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91章 发现阵法

乍然在绝迹森林又见到一个阵法,苏楠施心情微妙。

她上前去查探阵法,见只是一个叠阵,以隐秘阵和隐息阵为叠。脚一踏进去,果真如那凡人所说那般,景色顺变,一片雾蒙蒙的。

她抬眼往四周仔细一瞧,又用神识加灵力试探,才发现这隐息阵里竟然还有另一个阵法,而她在外面竟然没有察觉到!

原地停留,苏楠施思索片刻也想不出这是个什么阵法,可能是她孤陋寡闻了吧,她的阵法不是从温勋辰那学来的就是自己研创的,除此之外,便也没再接触过温勋辰给的阵法书以外的书籍了。

想到不知还能不能再醒过来的人,苏楠施心情略低落,溢出的一股依恋之意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

伸手看看左手无名指,阳光透过灰雾照在她的手上,她忽然看到无名指指心微烁出红光,接着周围的雾霾便消散了,露出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她心下好奇,慢步而去,通过一层又一层草丛,最终止在了宫殿山门外的护山大阵前。

苏楠施微皱眉,御伞从半空中俯视一看,本以为该是什么也看不见才是,熟料她却看得很清楚,那整一个的规格无疑告诉别人这就是一个门派,而且还是一个大派,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建筑除了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外一切都好好的。

对于那个护山大阵,苏楠施虽然认为她在阵法方面颇有造诣,但是她眼前的这个她一时半会还真破解不了,本想放弃的她忽而想到她随意间看到的财务库三字匾额,表面面无表情,心里心情闷沉,心底蠢蠢欲动。

转身,出了隐息阵,苏楠施对着时熯道:“熯儿,你先行回去,为师还要留在阵中观察一番。”

时熯不舍地拉了拉她的衣裙,“师父,徒儿同您一起去吧。”他心底害怕她会一去不复返,留下他一人孤零零的。

“熯儿听话,如今你修为还低,跟着为师进去不安全。”苏楠施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时熯这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离开了她的视线,暗自更加坚定了要努力提高修为的念头。

苏楠施重新回到护山大阵前,经研究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残阵,不过虽如此,但是它的威力仍不可小觑,而且也没那么容易破解,她是花了好些时辰才破解完,而在破阵的瞬间,顿时银光大盛。

她下意识的用手遮光,耳边呼隆隆有许多物体快速飞过的声音,等到她放手看清眼前情景时她惊呆了,只见除了她身处的那个位置外,周围布满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利箭。

她有些后怕,她没有想到原来残阵还留有一手,她以为那阵都已经破完,熟成想那最后的一步竟然埋藏了一个炸弹,是她疏忽了,妄自以为自己靠的现代物理化学就以为这世界也应当遵循那些定律所以有恃无恐,可却正是因为这点她才忽略了修仙界的特殊,现代物理化学可是无法解释这些啊。

一直以来她都有身为一个现代人的优越感,现代科技发达,那里的人们能用大脑思考出很多神奇的东西来替补自己的先天不足,他们比这古代世界的人们懂的知识多。

可她却没有想过这里的人能通过修行改变自己的先天不足,何尝不是靠着先人的聪明才智一步一步试验过来的?

他们可以打破现代人了解到的既定定律,出行比现代人方便,大脑能一下子记住很多东西……这些明显比现代的那些科技还要方便得多,她的那优越感是怎么来的?

想清这些,苏楠施陷入顿悟之中,醒来时修为又突破了一个阶段,达至金丹后期。

坐下调息片刻,她站起身,终于想起那些箭矢的不对劲了!那些箭怎么自动绕开她了?

百思不得其解,她蹲下身捡起其中一支,发觉除了锋利了点也没有什么异样,只得隐下疑惑,小心翼翼地向里走去。

里面真的很大,苏楠施只是粗粗看了一下,并无发觉任何异样,有异样的只是所有房间都空荡荡的,包括那个名叫财务库的地方。

见此,她失望至极倒是不至于,毕竟那些本就不属于她。

不过她发现这里面的灵气倒是很浓郁,比阵外高了不止一倍,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这里曾经是一个大派的缘故,大派嘛,选址肯定有讲究的,再不济也会自己多种灵脉,而因着隐息阵的缘故,里面的灵气经久不散,若是灵脉不枯竭的话灵气恐怕会更加浓郁。

大致绕了一圈,苏楠施还是搞不清这里曾经是何门派,不过她倒是很确认这里的建筑空无一人。

出了阵,看到候在阵外的时熯,苏楠施当即就问:“熯儿你怎么还在这?为师不是让你先行回去吗?”

