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93章 以身试阵

苏楠施心情有些气愤地回到冰室,待见到时熯时静之时,她很好地掩饰了脸色。

她放下手中的放置食物的储物袋,顺便指点了时熯几点关于修行上的事,便才回房。

坐在她的专属蒲垫上,她掏出那块记录了预言小说里重要事件的玉简,想到淳于洛的那句他罚文慕思禁闭十年,不禁感叹预言的真实性实在是高,因为那本小说刚好没有述说接下来十年里发生的事件,而是直接跳过,一笔概括便是十年后,女主解禁闭出来时便是金丹后期!

果然是不愧为小说的女主吗?没有好的气运,写预言书之人都不好意思把她定为主角,竟然短短十年就从金丹初期升到金丹后期,这可是多少人穷极几百年才能做到的事,她一个禁闭就做到了,该是感叹天道的不公吗?好像不该吧?她自己如今不是比她更加令人感叹天道不公么?

苏楠施心想,十年后自己的修为不出意外仍是停留在金丹后期,这与同修为的文慕思对起战来,虽然不会像预言小说里所说的那么天壤之别,但是她也没有很大把握能赢得了她,毕竟打破命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出现几个意外也是很正常的。

“看来自己得争取在这十年里好好修行才是。”她心道。

在她还没有替徐冬紫他们报仇之前,她是不会轻易让自己栽在文慕思手上的,她不仅要打破这该死的死局,还要亲自手刃文慕思。

坚定目标之后,这一夜,她修行得格外认真。

第二天,她出来看到因条件有限而修行之时缩手缩脚的时熯,眉头一皱。

确实,这冰室虽然灵气丰厚,但空间不大,练习个术法时一不小心就会打碎冰块,而打碎冰块事小,但造成坍塌可就事大了,不说几人会不会因此受伤,就说这冰室是处在圣山里面的,坍塌后难免发出响动,让其他人知道有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或者以为圣山又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思虑至此,苏楠施忽而想到她之前发现的一处门派遗址,一个念头犹然而生。

“师父,这里好大啊!”时熯站在门派遗址的广场中央感叹。

“好大。”时静学他说话。

苏楠施点点头,说:“熯儿,这里以后就做咱们的住所以及修练场所如何?”

时熯眼睛瞬亮,但不到片刻便暗了下去,“师父,可是这地方真的不会被人发现吗?”

“到时咱们在绝迹森林里多设几处阵法便行,不过就算被其他人发现了这地方又能如何?这里那时早就成为咱们的了,他们还能抢有主的地不成?”苏楠施道。

“那师父咱们赶紧在森林里多设几处阵法吧!最好把整个森林都布满阵法。”时熯眸光又恢复光亮。

苏楠施好笑,“这森林虽然并无多少灵气存在,平日里因为普通山间猛兽的缘故连凡人也极少出入,阵法设置得多了想必也没有人会注意,但是要设置那么多的阵法,没有足够灵气的长期供应阵法很快便会失效,设置那么多难免会白费一番功夫。”

时熯有些气馁,询问:“那请问师父,是不是想让阵法长期运营的话就得定期给它提供灵气?比如换上几颗灵石之类的?”

苏楠施点点他的头,“熯儿从没有接触过阵法 ,但是还能想到此,看来熯儿在阵道上面蛮有天赋的。”

时熯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正了正脸色,郑重对苏楠施道:“师父,熯儿想跟着师父学习阵道、丹道。”

“你是为师的徒儿,为师教给你这些是应该的,只是熯儿你认真想好了吗?同时学两样可能到头来两样都学不好。”

时熯没有犹疑地点头,“师父,熯儿认真想过了,熯儿想保护师父以及妹妹,熯儿想要变得强大,不再让师父再受人欺负!”

听到时熯说想要保护她的话,苏楠施心里一酸,也没有想他终有一天会不会有没有这个能力去保护她,含笑,“熯儿能有此心,为师深感幸运,既然熯儿都想学,那便要坚持学下去。”

“熯儿会的!”时熯重重地点了点头,时静在这之后用它小小的手鼓起了掌。

“既然决定在这住下,择日不如撞日,熯儿你去看看冰室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的,都收过来吧,包括为师的物品,为师先把这里收拾干净。”苏楠施说。

“好的,师父。”时熯答。

当他想要转身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出声问:“师父,那师……祖怎么办?”

苏楠施早就想好了这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师父他还是留在那里,那里很安全,没有什么人可以找到那,而且为师还多设了几个阵法在那。”

闻言,时熯这才起身回到冰室去收拾东西。而等到他收拾完回到门派遗址时,苏楠施早已把那里都收拾干净,使得整个门派变得焕然一新。

选好靠近厨房的房间,把东西都放置妥当后,时熯飞快找到正在布阵的苏楠施,在旁学习起来。

第一个阵布完,他出声询问,“师父,这是个什么阵?感觉好奇怪。”

苏楠施抿嘴笑,“消消阵,是为师自创的阵法,熯儿当然没有见过。”

“那何为消消阵?”

