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权国

更新时间:2021-07-28 05:18:15

最新章节: 隔天,湘王府内,一大群各色美女聚集于一处,等着首座上的女子发言。苏楠施(刘婉)一言不发,眼中稍显不耐看着底下叽叽喳喳的小妾,心中暗自数着欠了谁,有谁不在场。“够了,你们嚷嚷够了没!”她耳朵终是忍受不住她们堪比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们的聒噪。“肃静肃静!谁还没有到场,请举个手!”她接着说。底下女子们噗

第102章 黄泉忘川

苏楠施久久看着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心想:“凡人死后便来到如此美丽的地方吗?”

黄昏幕下,两人的影子被拉长。苏楠施侧头看淳于洛,问他:“真人也想感悟生死?”

淳于洛一愣,不过苏楠施并没有察觉出来。他心想他只是来彼岸遗迹找样东西,至于黄泉路或者幽冥之狱,他此前并无念头一观。

极隐蔽地藏好心思,他默认点了点头,便继续朝前走去。

苏楠施看着他的背影,没有想到黄泉路上相伴的人是他。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是大活人,但是这种在她只是个平凡普通人时,有时会幻想的某天在她死后,黄泉路上自己是否孤单一人的场景,在她梦中成了常客。

他的背影渐远,许是终于察觉到她依旧停驻在原地,转身,惊艳了时光。

日暮之下,他的身影虚幻美好,俊美无俦(chóu)的脸庞附上一股朦胧感,朦胧之中使人忘却时间。

眼帘倏动,苏楠施找回神思,脚步跟了上去。

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来这幽冥之狱,他们桐灵派的几人来彼岸遗迹为的只是在彼岸遗迹里面历练一番,提升自己的实力,当然如果可能的话,能在彼岸遗迹里找到宝贝也是极好的。

不过现如今有幸能亲临幽冥之狱,虽然只是在外围,也不知道能否到达内围,但是总是给自己的人生履历画上了精彩的一笔,这里可是多少人穷极一生都无法抵达的地方。

两人一路向前行,日夕把他们二人的影子拉得更长,最后重叠在了一起。

长长黄泉路上,除了身旁的那人,就只有红色彼岸花作伴,无再多的游魂。

这令苏楠施不禁怀疑,这真的是凡人死后的必经之路吗?怎么一个鬼魂都没有看到?

越行越远,不知不觉中,两人走到路的尽头,来到一条水面平静得毫无一点波澜的河边。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苏楠施想这条河想必就是忘川河了吧?

二人走到一处河边停下,传说中的奈何桥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而若是要想过到河的对岸,过桥是唯一路径。

当然这些都只是苏楠施的猜测,毕竟修仙界并无关于这方面的书籍介绍,这些都是她前世在现代得来的知识。

极目远眺,白色的曼陀罗华开满河的彼岸,看起来圣洁极了,尤其在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日暮余光。

四周没有一丝轻风,就连空气都是静止的。

苏楠施站在河边,关于生死的感悟倒是没有,有的是渐渐阴寒的感觉。

她试图想通过运转灵力来为自己驱寒,却发现在这个地方,自己的灵力根本无法驱动。

她当下便换了种方式,改用双手摩擦生热来稍微暖和一下自己的身体局部。

当微光褪下,夜幕升起,这地方的夜晚,漆黑得就连修士能夜视的眼睛都看不到任何东西,神识和灵力在此也是无法施展。

古老的钟声从远处传来,本该神圣的声音,在此情此景之下,更像夺命的午夜铃声。

寂静中,她的身边仿佛有一阵风吹过,但那不是自然风吹的感觉,而像是有人从她身边经过时带起的一股风的感觉。

顿时,苏楠施一阵头皮发麻,那风给她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此处只有她和淳于洛二人,而淳于洛此时正静静站在她旁边不动,那么带起这股风的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她先前好奇的未曾出现过的凡人鬼魂。

两世为人,从没见过神鬼这般的东西,如今遇到,虽然没有见到它们的真面目,但在听说和看过现代为烘托恐怖氛围而极尽可能描述和演绎的鬼怪,苏楠施心底的害怕油然而生。

她于阵阵阴风中强挺直腰杆,不断暗示自己,那真的只是风吹过而已。

“可感悟到了什么?”淳于洛于这时开了口。

许是觉得有他这个大活人在,苏楠施的害怕减少了许多。

“没有。”她很老实地回答。

知道她心底对于鬼怪的害怕,淳于洛有心想说些什么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过却找不到话题。

想了许久,他终是问了一句:“对于那件事,你可是觉得我不公?”

