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90章 坊市之行

回到圣山冰室,苏楠施发现时熯不在大厅,心想他应该是躲在一间冰室内修练去了吧。

无甚精神来到时静所在的地方,本以为它会在安静睡觉,熟料她这一看它是躺着不假,可它的模样竟让她心惊了一番。

苏楠施只见它原本幼小可爱的模样此时爬满了血丝,皮肤上还不断有鲜血直流,很是让人触目惊心。

她急忙跑过去,想抱起它却又怕伤到它。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怎么了?”

空气安静,静得仿佛可以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苏楠施迟迟没有听见它的回答,又再次问了一遍,仍旧没有声响。

她犹豫了一会,运起灵气去查探它的身体,而这一看竟发现时静的身体已是千疮百孔,破败不堪。

她想起它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这个身体真糟糕,它快承受不住小静静的魂体了”,苏楠施忽而就明白它这番模样的原因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它,只能暂时试着帮它修复身体,可它的身体真的很糟糕,怎么修补都修补不好。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时熯的声音,“师父,您回来了吗?”

闻言苏楠施收回了灵力,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

当他看到小床上时静这副模样时,他惊呼了一声,双拳紧握,“师父,妹妹她又……”

见他好像早已见过时静这副模样,苏楠施开口问,“静儿之前也有过类似状况?”

“对不起师父,徒儿怕师父再伤神,所以并没有告知师父,而且徒儿以为……以为妹妹已经好了。”他无力又自责。

苏楠施垂眸,这段时间亲近的人一个接连一个出事,她真的不希望有谁再离她而去了。

她抿了抿唇,目光紧盯床上的时静,深感无力。

忽而想到有一种叫重塑丹的丹药可以极快地修复因魂体过大而造成的人体大损伤,使之变得更加强悍精炼,也能更好的容装强大的魂体,只是可惜这种丹药在修仙界早已失传,不过她的五凰仙府里倒是有,但是有又有何用?她根本就给不了其他人!

伤心,怨恨,为什么给了她希望又无情地打击她?想要挽救回身边一个亲近之人就那么难吗?

此时,时静周围火红光大盛,在一阵刺眼之光过后,它从小床上消失了。

时熯大惊,惊声大喊,“妹妹!”

他慌乱,寻求依靠般望向苏楠施,可后者一副呆愣模样。

苏楠施没有想到时静竟然进入到了她的仙府里,这令她高兴的同时免不了一阵疑惑。

耳边传来时熯呼唤她的声音,苏楠施回过神来,想了想还是告诉了他时静其实是进到了她偶得的一个能装活物的空间里了。

默了默,她还加上了一句,那个空间是她此次去绝迹森林时意外获得的。没办法,她怕时熯误会她既然有了能暂避外人的空间,那为什么当时不让他们躲进去,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出事了。

时熯并无怀疑,他询问,“那师父,妹妹她进去后就能好了吗?”

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哪有进到空间里去就能好的?苏楠施刚想向他说明,熟料她竟然感知到了时静此时在空间里是如何的活蹦乱跳。

她语噎,默默点了点头,皱眉附上一句,“不知为何,静儿进去后竟没事了。”

时熯没有想太多,他想只要他的妹妹无事便行。

忽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妹妹出来后会不会再像刚才那样?”

这个苏楠施也不知道,她想她得试验一下。

提前告知时熯勿慌,她灵魂离体来到五凰仙府里,时静一见到它咧嘴笑呵踉踉跄跄向她跑来,还伸手要抱抱。

苏楠施心里一柔,接过它抱起。

“娘亲,这里很好,小静静不难受了。”时静说。

苏楠施心下一松,想了想还是找出重塑丹,给它服了下去。

时静倒是没有抗拒,反正是吃的它都很乐意接受。

正想着不知道该如何带它出去,没想到又一阵火红光闪过,时静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苏楠施隐隐约约好像知道该怎样带它进仙府,她身形一闪,灵魂回到肉体,看到时熯正一脸惊喜抱着恢复健康的时静。

时熯见苏楠施有了反应,喜出声道:“师父,妹妹她果真没事了!”

苏楠施会心一笑,接着验证她的猜测,看到时熯一阵短暂的惊愕后看了看他空空如也的怀,又笑了。

通过验证,苏楠施发现只有时静这个例外可以进入到她的仙府,进出方式同她一样只需要心里想着要进去出去便行。与她不同的是她只能灵魂进入,而时静则可以身体进入。

虽然服用了重塑丹的时静在仙府外的身体不是很好,但苏楠施知道它在空间里一切如常后便也不担心它有一天会离他们而去了。

收拾好心情,苏楠施这才发现时熯浑身时不时地一抖。观察完周围的环境,想到他刚到练气二层的修为,她一阵懊恼,怎么她竟疏忽了这冰室温度低,他一个修为低下的修士靠着单薄的衣裳如何抵挡得了?(忽略时静这个另类)

想从空间里找件御寒的衣物为他披上,找了半天也只有她在现代时衣柜里的衣物,剩下的也只有棉被了,可他总不能时常披着被子修练吧?