“消消阵便是得把阵法里面相同之物消除才能破阵。”

时熯半知半解,以为这是一个很容易破解的阵。其实这真的是一个很容易破解的阵法,只不过会耗时。

苏楠施创造消消阵的灵感是来自现代游戏消消乐。这个阵法里面有一块虚拟出来的大菜地,入阵之人首先得把中间无阻碍的三颗同品种的蔬菜拔掉,消除成功后菜地便会随机不变量变化,接着再三颗三颗消,直到清完菜地。

不过要想顺利拔菜,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每颗菜都拒绝人用神识查探,而菜地大到闯阵之人需要飞到老高之处才能看到哪里的菜是同品种,再加上阵法里面拔菜不允许使用法术拔,不然拔了之后它还会再长,所以破阵之人就得用手拔了,可是那么大的菜地,要拔到何时?

听完苏楠施对消消阵的解读,时熯有些明白了过来,他道:“师父,此阵是为了拖延敌人时间的吧?这样当外人突破重重阵法来到这个小境,再入得消消阵时,咱们才能有所准备迎敌或是防备?”

苏楠施给了他二字,“聪明。”

时熯又是一阵不好意思,半晌才说:“师父真厉害,能自己创阵,熯儿也想用自己的想法创造一个阵法,这样感觉很有趣,好像在玩游戏。”

“想要创造阵法,首先需得切身体会处在阵法里面时阵法机关的奥秘,领悟每一个机关是如何触动效应。而正是因为此,阵法有时候并不是你想如何设置便能如何设置,你得让它通过途径从而达到你想要的那个效果。”苏楠施向他讲解。

“原是如此。”时熯一双眼睛里迷雾半散。

“那师父徒儿可不可以进去里面看看?”

苏楠施给他一个你真的要进去吗的眼神,得来了他一个确切想体验一把的回答。

“师父说了要切身体会,所以徒儿想去里面感受感受。”

“其实熯儿想要切身感受阵法可以选择其它阵法,比如像什么聚灵阵,隐息阵都可。”

“可是师父说的那几个并无什么机理。”

苏楠施最后问他一遍,在听得他依旧选择入消消阵,只好陪他一起进去,当然顺便携带着个时静。

“师父您其实不用陪徒儿入阵的。”时熯说。

苏楠施不置可否。

两人出现在阵法里面种植着超大号成品菜种前(长在土里的长在地表上,而且所有的菜都去根去叶啥的)。

当时熯用力拔出一棵大白菜时,并无什么异相。再拔,也无。再拔,手一伸过去,顿时感觉有什么软乎乎的东西凭空出现在他手下,连忙松开抓着白菜的手,看到好几只蠕动的大菜青虫时,脸色没有什么变化。

他换个位置继续伸手去拔,只不过他手往哪里伸虫子就出现在哪,最后只好隔着青虫把白菜拔了下来。

拔完,他默默擦了擦手,看了苏楠施一眼,继续选了一个萝卜拔,第一个无事,再拔,居然怎么用力都拔不出,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望向苏楠施求帮忙。

见他求援助,苏楠施摸出一把放置在储物袋里许久的小刀,递给他,道:“用这个。”

“师父,您不是说不可以用术法吗?”他问。

“是不可以用术法没错,但是没说不能使用工具。”

“好吧。”时熯心里暗念。

萝卜挖出来,时熯又选了一个红薯下手,嗯,依旧第一个无事。再挖,无事,再挖,顿时地动山摇。

接着他手中还未消失的“红薯”升起一阵亮光,“蹦”的一声爆炸了,不过这还没完,因着这一声炸,牵连到周围的蔬菜,顿时爆炸声此起彼伏,不过一会儿整片菜地就被炸毁。

爆炸的威力不容小觑,不过好在有苏楠施保护,时熯才没有被伤到,不然他一个小小的练气二层修士,如何抗得了相当于筑基期修士自爆威力的一个红土豆爆炸的伤害?更别说躲得了一整片菜园有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修士混杂自爆伤害了。

“师父……”时熯傻眼了,原来他师父一定要跟着他进来是有缘故的!这不仅是一个缓时阵,还一不小心就会成一个杀阵来着!

在听了苏楠施红薯为什么会自爆的原因后,时熯呆了呆,原来这世上有红土豆这种东西吗?土豆不都是黄白色的吗?刚才他手上拿的那个明明就是红薯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