略含紧张地等待她的回答,却迟迟等不到,心中不免更加紧张了些。

黑暗之中,他侧过身,好似能在漆黑中看清她的状况,脸上闪过惊讶与一抹慌乱。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苏楠施整个人慢慢在冰化,除了脸部覆盖些冰霜,身体其它位置早已结成冰,而等到他反应过来,苏楠施已经完全冰化。

他连忙帮她融化她身上的一层冰,可是融后又结,再融再结。

如此重复了几次,他放弃了此种方法,在短暂的内心挣扎过后,抱住已打破冰层的苏楠施,用自身的温度温暖她。

人儿一入怀,淳于洛耳廓火热。

除此之外,他明显能感觉得到她浑身的颤抖,不觉加紧力度,同时心里在想她之前为什么不告诉他她的情况,还有,为什么她会出现这种状况。

许久,成片红色曼珠沙华旁,黑暗之中唯一一抹亮色处,白衣男子坐于寒霜铺成的地面,紧抱着沉睡着的淡黄衣女子,时而闭目调息,时而细心查探女子的情况。

温度渐渐攀升,怀中之人似乎睡得深沉。淳于洛再次看着苏楠施的睡颜,目光中的柔和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时间悄然流逝,这一夜,黄泉路上,忘川河边,不知经过了多少鬼魂。

有生气之人见不着有死气之魂,有死气之魂见不着有生气之人,即使二者同处一个地方,同处一个位置,无法触碰的屏障永远隔在二者之间,这大概就是生死。

黎明时分,天边降下几道霞光,射到女子安静的脸上,还有男子垂在她轮廓边的墨色细发,共同构成一副岁月静好图。

淳于洛看着渐亮的天色,低头,再抬头,把怀中之人轻轻放于寒霜已褪的地上,在她旁等候她的醒来。

太阳的光亮拨开云层,当清晨的日光照下来不久,苏楠施总算苏醒过来。

她无意识揉揉惺忪的眼睛,脑海中模糊晃过睡梦中的场景,一股熟悉的依恋之感久久不散。

意识渐清,她想到自己昨晚的情况,很好奇自己是怎么碍过来的。

她寻找淳于洛的身影,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或有或无的灰尘。

淳于洛在她意识不甚清楚之时早就已经起身,他背对着苏楠施的后背一转,朝她轻声道:“忘川彼岸寻常人不可轻易一过,你既已好,那便一同回彼岸遗迹吧。”

一路上,苏楠施犹疑着要不要问他关于昨天晚上的事,终于在纠结许久后,站定问他道:“真人,昨天晚上……?”

淳于洛停住漫步而行的步伐,转过身看她,声音平淡无波,“稍微帮你驱了一下寒。”至于怎么驱,他怕是永远也不会对她说出口。

苏楠施听到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觉得有异,也没问他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他是如何帮她驱寒的,毕竟他身上说不定有什么驱寒法宝呢。

“既是如此,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她说。

“人情么。”淳于洛心道,其实他是不希望她同他如此见外。

他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回身继续朝前走着。

忘川河渐渐看不见影子,黄泉路也被他们走了好长段。而等到黄泉路以及黄泉路上的红色彼岸花都不复身影,苏楠施他们来到了一处悬崖边。

悬崖云雾缭绕,远山近岭迷迷茫茫,举目顾盼,千山万壑之中偶有几只飞鸟一飞而过。

任凭豪壮填满心头,苏楠施站在那里,疑惑问淳于洛,“真人,为何来此?”

“跳下去,便可回彼岸遗迹。”他答。

苏楠施一愣,心想就这么跳下去当真会没事吗?

她心中有惑,便问了出来。

“自然不是。”

苏楠施嘴角微抽,刚才她听他说后还真的信了他的字面意思,还好她没有冲动赶着跳下去。

“需躲过阵法才可。”他继续说。

听到阵法,苏楠施心微动。

在听他说他带着她的话,对于未知的不知难度的阵法,也没逞强非要自己独避。

她站在他的飞剑上,任由他的发丝时而拂过她的肩膀,拂过她的脸颊。

两人经历重重困难,终于画面一变,来到她先前到过的彼岸遗迹某处地方。

站定后,苏楠施抬头看着那个送他们回来的早已消失的光圈方位,心想不知下一次它会出现在哪里,又不知可否通过它再回到那里。

思绪回转,她想到淳于洛厉害的破阵手法,那明显熟练高超的手法,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到达这样的境界。

既是已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苏楠施该是与他分离了。

她对淳于洛道别:“感谢真人一路上的照顾,我就在此与真人分别了。”

听见她道离的话,淳于洛想到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再与她一见,心中掀起一丝波澜。

两人即将分离,其眼前忽然出现一人,那人便是苏楠施许久不见的南宫钊游。