时熯见苏楠施手上出现一窝模样有些怪异的被子,问:“师父,这是?”

“嗯,室内冷,给熯儿盖的,熯儿先凑合凑合,等明天天一亮师父就带你去买几件厚一点的衣裳。”

时熯心微暖,记忆中好像就他师父对他最好了,这连他那个娘都比不上。想到他的娘,时熯心寒,抿了抿唇,不再去想她。

收下被子,他侧身躺在轻被上,伴着一股淡淡的馨香,他安稳地入眠,一整晚身心都是暖暖的。

清晨,天还没亮,时熯早早就起来修练,因着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吹奏的声音很难听,所以他一般都不会在一大早折磨人的耳朵,虽然他知道他的师父很有可能一整晚都不入睡,也知道有隔音阵这种阵法,但他就是不想在清晨练习。

待得苏楠施走出小间冰室的房门,时熯停下吐气纳气,乖乖走到她的面前,喊:“师父。”

苏楠施看着男孩红润的脸颊,弯唇,“熯儿,走吧,为师带你去添衣。”

“师父,咱们若是走了,那妹妹呢?没人照顾她。”

伸手摸摸他的头,苏楠施道:“静儿在为师的空间里。”

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孩,苏楠施牵起他的小手,开始了自从第一次遇见他以来第一次带着他出街之旅。

见他对所有东西一副好奇却又忍着不看的模样,她轻笑,“熯儿还没有认真逛过修仙界的商街吧。”

时熯摇了摇头,苏楠施又说,“熯儿可以多看看,想要什么跟师父说。”

时熯对视着苏楠施的眼睛,又看了看不远处某个摊位上的东西,低了低头,说:“徒儿什么都不想要。”

闻言,苏楠施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带着眼睛渐渐睁大的时熯,走到那处摊前,蹲下指着她面前的一颗蛋,询问摊主:“老板,这颗蛋如何卖?”

摊主眼睛一斜,不甚在意道:“灵兽丹鹤蛋,不贵一块中品灵石一颗。”

“丹鹤蛋需要这么贵?”

摊主目光不屑,丹鹤可是能成长到三阶,那可是相当于筑基期的修为了。

“那也用不着一块中品灵石,毕竟只是一颗蛋。”苏楠施说。

时熯拉拉她的衣袖,轻声道:“师父,咱们还是走吧。”

苏楠施制止他的动作,目光往摊位上一撇,看见一颗蓝色的蛋,莫名询问:“老板,这是颗什么蛋?”

摊主随意一瞧,道:“那是一颗死蛋,如果你们要这丹鹤蛋的话倒是可以免费送给你们。”

苏楠施心下犹豫,买了一颗死蛋对她来说也没用啊,她又早已辟谷,而且死蛋什么的吃了不会坏肚子么?

“那老板可知死蛋吃了会有什么后遗症吗?”她问。

摊主轻视,“死蛋吃了会有什么事?什么事都没有,你们要就买,不要就别挡着我做生意。”

苏楠施也不恼,她想虽然她不吃食物,可时熯用啊!这么大一颗蛋,够他吃好几顿了。

狠了狠心,苏楠施付了灵石,摊主接过,道了句:“想要哪颗丹鹤蛋自己挑吧。”

在苏楠施刚想抱起一颗蛋时,时熯突然出声制止,“师父,选这颗吧。”

苏楠施没有多想,依他之言抱起他手指的那颗蛋和蓝色死蛋就放进储物袋里。

接着二人买完衣服经过绝迹森林时,见有凡人从里面出来,脸上惊魂未定,便过去问他:“何事如此惊慌?”

那凡人见问他话的女子气质不凡,又孤身一人带着个小孩来这,猜测她可能是仙人,便试探性尊称:“仙人?”

见苏楠施脸上没有奇异之色,更加恭敬道:“仙人,这森林有邪物,平日里我们这些凡人也是很少出入这里,毕竟这里猛兽多,今日草民因着日子过得困难想来此碰碰运气,没成想脚一踏周围的景色全都变了!还一片雾蒙蒙的,当时草民就吓愣了,往后一退,还好能找到来时的路。”

等到那凡人走后,苏楠施带着时熯,按照那凡人所说的位置寻去,果不其然发现那里竟有一个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