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99章 知晓缘故

苏楠施见段涯子服下了她炼制的每月必会毒发的早已失传丹方的丹药,丢了一小瓶的解药给他,提醒道:“这是解药,每月定时口服一枚便不会毒发。”

“忘了提醒你了,这毒其他人可不会解。”她补充。

段涯子默默收下丹药,心中虽怀疑她此话的真实性,但是也没出口相问。

“对了,你是如何知道我会途经此处?”苏楠施才想起问他为何会知晓她的踪迹。

说到这个,段涯子就颇为得意,“老某最擅长追踪了,之前与苏大师有过一段接触,可以大概推敲出苏大师可能会经过的路径。”

苏楠施惊讶,“像天机门的预知未来那样?”

段涯子半摇头,“非也。此追踪术乃老某在一处秘境机缘巧合之下所得,与预知之类法术表面上看着相似,其实不然,预知之术有损功德命数,但追踪之术只是会耗费全身灵力,不过还得掌握正确的信息才行,信息越精确,成功的几率便越大,老某可是打探消息许久以及施展了数次才得以成功。”

苏楠施了然,听了他对这追踪术的介绍,心中蠢蠢欲动,想学为己用,便也开了口。

段涯子眉头微皱,半晌才回:“教与苏大师倒是没什么问题,苏大师强大了老某也能跟着讨好,只是这七品进阶丹?”

苏楠施秒懂,“我现在手头上并无这丹药,等我回桐灵派了再说。而等到你拿到了丹药,到时再教与我也行。”

段涯子没有异议,问了一句:“不知怎么联系苏大师?”

苏楠施想了想,这传讯、传音符有些烧钱,看段涯子也不像是身家丰厚之人,搜了搜储物袋,找到一块通讯更为便捷的通讯仪丢给他,道:“这个可以用来联系我,你只需像使用传讯、传音符那样便可,这是我的气息。”

她说着输了一丝有自己气息的灵力交由他保存,段涯子想联系她时以这丝气息作通讯桥梁便可。

接受到苏楠施的灵力气息,段涯子也输了自己的给她,方便她随时联系自己。

试用了一遍,他看着他手中的通讯仪,没有想到这修仙界竟有如此方便快捷之物!这是她自己发明的吗?!

苏楠施看到他脸上的震撼之情,知晓他此前没有见过此物。但是没见过就对了,有见过才怪哉好吗?!这可是她用聪明的头脑点醒她门派里那位炼器大师才得以问世的好吗?

因着她与卜笙联系符箓用得多了,灵石因此也耗费得多,使她怀念起现代方便通讯的手机,便想着能不能让它出现在古代。

而如若只是在平平常常的古代,她的这个梦想可能永远都无法实现,但是她所在的这个地方可是修仙界耶,比现代科技还高级的武器都能出现,这手机应该不成问题吧?没准连卫星都不成问题。

如此一想,怀有大志但苦于不会炼器的她找到了门派桐器峰的峰主,用自己短暂自学的一点关于炼器知识和符箓通讯肤浅知识联合起现代手机通讯的相关原理,长篇大论道与了他所知,听得他是一脸地懵。

反应了许久,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钻研了许久,在门派灵石的支援下,才造出了这么一个通讯仪,惊呆了门派众人,不愧为一名有天赋的炼器大师!

只是这通讯仪造价颇贵,如若不是为了方便与段涯子这个苦力联系,她也舍不得把为数不多的通讯仪给他。

肉疼之色不浮于脸上,苏楠施颇为沉稳地道:“这块通讯仪暂时交由你保管,你可千万不能弄丢了。”

段涯子看了她一眼,眼角微抽,“苏大师交由老某保管的东西,老某自然不敢轻易弄丢。”

苏楠施点点头,“你知道就行,这东西现如今可是处于保密阶段,不要让外人看了去,等到市面上出现这东西时,到时再让人看到也无妨。”

“是,苏大师的话老某记住了。”

“还有,不要再叫我苏大师了,听着怪老气。”

“那该唤何?苏主可行?”段涯子试探着询问。

见苏楠施好似不满这个称呼,又道:“那苏姑娘如何?”

