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98章 炼丹大师名头

貌似最后地图落在了一名女修身上,但具体是谁?长成何模样恐怕就连聚宝轩的人也不得而知。

“李老前辈,这彼岸遗迹随时都能开启吗?”苏楠施问。

李老笑笑,“彼岸遗迹身处极阴之地,受不得阳气,恐怕至少得等到阴时阴历才能开启啊。”

苏楠施点点头,以做了解,她只是随便一问,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机会能到彼岸遗迹去一观。

她拿出自己炼制的几瓶七品丹药,交由李老手中。

李老打开瓶子细闻,露出震惊的神色,“小友这么快便能炼制七品丹药了?”同样脸上有震惊之色的还有廖苗苗。

苏楠施点头,“李老前辈,您看如何估价?”

“这丹药的品质自然同往日小友送来的那些品质一样,只不过这次是七阶丹药,价格自然高涨。”李老压住内心的震撼,想当初他能炼制七品丹药时年纪早已过五百,可这姑娘这才多大啊!貌似修为也还没达到能炼制七品丹药的阶段吧。

“李老前辈,不知可否先兑些灵石?您知道的,晚辈门派极缺灵石。”苏楠施面上并无尴尬之色。

李老把丹药藏在他的兜里,好像忘了有储物袋这样神奇物件,道:“自然不成问题。这样吧,老朽先估算能拍下的大概价钱。”

他想了想,也不敢确定究竟能拍到何种价格,便又道:“不如今天先拍一瓶……不,一枚试试?”

苏楠施自然没有异议。

就这样在一轮拍卖结束后,接下来拍卖的宝贝便是苏楠施的一颗七品进阶丹。

七品进阶丹一亮出,在参加拍卖会的人群当中引起一阵响动,七阶及以上丹药一丹难求,虽然聚宝轩每次拍卖会都会放上那么一两枚,可无奈争抢的修士太多了,供不应求。

苏楠施其实也好奇过李老身为一个九品炼丹大师,明明七品丹药很容易就能炼制成,为何不多练些出来卖?后来她知道了李老担心供过于求其价值便直降,况且炼制七品以上的丹药成功率低,这样赚头不大。

拍卖物品的主持人刚一报完七品进阶丹的初始价,便有人问道:“这枚进阶丹虽是上品品质,但这也比以往的进阶丹贵了许多,该不会这枚丹药是出自那位能炼制无丹毒丹药大师之手吧?”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包括苏楠施,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发现了她的无丹毒丹药。

会场主持人微一愣,才回是,全场沸腾。

窃窃私语的讨论声响起,直到一声响亮的报价声响起众人才停止了讨论投入到竞丹途中。

无丹毒的丹药可是宝,修士修行想追求快速又想偷懒,服用丹药是最快捷的路径,但是丹药中往往含有丹毒,前期磕多了到一定程度于修练会有一阻,后期磕多了历劫时天劫会加重。

可是如今却出现了无丹毒的丹药,怎么不抢?于是有钱人一个劲地加价,没钱人只能望而叹息。

小半会,丹药价格一下就抬到聚宝轩拍卖七品丹药史上最高,可即使是如此,依旧还在往上加价,最后以一个极高的价格拍送了出去。

没有拍到的修士有些灰心,纷纷出声询问什么时候还会有这无丹毒的丹药,不一定非要七品的。

主持人自是很官方的回答:“有货时定会通知各位修士,各位修士敬请等待。”

拿到拍卖丹药分成,苏楠施处在持久的震撼当中,她没有想到她的丹药如此赚钱,如此一来,她那几瓶七品丹药加起来岂不是个天价了?

事实上,虽然聚宝轩扣除了她从聚宝轩预支的炼制七品丹药所需的材料费用,但她拿到手的灵石对她来说还真是个天价,她从没有一次性得道过这么多的灵石。

即将送她们师徒二人出来时,李老忍不住开问:“小友当真不知如何炼制这无丹毒丹药?”

苏楠施十分真诚的回答:“李老前辈,晚辈当真不知晓,晚辈也是按照书籍上所说炼制的,除了……”

“除了什么?”李老忍不住接口。

苏楠施内心短暂挣扎了一会,才下定决心,“除了炼制丹药的火种有些特殊。”

“是火种的缘故?”

苏楠施点点头,听李老继续道:“火种所能影响成丹率以及成丹品质,可也不该因之而无丹毒,就算是天火,老朽也并没有听到因之而无丹毒。”

苏楠施这下真不清楚了,她的玄冥幽火便是天火,可李老如今这么一说,那当真是她炼丹的手法特殊了?