时熯一双眼睛水汽泛起,嘟着嘴,“师父去了这么久,熯儿以为……以为……”

苏楠施叹息一声,“走吧,咱们回去吧。”

说罢她牵起穿得厚厚严实的时熯的小手,两人穿过树丛,通过传送阵回到了冰室。

刚到冰室,苏楠施就听到时熯一声肚子饿得咕噜叫的声音响起,她从储物袋拿出他们今天买的两颗蛋,把鸡蛋颜色的丹鹤蛋给了时熯,并道:“拿着,这是给你的灵兽蛋,熯儿可要好好养着。”

时熯双手捧上接过,郑重点了点头,“徒儿一定会的!”

说罢他眼瞧苏楠施抱着蓝色的蛋转身就要去他们设置的小厨房,出声:“师父,您抱着您怀里的那颗蛋是要去厨房作何?”

苏楠施没有迟疑地回道:“熯儿不是饿了吗?为师去给你煎蛋。”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又道:“还是说熯儿喜欢水煮的。”

时熯终于下定决心,说:“师父,熯儿不想吃这颗蛋,熯儿想让它孵化成长。”

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苏楠施把“可它是个死蛋”的话咽了下去,嘴角含笑,“嗯,那为师也把它交给熯儿了。”

时熯严肃接下,补充说道:“师父已经给了熯儿一颗了,可师父自己还没有灵兽,所以熯儿一定会把它孵化出来,再把它交给师父的!”

苏楠施没有反驳他的话,她由着他去,那是一颗死蛋,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他真的能等到它破壳而出的那日,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它真的破壳而出了,当然那是后话。

没了蛋,苏楠施只好翻开小厨房角落的布袋,从里面摇出一小碗灵米,就要起火熬制灵粥,却被时熯拦截了下来,“师父,徒儿其实可以吃辟谷丹的。”

苏楠施一愣,似乎才想起有辟谷丹这种丹药,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辟谷丹好是好,可你还小,还是不要多吃为好。”小孩子嘛,总觉得经常吃的话会长不大。

“那让徒儿来煮,师父您先去休息吧。”

“熯儿这么小会煮吗?而且不止是要煮粥,总要做几个馒头下菜吧。”苏楠施有些怀疑他的能力,一个小男孩会煮这些?

时熯不是太敢保证,“徒儿应该是会的吧。”修仙界的做饭手法应该和凡人界的是一样的吧。

听到他说应该两字,苏楠施老母亲一般感受,“那还是让为师来吧。”

于是时熯默默退了出去。

等到了苏楠施喊他吃饭时,他看着他面前的煮糊了的灵粥还是灵饭,以及蒸焦了的一坨一坨的馒头,嘴不自觉地咽了一咽。

苏楠施有些尴尬,她都很久没有碰过厨房里的东西了,生疏是难免的,若是在她全盛时期,至少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应该可以下咽的吧。

见时熯忍着下咽,苏楠施顿时想起久远的味道,连她自己都吃不下去的东西,怎么好意思让别人承受?

她把他面前的吃食移走,“熯儿别吃了,伤胃。”

时熯抬头望向苏楠施,“师父说过不可以浪费粮食。”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这些吃食都已经坏了,没事。”

“它们没坏,还可以吃。”

苏楠施心下叹气,“熯儿别吃这些了,要吃的话再做些。”

时熯眨眼,“是师父再去做吗?”

苏楠施语塞,最后道:“师父还是带你出去下馆子吧。”

“不用了师父,熯儿会做。”

“真的会吗?”

看着他还算游刃有余的在小厨房忙碌,苏楠施忍住了想去指导他的念头,她除了帮他添火外倒是没有帮什么忙。而在最后看到他的成品,也算是默认了他今后的饭食由他自己解决。

坐在蒲垫上稳固修为,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她接连升了两个小境界,如今根基不稳,需要好好巩固才是,不过幸好她的心境修为一向高于根骨修为,她不必担心修为与心境不符所带来的困扰。

而她这一巩固就巩固了将近一月,等到她出房间时便听到时静在抱怨没灵露喝,时熯在哄它乖乖喝灵粥。

两人一见到苏楠施,时熯尊敬称呼了她一声,时静则小跑过来求抱抱。

这一月来,苏楠施的心情收拾得差不多,不过相比于从前还是安静了些。

她皱眉看了看空底的米袋以及空了的装灵露的储物袋,嘴角略微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