“嗯,这个称呼听起来顺耳多了。”苏楠施心想,而后道:“就用这个。”

接着,两人相对无言,苏楠施便叫他离开,但是临到头又唤住他:“等等,你还没有发心魔誓。”

段涯子想说他不是已经服下了她的控制毒丹吗?这心魔誓就没必要发了吧,不过最后还是依她之言顾左右发了心魔誓。

一月过去,早已拿到进阶丹的段涯子本想不再与苏楠施联系,毕竟那个心魔誓他是避开了要害而发,细心点还是不会触碰心魔。

而丹毒他可不相信真如她所说,除她外无人可解,所以故意等到毒发时服下难得一有的可解百毒的百毒丹,但是结果毒解不了。

不死心的他又去寻医,熟料真应她之言,这毒还真除她外没人可解,而就算有,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无可奈何,他只得乖乖为她卖命,以求小命得以延续下去,再也不想受那噬心之苦,同时祈祷她能长命百岁……不对,是能在他死前一直都活着。

有了段涯子这个苦力兼打听消息能手,苏楠施轻省了许多时间,所以有更多的时间花在修练这件事上。

她的《千虚千实》功法如今已学会了一声虚、二视实,以及被围剿时激发的五嫁实,中间空了个三和四,令她颇为纳闷,也不知这功法会有多少招式,看它的功法命名以及招式命名,该不会是有一千个或是两千个招式吧?!

想到学会的招数的鸡肋,除了只会第一重的五嫁实有点防护能力外,其它两招似乎对于作战也太没用处了。

回忆起当初温勋辰知道她得到这部功法时的羡慕,抛开了功法弱鸡的想法,竟又开始怀念起他来。

心底莫名的情丝拨开,惊觉于自己的相思,苏楠施无甚心情再继续修练下去。

她来到时熯廖苗苗的修练之地,检查他们的修练进度,顺便指导一番,直到思绪回转,才接着继续修练。

时间眨眼飞快,转眼间又到了中小门派的招收弟子时间。

随着无丹毒丹药的越发稀缺,心中有小心思的人总算等到这一天的到来。

三年后的这一天,桐灵派的摊位上不再只有寥寥数人,而是挤满了人群,皆为能进桐灵派而来。

在通讯仪大卖之后,桐灵派的财务库越来越丰厚。

虽然后来有人买了样品研究一通知晓了通讯仪的做法,但那时桐灵派牌通讯仪早已打入众修士的心里,即使其它家的稍微便宜一些,但更多人还是愿意买桐灵派所寄托在刘家售卖的,这其中的缘故尊重原创是虚的,大多更多是为了与桐灵派交好。

毫无疑问,桐灵派此次新弟子入门的人数是极多的,而因着财务库的丰满,打探完对方底细之后,他们是来者皆收,毕竟门派人多才像样,而且这里面也有苏楠施给的给那些灵根不好之人一个机会。

这三年来,时熯没有真的如他当初向苏楠施所说的那样,丹道阵道都学,而是在传承需要强大的精力去习得下,放弃对自己灵根属性不友好的丹道,只选阵道,所以现阶段苏楠施名义上只需教廖苗苗一个人丹道。

但是自从她的无丹毒丹药流传开来,桐丹峰的弟子便蠢蠢欲动,期望她能教他们如何炼制,就连桐丹峰峰主也是如此,不过她以闭关为由,久久不出洞府,直到三年一晃而过。

而她这一出关,面对人数急剧增多的桐丹峰之人的请求她为他们讲上一课,额角微抽。

不过好在这三年来时不时地通过通讯仪为廖苗苗讲解丹道,她终是发现了为何她能炼制无丹药毒丹药的原因了。

这原是修仙界的丹道书籍上并无叙说灵植入丹炉前要先平息它们的怨念,万物皆有灵,谁会甘愿自己被炼制成丹药?

她把她的这一理念讲解给听她讲课的门派弟子所知,在人群之中惊起了一片骇浪。

原来是因为灵植有灵,不甘被炼化,所以没有平息它们的怨念就把它们炼制成丹药才会有丹毒的么?!

众人觉得豁然开朗,觉得自己掌握了诀窍,感谢崇拜之意溢于脸上,没有人及时想到要问该如何去除灵植身上的怨念。

而等到有人终于想到这个问题时,苏楠施早已拍拍屁股走人了。

那边已经离会的苏楠施并不是没有想到这点,只是因为她不愿说出来而已,若是派中之人皆是一心一意为着门派着想,她倒也不介意说出口,怕就怕它们往外传。

她不是那种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之人,她没有义务把之公布给世人所知,况且就算她公布了,他们也不一定学得会,这点看苦苦研究了三年却终不得意的李老就可得知,人家堂堂一个九品炼丹大师都如此,何况旁人?

最终,苏楠施告诉已得要义却不得其领的桐丹峰峰主,说门中弟子若想习得去怨念之术,需得成为桐丹峰的真传弟子才行。

丹峰峰主一听,也觉得此举甚妥,可以有效防止有不良用心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