李老见苏楠施茫然的样子,知道她是真不知晓,想要对她说不如她在他面前演示一番炼丹,好让他观看观看有什么特殊之处,可一想到如此要求有失妥当,便把到口的话咽了下去。

拍卖大会一结束,无丹毒丹药问世的消息一下子就传了开来,颇受修仙界的修士们关注。

这不,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曾经的某个热销小摊上曾卖过这种无丹毒丹药,然后顺着这条线索一摸过去,成功把名头打在苏楠施的身上。

起初,修仙界的修士们震惊,不敢相信一个元婴期都不到的修士竟然能炼制出七品丹药,便有人怀疑她只是受人所托帮卖丹药。

可后来当他们知道她在考炼丹大师公证资格上的表现,所有的怀疑便烟消云散,她真的是一名金丹后期的七品炼丹师。

了解到她曾经是第一大派宏梧派的弟子,因被冤枉陷害而宏梧派一时不公,所以后来即使洗刷了冤屈也不愿重回门派,而是自创了桐灵派,修为也是以极快的速度飚长,还把宏梧派两名有声望的内门弟子也给拉了过去,听说那两名弟子退派时曾在宏梧派引起一场小喧闹呢……

一名如此有天赋的炼丹大师,有人想巴结,有人嫉妒想把天才扼杀在摇篮之中,或是据为己有,为他们卖命,可虽然知道桐灵派只有她修为最高,但一来他们不知道桐灵派究竟在哪,二来人家可是有聚宝轩的人撑腰,这聚宝轩可不是谁都能惹的,所以想要蠢蠢欲动的手便收了回来。

本来苏楠施想就此让修仙界的修士们误会下去她是在帮人卖丹药,可是在李老古老答应帮撑腰的劝说下,知道自己无论公开不公开她是那大师,她都已经被人盯上了,于是就去考了那个没啥必要的炼丹大师资格证明令牌。

说是没必要,那是因为到了七品,便不需要去考了,只需找有威望的人公证一下,这名声就坐定了,也自然有令牌交到他的手上,完全不需要在众人围观之下去考那证明令牌。

虽然炼制时别人也是看不到,但毕竟炼制七品丹药的时间较长,而且往往能炼制七品丹药的人修为都达到了元婴期以上,常是不喜这种场合。

名声传播出去,使得新生门派桐灵派一时之间成为修士口中的谈资,不少修仙家族动了派家族子弟进去桐灵派拜师的念头。

只是,他们想法虽好,但怎么去桐灵派他们却不得而知,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寄期望于下次门派招收新弟子时间。

好在小门小派开山收弟子的周期短,不像那些名门大派,没个什么八、十年怕是等不到。

而苏楠施在知道她的门派一时之间成为香饽饽(bō)之后,立即下达命门中之人不要随便再出去的指令。

起初那些高层还有些不明白,按理说门派正是需人之际,不趁此机会大开山门,反而闭门不出?

待到听得苏楠施的解释,确实,弟子招收得多了日常花销自然就多了起来,以他们门派现如今的财务能力还真养不了那么多人,如若来的人是一些有修为的人倒好办,刚来就可以帮着做事挣灵石。

而且那些人大多还是抱着偷师的念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这样一想倒也能理解苏楠施如此做的原因,也是,在她名头还没爆出来之前,她就交待他们不要再往门派里带人了。

桐灵派很快陷入了长时间的紧闭山门之中,除了每月照旧往聚宝轩百宝阁送丹药以及一些物资的采购,全派所有弟子都乖乖待在门派里。

这一天,当苏楠施送完灵石回山门的路上,她被一个黑袍人拦住了去路。

黑袍人转过身,苏楠施惊讶,“段涯子?”

“丫……苏大师别来无恙,没想到还能记着老某。”段涯子的声音少了当初的嚣张。

苏楠施微皱眉,“你拦住我是何意?不会是想同我打架吧?”

段涯子干笑,“苏大师如今的修为在老某之上,当初老某就败在苏大师的手下,怎敢做无用功讨不了好?”

“那你来此是为何?”

段涯子略微犹豫一下,才道:“苏大师如今已是一名七品炼丹大师,而老某修为很难寸进,需得靠进阶丹,不知苏大师能否赏赐一枚?”

苏楠施当然不乐意了,她与他又不熟,两人曾经还互相敌对过,她又是穷人一个,就算不是,她也不是什么大善人,人家要就给。

“苏大师先别急着拒绝,听老某一说。”

他顿了顿,继续道:“不知道老某帮大师做事能否换得一枚进阶丹?”

“你这工人我可要不起,工钱也太高了吧?”苏楠施说。

段涯子咬牙,“是终身为苏大师打工的那种。”

苏楠施想了想,貌似还挺划算的,便道:“若是你拿完丹药跑路了的话,我上哪去找人?”

“苏大师放心,老某发心魔誓保证。”

苏楠施觉得还是不放心,拿出一枚丹药交由他,“若是你把这枚丹药服下去,我就同意这笔交易。”

段涯子想到自己所剩寿命不多,七阶丹药自己又没灵石去买,如今好不容易蹲到了她,自然是不想放过这机会,当下便一口气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