖芳芳留着一口气,哭着不停向她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都是文慕思骗的我,我。”

苏楠施冷眼不语。

“其实不仅令牌是她叫我放你身边,而且苏管事偷换水莲天灯之事也是她一手设计好的,我亲耳偷听到她引诱里棠真君,企图让他把莫虚有的罪名安在苏管事头上,那作证弟子也是他们一手安排好的!”廖芳芳说完这些气息已经变得很不稳。

时熯闻言双手握拳。

“现如今我娘也被她害死了,如若不是我侥幸,恐怕也早就丧命,可是如今留着这条命又有何用?苏管事你杀了我吧!”她想以死谢罪。

“我不杀你,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恨你,与其让你死了,不如让你愧疚地活着,这恐怕更能让你痛苦吧。”苏楠施满脸冷漠。

明亮的剑光在昏暗的室内亮起,“咣当”一声剑落声落下,廖芳芳自尽倒在冰凉的地面上。

“对不起。苏管事还是尽快把留在宏梧派魂灯上的气息抹掉吧。”她说完这话,永远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